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03 19:00:00  2156584
【犁生活】耕田知劲草/彭敬咏
星云

水蜈蚣
水蜈蚣

有一种植物是农夫最常见的,那就是草。草,充满韧性,是生命力的象征。相信大家都看过草在墙缝中或裂开的石板上迎向阳光的照片或景象,我喜欢这样的画面,感觉草虽然卑微柔小却坚强无比;生命在艰难的环境中,还是有能够突破困境的能力,继续生存。可是生长在菜园里的草,却没有给我这种感觉。它们是骄傲且贪婪的,随时都想霸占耕种的土地。尤其在雨季的时候,每当豪雨之后,第二天阳光灿烂,它们就会像拿着利剑的士兵,参差不齐地占据着田垄的各个角落,等着随时向农夫的小腿划上一痕。

只要是长在田里的和作物不一样的禾本科植物,我们都一律统称其为“野”草或“杂”草。目前我接触过的农夫,几乎没有一位能够实际上把草的学名正确地叫出来的。我们这里的农人都喜欢用昵称,大多是凭着经验和对草外表的观察来分类这些草种。其中一种常见的草种,叫“大头草”,是我们比较常提到的品种,学名应该叫牛筋草。“大头草”的根非常顽固,盘踞在地上会生长出韧性十足的草梗,草梗会交错围成偌大一圈并牢牢抓地,是不容易拔除的草类。为何叫大头草呢?因为这里的农夫都习惯把植物和泥土表面连接的部分叫“头”。所以农人的谈话有时很有趣:“请问这个液态肥要打在植物的哪一个部分啊?”“打头。”

最近,有幸在本地知名的有机蔬菜农园里借了一小块菜棚学习种植有机蔬菜。在菜棚的网外,我发现了小时候经常看到的一种野草叫“水蜈蚣”(如照片所示)。这种草外形的最大特征,是顶处有着长得像螺旋桨的叶子,“螺旋桨”的中间是一颗坚实的草花头。记得小时候,我们兄弟几个会拔出这种草,再折起它中间的草梗,逼向花头的位置,像弹弓般,双手一前一后把花头挤射出去,那是我们小时候不需要花钱买的玩具枪。而今这些“玩具枪”处处还是可见,只是不见玩枪的小孩子了。

野草是负资产

其实之前提到的两种“野”草——牛筋草和水蜈蚣,在中药学上都有其药用价值,大家不妨上网查查。虽然如此,在农田里,它们是负资产。清除野草是农夫一项非常主要且繁重的任务,菜园的杂草若不适时清除,除了前篇提到过的蛇虫鼠蚁会集聚在里头,更甚的是,那里提供了许多对作物有害的昆虫栖息之地。施放农药的时候,有害昆虫会飞到杂草里躲避,农田的除虫效果会大大减低。曾经我努力栽种的4亩茄子园,在刚开采的阶段,茄子的产量和品质都不错,最后因为不想使用除草剂,野草生长速度太快,工人无暇割除,结果害虫泛滥,作物提早下棚。不必等到春风吹来,我先跟它们说拜拜。

唐代“诗魔”白居易写过以下这首诗〈赋得古原草送别〉,又名〈草〉: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以上这首古诗每一句都诠释了草的特性。从前两句形容草的生命力及韧性,到后两句形容草的侵占力及感染力,可见白居易对草非常熟识,可以臆测他也曾经务农。(笑)

在温带国家,野草是一岁一枯荣,在冬天时枯萎,在春天时萌芽。在马来西亚,天气多风多雨多阳光,这里的野草,是锄头除不尽,明日它又长。身为农人,夕阳西下时,立于荒草之中,微风拂袖,好不潇洒,心里头只是一句:倘若园里再不除草,迟早萋萋满别情。

作者 : 彭敬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