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19-12-15 09:00:00  2161428
吴娟瑜/虎爸来不及的爱
家庭生活

陈董坐在校长室等候导师和同学,他满头大汗,是天气闷热?是心情紧张?

王校长是位治校有方的女士,她坐在陈董侧边,善解人意地说:“陈爸爸,喝杯水吧!”陈董若有所思,全无动静。

王校长先喝了口水,她说:“发生这种事,大家都很遗憾,辅导室已针对班上进行心理咨商,希望大家心情平复,正常上课。”

讲到这里,导师和两位男同学走了进来。

两位同学的头低垂,导师约四十多岁,显然心情也不佳,她把手上一张大纸放到腿上,然后开口:“陈爸爸,那天我是按照学校规定,若学生超过早上8点未到校,是要和家长联络,没想到却……”

“魏老师,我绝不怪罪你,我来,是想多了解进义,他在想什么?要什么?为什么我碰到他就是生气;我在中国有工厂,员工两百多位,大家都听我的,自己的儿子却这么叛逆,我没收他的iPad,有错吗?哪有整天玩个不停?他就不用念书吗?”

陈董理直气壮地一吐为快:“好!他用跳楼来惩罚我,他要我难过一辈子,他、他、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付我啊?”

原本还气愤难平的口吻,讲到“他、他、他”时,突然像小男孩在公众场合蒙面抽泣。

男同学之一,个头魁梧那位,他想安慰陈董,他说:“陈爸爸,其实进义很爱你,可能一时冲动吧!我和我老爸也是会吵架。”

另一个戴眼镜的男同学则说:“陈爸爸,进义说过小时候最喜欢和爸爸妈妈出去玩。”

讲到前妻,陈董眼眶又一红,他知道让前妻离开是一生最大的错,当时刚到上海创业,每天忙得昏天暗地。应酬喝酒难免,逢场作戏是公开的秘密。

讲不听时就关进厕所

前妻总在电话谈起婆媳压力,他只会怪她不够体谅;谈起儿子进义,她希望他回来多陪伴,一直说:“儿子的童年只有一次。”

一切来不及了,前妻搬离,那天儿子和他大吵一架,也走了。

魏老师和王校长互相对望一眼后,她低缓着说:“进义是个好孩子,他走了,我们都很难过,在教室他不常开口,但同学还是喜欢他的。”

说到这里,魏老师把腿上那张海报纸打开来,里头有进义灿烂的笑脸,有同学嘻闹的合照,还有满满字句,都是同学对进义的怀念和感谢。“这张是要送给陈爸爸做纪念的。”魏老师说。

“谢谢大家,从小进义就是很怕我,我对他有很高的期望,不是打,就是骂,讲不听的时候,我还把他关进厕所,要他反省。

“请问……”陈董心头一直有个不解的谜题。

自从事情发生后,他多日失眠,老妈责怪他,前妻怨怼他,他连自己也过不去。

“那天,他下去时,最后说了句──爸爸,你愿意听我说吗?我当时还在气头上,又骂了他一顿,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请问他当时究竟想跟我说什么?”

校长室内,一片静默,大家陷入沉思,一个面临虎爸教养的儿子,究竟想告诉爸爸什么呢?


家长盲点

父母若有如下3种行为模式,一、管得多,二、骂得凶,三、打得重,基本上已进入虎爸虎妈行列。他们不看重儿女的感受,就是用高压策略要子女照章行事,若有不从,就严厉惩罚。

离婚后的陈董,把儿子交由妈妈照顾,但隔代教养终究使不上力,待陈董返家,看到儿子散漫,成天上网,一时气愤,又管得多、骂得凶、打得重,莫怪儿子把门锁得紧紧。

陈董为何以虎爸姿态对待儿子呢?他个人潜意识里究竟有什么恐惧呢?

虎爸虎妈多数属于控制性格而不自知,内在的恐惧是──恨铁不成钢,孩子不够努力,将来在社会上如何立足?


家长笔记本

和儿子的关系,陈董似乎打了一场败仗,但是他勇敢地到学校寻求答案,这是生命翻新的好机会,不是做家长、做老板就永远是对的,总要反思自己在亲子关系疏漏了什么?

一、儿子为何害怕靠近?他也有潜意识的恐惧吗?

二、沉迷网络的孩子其实是情绪寂寞的转移吗?

三、“你愿意听我说吗?”,儿子人生的最后一句话其实是在求助,爸爸听得懂吗?

陈董要省思和调整的事项还不少哩!


作者 : 吴娟瑜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1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