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08 08:00:00  2158694
多元社会分享共同点·用心与友族做朋友
我们

第一次和其他种族同学相处,有的有着担忧,有的气定神闲,最后的结果,是不同肤色合成的色彩纷呈。左起是佳仁、樽苇、阿士劳和振轩。
第一次和其他种族同学相处,有的有着担忧,有的气定神闲,最后的结果,是不同肤色合成的色彩纷呈。左起是佳仁、樽苇、阿士劳和振轩。

某个星期六的昆仑喇叭华小,数名学校行政人员和官员站在校门口边聊天边等待前来出席活动的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另一边则站着四名小男生,身着学校运动衣,一字排开,一脸正经,一同迈开步子,从一头跳步走到另一头,再往返重复,与一旁松散站开的大人泾渭分明,形成对比。

这是一支正在自行练习的小学生田径小队,只要眼皮微微扫过,很容易就对他们眼前一亮,除了是孩子气的认真神态,也因为这里有着一片深浅不同肤色:两名华裔赵振轩和薛樽苇,一名巫裔阿士劳和一名印裔佳仁。

四人中有的早是同班同学,有的则结缘于田径队;初和友族朋友相处,难免战战兢兢,好比阿士劳,进入华小前曾担心自己不是华人无法交到朋友,结果同学都很主动;同班的振轩初见阿士劳,也担心自己的华语对方听不明白,逐在句子中夹杂国语,后来才发现:这个巫裔同学,中文好得很!

都说华语互相学习

他们在一起时都说华语,沟通没难度,还会互相学习,爱翻阅漫画的阿士劳在书中看到“卑鄙”一词常出现,会向华裔同学请教字义,问了就通;振轩也会问佳仁吃饭、穿衣服印度话怎么说,虽然他不好意思挠挠头说:现在都忘记了,引得佳仁发出不满的一声“啧”。

小男生们初接受采访都腼腆拘束,除了最活泼的佳仁常常第一个抢话;再问他们,比起同族朋友,会不会觉得友族朋友有不一样之处?佳仁又快嘴发话了:都是一样的咯!接着阿士劳、振轩和樽苇再附和:嗯,一样。

在有人认为多源流教育政策无助于国民团结时,这就是华小里各族孩子相处的情形。而作为大人,除了为这番言论愤怒、为多源流学校不平,在被问及和孩子们相同的问题时,是会和他们一样毫不犹豫,抑或先会想到这一些:马来人年纪大的保守、年纪轻的轻佻,印度人爱滋事?

勿一竹篙打翻一条船

这些都是各种族的刻板负面印象,作为华人,我们当然也知道自己的,那就是:狡猾刻薄、见利忘义。若这是将某方面的缺失放大,或是一竹篙打翻一条船,那就该公平些,对他人如是。

好比马佛总霹雳州分会副主席释净戒法师说的:“对他人的尊重、爱戴、包容,其实我们都有,但为什么在谈论种族宗教的时候,我们不能把这些共同点拿出来分享,反而掏出很多对方的过失、提出种族极端的威胁,这到底对谁有帮助?肯定对谁都没有帮助。”

马来青年帮华裔法师付款
互尊重谅解体现和谐

释净戒:所谓的和谐,是能够互相尊重和谅解,一旦发生事情或有人挑起敏感话题,都想要珍惜和保护彼此关系,发出一些正面的说辞。
释净戒:所谓的和谐,是能够互相尊重和谅解,一旦发生事情或有人挑起敏感话题,都想要珍惜和保护彼此关系,发出一些正面的说辞。

释净戒某天凌晨到油站买东西,发现没零钱,后头来了一个马来年轻人;按刻板印象,马来年轻人一般和飙车族扯上关系,但这名年轻人主动掏出钱来帮他付了款,让他感到意外。

“在柜台收钱的也是马来人,整个气氛非常好;这名年轻人对一个不同宗教的传教士完全没有敌视心态,我觉得我所期待的和谐就是这一种,道道地地的,没有丝毫造作。”

他直言,所谓的和谐不是非得要大家非常熟稔坐在一起喝茶,而是能够互相尊重和谅解,一旦发生事情或有人挑起敏感话题,不管哪一个种族都想要珍惜和保护彼此关系,发出一些正面的说辞,这才是很真实的和谐。

宗教司:马来人掏心交友
华巫友人abang adik

哈鲁沙尼:马来人是温和的民族,交朋友时都是把真心掏出。
哈鲁沙尼:马来人是温和的民族,交朋友时都是把真心掏出。

霹雳州宗教司丹斯里哈鲁沙尼曾在霹雳角头居住,甘榜里有一户华人开了家商店,日本兵入侵时四处搜寻华人砍头,马来居民就将华人藏起来。

“马来人心地很好,就算吵架,说和好时就是真的和好,不会再记得吵架的事;他们交朋友时都是把真心掏出,所以那时有的华人对马来人说:我们是abang adik。”

他说,马来人是温和的民族,一开始就接受其他人到来马来西亚,马六甲王朝时期就有他族当上政府高官,意味着马来人很好地接受了非马来人的到来。

虽不同种族都是大马人

但他也坦言,从各族交融来看,以前的情况会更好:“当初我们是abang adik,但现在一些华人已经富有,会觉得是精英群体,比较骄傲。我们虽然来自不同种族,但那只是民族上的不同,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如果都把彼此当作同一个种族,我们就可以和平相处。”

他举例,好比新加坡公民都以新加坡人自居,虽然大部分是华人,但仍然诞生了巫裔总统,若大马也能贯彻此理就很好。

王昆和:受惠多元社会
大马人易与人打交道

王昆和:大马人自小就生活在多元环境里,去到哪里都比较容易和不同的人打交道。
王昆和:大马人自小就生活在多元环境里,去到哪里都比较容易和不同的人打交道。

卫理公会近打教区长王昆和牧师说,大马是个多元化社会,造就了大马人好像朋友比较多,去到哪里都比较容易和不同的人打交道。

“比方印度话可能一两句问候语我们听得懂,或者去到穆斯林比较多的国家会知道一些习俗。所以我觉得,大马人去到别的国家,在文化方面会融入得比较快,这是我们的优势。”

他在实兆远时常去嘛嘛档喝茶,有时候说起一些当地发生的事件或遇上球赛的日子,即使不同桌的不同种族人士也会你一言我一语,“一个共同的目标把彼此凝聚在一起,大家好像忘了差距,会有一种感染力。”

曹立峰:照顾人不吝分享
马来朋友没心机 

今年18岁就读中六的曹立峰,在中四时和同班的一名马来女同学成为好友,两人常一同出街、做运动或找其他同学玩,但有长辈会开声:你整天和他们出街,迟早宗教局的人找上你!

立峰则认为,当亲身和马来同胞接触,感觉是很好的,而且你会发现,他们和一些老一辈人的描述不一样。

“我认识的马来朋友都会关心和照顾人,有什么都不吝于分享,比方考试贴士,一些人拿到了会‘收着收着’,但马来朋友拿到了会给完全班人,他们不会有心机,都是很纯粹的。”

和立峰就读同一所中学的黄泇竣从华小升上国中时略不习惯,使用语言从华语骤然转为国语,加上马来同学的国语有着自己的口音,于是他不明白就问,马来同学都很乐意回答。

黄泇竣:真心做朋友没隔阂

和不同种族同学相处,除了能学习到谅解和感同身受,泇竣(中排右三)表示,语言的掌握也会更全面,包括学习到许多国语俚语,以及有更多机会以国英语沟通。
和不同种族同学相处,除了能学习到谅解和感同身受,泇竣(中排右三)表示,语言的掌握也会更全面,包括学习到许多国语俚语,以及有更多机会以国英语沟通。

“一开始会比较困难,但我觉得取决于你是否有心和他们做朋友。大家在同一个环境里,不去参他们,反而华人本身形成一个小群体,会比较奇怪。”

班上有一名马来同学说话较粗鲁,但大家都接受,泇竣说,放在华人身上,也会有这样性格的人:“对我们来说,那就是他的性格,我们就接受。”

又或者一些马来同学话比较多,什么都要起来发表,就会有其他同学和他顶嘴,老师没进来时,还会来一个即兴对对子比赛,一旁的华人同学也跟着笑成一团。

“我进入国中后,才知道马来同胞一天祈祷5次,学生也必须和老师请安;马来同学也会好奇我们讲些什么,有时候会问我们早安、吃饱了吗华语怎么说。我们相处时,不会再去想到我们是华人、他们是马来人这些东西。”

要四名小学生说出彼此的优缺点,缺点这一块大家都想得辛苦,但说到优点人人有份:樽苇(左起)赛跑厉害;振轩乐于助人;阿士劳大方,对小玩笑不介意;佳仁善良,会请同学吃东西。
要四名小学生说出彼此的优缺点,缺点这一块大家都想得辛苦,但说到优点人人有份:樽苇(左起)赛跑厉害;振轩乐于助人;阿士劳大方,对小玩笑不介意;佳仁善良,会请同学吃东西。

泇竣(后排右三)虽然没有特别要好的友族同学,但和同班同学相处没问题,大家会打打闹闹。
泇竣(后排右三)虽然没有特别要好的友族同学,但和同班同学相处没问题,大家会打打闹闹。

作者 : 麦肖剑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