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13 17:44:32  2161369
邓雯莹.花灯夜
城人小说

炫铃一个闪身躲进竹林,屏住气息,竖着耳朵仔细听着他的动静。

骤然间,一阵清风拂过,竹竿轻轻摇摆起来,翠绿的竹叶顿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扰乱了炫铃的集中力。

躲进竹林果然是错误的选择,看来有必要换个场地。

炫铃探出头望了望四周,见没什么异样,便跑向下个场地躲避。谁知,一把剑气朝着炫铃飞了过来,炫铃下意识拿起手上的剑一挡,却还是被那道剑气划过手臂。好不容易避过剑气,一个男人无声无息的从她身后出现,并且点了她的穴位,让她动弹不了。

“这次比武我赢了!”男子一脸得意走在炫铃的面前炫耀起来。

“好好好,你赢了!这位仁兄可否解开我身上的穴?”

“可以……”男子笑眯眯地说,“但陆兄必须帮我一件事。”

“我与赵兄的交情如同兄弟一样,你有什么要求我必定出手相助,所以还请赵兄解开我的穴吧。”

炫铃与赵兄第一次相见时,已是一身男儿打扮。两人志同道合,相约一起练武,一起切磋武功,就这样结下深厚的友谊。炫铃想过坦白一切,却总是欲言又止。无可奈何下,她决定将此事保密一辈子。

“陆兄果然够爽快!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说吧!”

“今晚是花灯节,我想邀约令妹一同前往赏花灯。”赵兄弯下腰,深深地对着陆兄鞠了一个躬说。

他想邀请我去赏花灯?

等!他有见过我女装的样子?

X X X X X X

赏花灯一事是答应了,可是要谁代替她去呢?

炫铃坐在屋外的台阶,呆呆看着天上的流云,心里却有无数的疑惑想问清楚赵兄。

“啊!小姐,你又坐在这里?小心着凉了啊!”月儿赶紧从房里拿了件披风为炫铃盖上后,边说,“被老爷或夫人看到,肯定又会对你一番唠叨。”

“月儿啊!你代替我去花灯节吧!”

“跟老爷夫人他们吗?”

“不是!是与赵兄一起。”

“那小姐去不就得了吗?为何要明儿去?”

“唉……他约的是女儿身的我,不是扮男装的我。”

“拒绝他不就好了吗?”

“我答应了……”

“小姐!你这是为难我!”明月抗议道,“要是被他看出我装成小姐你,会不会我人头不保啊?小姐你还是写信拒绝他算了!”

“怕什么?来到这京城后,我半步门都没出过,能知道陆家小姐长什么样就只有陆家的人!”

“小姐,你还是放过我吧!”

明儿满脸委屈地求着小姐。

X X X X X X

夜晚来临,花灯节也已经开幕。

炫铃独自窝在床上,浑身乏力,咳嗽总是停不了。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炫铃爬起床,往地上吐了一口血。

看来,要失约了。

叩叩。敲门声徒然响起。

“明儿,我不是说今晚不用给我送饭来吗?”炫铃撑起身体,迷迷糊糊走过去打开房门后,抬头一看,赵兄怎么在这里?

“想必你是炫铃姑娘?”

“我是,请问你是?”炫铃假装不认识对方。

“在下是赵博,是陆兄的友人。”

“请问你找我是何事?”

“在下收到了姑娘的回信,冒昧问一下为何拒绝我的邀约?”

炫铃内心苦笑。我又何尝不想赴约……

“我已时日不多,公子何必多此一问?”炫铃淡淡的说,“整个京城都知道陆家小姐患了不可治的病,赵公子不可能不知道吧?”

“就算如此,陆兄不是还愿意与在下练习武功吗?”

“是啊……”炫铃沉默一会,赫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忙接着说,“你故意套我话?”

一时太冲动,炫铃口里又吐出一口血。

“陆兄,你没事吧?”赵博扶着炫铃问。

“反正你已知道我身份,我就应承你的邀约吧。”炫铃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便对赵博说。

赵博便带着炫铃来到屋檐上观望此次的花灯夜。

“你是何时知道我女扮男装?”

“第一次相遇便知。”

炫铃浅浅一笑,说了一句,“谢谢你带我来看花灯……”便合上眼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