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13 19:00:00  2161493
【逆旅人】击日/沈明信
星云

从办公室的楼梯拾级而下,楼梯口堆放着一堆杂物,有人打开褐色的木门对我说话,玻璃门外停放着一辆摩哆车,邮差在按铃。

耳朵嗡的一声,仿佛掉入另一个空间:此情此景,好像在哪里发生过。这神秘的体验,专家称作“既视感”,是潜意识在起作用。你天真地以为相同的事重复发生,说到底,只是脑袋骗了你。

换一种老成世故的说法,这可能是前生的残存记忆,于一瞬间再次浮现。这样的说法很可怕,推算下去,应该是我们在生死轮回之中不断来回,而且因为个人的颟顸,生生世世都在原地踏步:成为同一个人,遇到同样的人和事,遗憾依旧是遗憾,欢欣依旧是欢欣。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生老病死筑成一个摩天轮,引擎的按掣松脱,我们坐在上头,永无止歇地兜圈。人能否中止轮回,为生命凿开一个出口?可以的,你要有勇气,奋力往下一跃。

这就是为什么,《白鲸记》的文字给我那么大的震撼。

做一件自由灵魂该做的事

《白鲸记》是一部美国小说,世界经典文学,讲述一名叫亚哈的船长,上过大学,自大如神。他被一只叫“莫比敌”的鲸鱼咬掉一只腿,执意复仇,竭尽所能追杀这条鲸鱼。在惊涛骇浪之中,他复仇的偏执和疯狂爆发出来,把个人生命、全船水手的安危置于不顾。

最终的结局,船毁了,亚哈和所有人坠海而死,故事的叙述人成为唯一的幸存者,而受了伤的鲸鱼莫比敌潜入深海,不知去向。

每当遇到不可预测的险状,亚哈就会在甲板上对着惊恐的水手们发表即兴演说,自大狂傲和疯狂偏执,一如愤怒不息的海洋。

有人解读亚哈的偏执:那是面对绝境,绝不屈服妥协的勇气。亚哈船长的疯狂语言,如同熔岩灼伤我的眼睛,炙烤我的灵魂。我们有多大的勇气,面对人生的实相?甚至不谈遥远的轮回,在日复一日的枯燥里,能不计代价、拼尽全力,去做自己认为值得的事?

亚哈有一句狂言:“如果大阳侮辱了我,我也会攻击它,因为假如太阳可以这么做,我也可以还手。”我们不敢去想,如果被太阳欺负了,也要勇敢地还手。我们被教导要感恩太阳、崇拜太阳,对其磕头膜拜。

唯有远在屈原写〈九歌〉百般娱神之前,黄土地上有过后羿射日、夸父追日的故事,这个民族,曾是如斯的桀骜不驯,不屈于任何权威,哪怕你是太阳。

为此,我和朋友谈起:真有轮回,来生我不要再当中国人。哦,精准一点,来生我不要再当华人。

也许我乖太久了。真有来生,我要当一个自由的灵魂,去攻击太阳,去追杀巨鲸,去做一件生生世世,从来没有做过的事。


作者 : 沈明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