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11 16:31:41  2160356
刘惟诚.政府需要更多自信
纯粹诚见

看过美国钞票的人都知道,无论什么面额的美钞,其背面都印有一行“In god we trust”的字样,其译去中文意即“我们信仰上帝”。如果这国家拥有官方宗教,那这一组字样就不难理解,但问题是,美国在1791年通过的宪法第一修正案中,已明文禁止联邦议会立法建设“国教”(官方宗教),其建国先贤也发布过政教分离的世袭政令,所以美钞上会出现这类“宗教元素”,确实是很令人玩味的。

这行字,在南北战争前的美国是没有的,其当时所发行的货币只印有“Liberty”(自由),直至南北战争期间,北方政府才在基督徒要求为货币增加与上帝有关格言的呼声之下,正式为两美分硬币铸上“我们信仰上帝”的字样,国会也在1865年3月,即南北战争结束前两个月,准允联邦铸币局将这句格言扩展到其他面额的硬币之上,而到了1956年7月30日,美国国会才正式将这句话纳入国训,铸币局也在一年后逐步将其印到各种面额的纸币上。

国会和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挑选这行字,而不采纳自1782年就铸在国徽内的“E Pluribus Unum”(合众为一)为国训,是希望身处在冷战时期的国人不会受到共产主义的影响,并借此笃定自身所信仰的真理。当然,这种说法一直以来都存在争议,民间对政府将这句话印入钞票内也少不了批评,认为这是在排斥无神论者,一些学者觉得政府举动违宪,进而向法庭提起诉讼,但都被法院以“国训是建国理念,不是宗教信仰”而驳回,法院也提出美国没有国教,所以货币中的“god”并不代表基督教所信仰的上帝,而是泛指所有宗教所信奉的神与灵。

换句话说,“我们信仰上帝”中的“上帝”拥有一体多面的诠释,纸钞中的“上帝”会根据不同国人的信仰而变换(多面),但其只拥有一个想反映美国自由与平等的坚定信念(一体)。当然,这个解释并无法说服所有人,因此美国目前还偶尔会出现相关的宪法诉讼,另外,美国参众两院从1978年起,也不只一次通过各种动议和表决,来支持国训继续印在美钞之上的传统,而且态度自信坚定,所以这类争论,到了现在仍在持续着。

这虽然是美国的家事,但其对国训印入钞票所引发的长期争议,却也让我想到大马闹得沸沸扬扬的“华语唱国歌事件”。事发源头大家都很清楚,所以我在此也不赘述,然而,这在华社里看起来只是很小的一件事,却在马来社会里激起轩然大波,一些政治人物甚至将其看成是挑战马来主权和社会契约等政治阴谋,而且因为早前还发生过“错植国旗事件”,所以有者还脑洞大开地将这两件事联想到了共产主义的复苏,表现得既不自信,也很无知。

作为希盟政府的大家长,首相马哈迪在评论“国歌事件”时也认为国歌必须以国语来唱,但他个人并不反对课本中摘录翻译成各种语文的国歌歌词。当然,这种想法并没有错,因为1968年国歌法令确实以国语版国歌为“唯一”的官方版本,意即所有官方场合包括学校周会丶公务员集会等,都需以国语版为准。然而,如果非官方使用,比如教学,我个人觉得理应被接受,只要所歌颂的版本是官方译版,唱者也没有胡乱填词丶拒绝肃立等不敬的态度即可。

因为作为一个宽宏大量的政府,应该在这些攸关国本的议题,容许一体多面的诠释,而非一直以传统的思维和僵硬的手法来处理事情。美国虽然仍有不少人反对国训印入钞票,但本着一体的诠释和对多面的尊重,政府对反对者的宽容度极高,而且未曾对付那些擅自将钞票中“我们信仰上帝”的字样用墨笔遮盖的国民,因为只要你认同自由和平等的理念,那么你对这所延伸出来的国训做出何种诠释就不再重要,这种宽容突显了美国政府的自信。

至于我们的“国歌事件”,这项议题其实也是一体多面的,无论是早前传出的华语版本还是近期出现的阿拉伯语版本,涉及的学生演唱这些不同语言版本的国歌时,并没有表现任何不敬的行为和态度,而歌词也是课本中的官方译版,教师和学生并没有胡乱改词,这突显出他们对国歌的尊重,既然他们没有任何不敬行为和态度,当时也非官方场合,既然无伤本质(国歌的本质),那又何惧多面(国歌的语言)呢?显然,我们的政府,需要更多自信。

作者 : 刘惟诚/私立大学讲师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