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13 15:45:29  2161275
张淑媚.记者的两难
都会观点

在巴生办事处待了一年,惟在过去的日子都不曾有过需要去到意外现场,或是采访死者家属的经验。

一直到,上周五的一个早晨,睡眼惺忪的我接获主任的电话,一开口便对我说“班村发生火灾,快去现场”,当下的我愣了几秒,回神后以最快的速度打理自己就马上赶往意外现场。

去到现场后发现,2间木屋都被凌晨一场无情的大火所吞噬,其中居住在一间木屋内的一家六口,还酿成3死1伤的悲剧。

为了厘清事发经过,各报记者也尝试与在火灾现场旁围观的居民了解更多,试图挖掘更多不同面向的讯息。

之后,为了获取更多正确的讯息,记者们决定前往巴生中央医院太平间,采访另2名生还者(伤者的子女)。

抵达现场后,另一名比我早到医院的记者向我透露“其长女不愿受访”,于是我便向主任汇报“家属不愿受访”,但是主任还是要求至少必须问到一家六口的姓名及拿到3名死者的照片,顿时心里真的是天人交战,别人刚刚经历丧亲之痛,我还要去问她吗?

最后我还是硬着头皮,走到家属的面前有礼貌的自我介绍,并尝试提问对方,刚开始家属便透露“父亲目前已渡过危险期”,当我想要请对方描述火灾详情时,岂料坐在隔壁一名亲友马上打断我的追问:“她情绪都还没缓和过来,你们就不要再问了吧!”之后我见家属的情绪开始不稳定了,也就点到为止。

访问失败后,顿时心想“我完蛋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探听到,该如何跟主任交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正当我打算再次询问其家属时,我看见伤者的另一名家属(儿子)。于是,我鼓足勇气向他表明身分及说明来意,岂料他一开口就对我说:“我们一家六口,只剩3个人了,你还要我说什么?”

听了这番话后,虽然心里难受,但为完成主任交代的任务,我只好继续提出疑问,并向他索取其家属的正确姓名。

在道德上,或许我本就不应该在家属伤口上撒盐,但那日会采访死者家属也是基于工作任务,绝没有想过要二度伤害他们。

我想,既要面对家属,又要完成上司交代的任务,有时候记者的处境,还真的是两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