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03 08:10:00  2156238
黄振威.逃学威龙
言路

我们大部分国会议员对透明和问责都可以做出充满说服力的伟论,他们的演讲总是充斥著无尽的承诺,这很可能是他们热爱选民的表现。

但是,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知道许多缺席的国会议员去了那里。

透明和问责都去了哪里。

国会管理层为什么不能向我们透露国会议员的出席情况,而不是像最高官员一样来保护他们,就好像这么做是破坏国家安全?

讽刺的是,我们还在必须吞下这222个国会议员不向国会报告其行踪的官僚主义。

下议院副议长拿督莫哈末拉昔说,选区选民可以致函国会管理层,以查询国会议员的出席记录。

他还说,国会不宜公开国会议员的出席记录。

“我们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我们不宜公开他们的名字。想知道的人(关于国会议员的出席记录),他们都可以与国会管理层接洽。”他说。

国会议员似乎只是在避免这些立法者的尴尬,并让媒体更加难以获得这份名单。

当纳税人在负担国会议员的津贴时,我们当然有权知道他们的出席记录,以及国会管理层的薪资。

我们必须慎防这些顽抗者,这些顽抗者要么忙于自己的生意,要么就是不关心下议院会议的事务。

老实说,他们只是觉得出席是不重要和不必要的。

在选举竞选期间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他们热情的召唤选民出席讲座,并说服选民让他们代表人民的声音。

好吧,此后有许多人没有露面,那个把自己塑造成勇于发声的政治人物,最近变得胆小了,因为他们必须看着他们政治老大的眼色,同时享受着政府内部的权力和特权。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哈尼巴说国会很冷,因此国会议员很难长时间待在下议院开会。

“要长时间待在这里并不容易。有时里面很冷,”这名首相署副部长说,他补充,这种情况很正常。

“我想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不能期待国会议员一直待在里面,”他周三在国会走廊对记者说。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议长响铃。对我来说,只是一件小事,”他说,并补充说,他对希盟国会议员的低出席率并不担心。

好吧,YB,我认为大马人根本不会接受这个理由!请拿出一个更好的理由,拜托!

敦马哈迪承诺没有出席下议院的国会议员将会受到处罚。

首相指出,当他改组内阁时,将会就国会议员的出席记录来决定撤换谁。

“我们将不得不与国会议员沟通,因为他们非常想当候选人。”

“但是当选后,他们好像都忘了他们要认真为民服务,”马哈迪感叹道。

但是他无法改变什么。政治人物的脸皮很厚,甚至在受到谴责时可以微笑,而这也是马哈迪所能做的全部。

毕竟,缺席者还包括由部长和副部长组成的前座议员。首相可以对他们做什么?真的很少。

最近,222名国会议员中只有24名出席;法定人数至少需要26名国会议员。议长根据议会常规第13(1)条文暂延会议。10月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实际上,在7月,当拿督亚历山大南达林奇(土保党加帛区)指出法定人数不足时,下议院议长拿督莫哈末阿里夫不得不下令暂时休会。

“部长或副部长看来都不在,我们可以在法定人数不足的情况下继续开会吗?”亚历山大问道,当时国会是在午休后,于下午2时30分复会。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随后表示,政府有责任确保他们有足够的国会议员出席支持预算案。

“如果你不想被反对党突击,在127名政府立法者中,你难道不能任何时候都确保有40到60名国会议员出席?”他在周三于国会走廊对记者说道。

他说确保政府随时提高警惕,是反对党国会议员的责任。

“我们有责任教训他们,我希望他们已经学到了,”他补充。

魏家祥是亚依淡国会议员,他也谴责在预算案表决时希盟国会议员因缺席所给予的理由。

“说他们是新手和没有经验,或他们很累,这些都无法构成理由。对我来说,这是垃圾和废话。”

“别为自己的弱点找借口。”他声称。

对于大多数国会议员和记者来说,要确定谁连续缺席不困难,但不幸的是,他们没有数据支持。

如同梳邦国会议员黄基全的建议所指,遏制这种不当行为的唯一有效方式就是让下议院提供国会议员的出席记录。

他也指出,平时的出席率是20%到30%,而法定人数需要最少26名国会议员,占下议员总人数的12%。

“最底线是,国会应该每日公布出席率。没有什么比透明更好的方式,可以解决无所谓和懒惰的态度。然后,让缺席的国会议员解释他们不能出席的理由。请病假或前往海外出席官访/会议的理由是可以接受的,”他说。

如果我们当中有人真正相信出席率很快就会提高,那么我们也会相信这些国会议员对我们承诺的一切。

我们只能希望我们的国会议员不要因为他们无人不晓的玩忽职守的记录,而成了逃学威龙的代表。

作者 : 黄振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