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13 22:00:00  2161543
生活开出了花/墨樊(新山)
星云

常忆起那个离开的美丽山城,那片我思,我爱,我在的土地。

初入社会若婴孩,那山城是孕育我成人的母胎,孕期是3年。当时也不晓得是哪来的勇气,毕业后竟决心结束被家人宠溺的日子,孤身前往离故乡500公里外的怡保去宠爱别人。这股勇气也许来自于青春贺尔蒙的催促,也许来自于骨子里叛逆冲动的逃离,然而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消磨了我的锐气,铸就了我的铮铮铁骨,让我收获蜕变成为更好的自己。

我们很常带着某种目的来到一个地方,却在不自觉中产生了超乎预料的念头。种子原是为生而活,繁殖是自然界的宿命,然而在它长成参天大树以后,却萌生出为他者遮荫的想法,肩负起爱护自然的使命。这些超乎预料的念头往往比初衷更能触动人心,后来甚至成为了人们困顿时撑下去的精神力量。我原是为了混日子而将就成为一名教书匠,在那个稍有条件挥霍时光的年青岁月里,领着微薄的收入也不觉得会损失什么。但在1095个日子后,山城的人事物给我带来了不少触动,让我从此对教育有了新的理解。

山城的孩子给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他们大多都能说一口流利的广东方言,并以方言作为家庭交流的主要媒介语,有的甚至不谙华文。在南马这不是常见的事,我总觉得在方言的背后倒映的是老祖辈的影子,那是祖辈留给晚辈一种难以言喻的期盼。他们和其他地方的孩子一样,学习、犯错、改正、学习。我隐约感受到他们都有一颗向善且质朴的心,尽管他们之中有的人并不在正确的轨迹上努力,但这便是教育的意义。在无数次的交流过程中,我知晓他们都向往有天能走出那座山城,然而他们却从未丢失那颗爱它的心。因为对于他们,山城不仅是故乡,更是那个可以用广东话走天下的家。

山城的包容性很强,也许为了应付青年人的出走与人才流失,这里汇聚了不少异乡人,很多甚至选择落地生根。然而我几乎很少听见外地同事倾述对山城的怨言,相反的,言语间透露出对它的喜爱之情却是常有的事。喜欢当地美食给味蕾带来的记忆,蛋挞能尝出蛋香味,鸡丝河粉能喝出鸡的清甜,哪怕再普遍的一家咖啡店也能冲泡出甘醇香浓的白咖啡。这种对食材原味的追求不也体现了当地人求真求实的精神面貌吗?亦喜欢当地人用“靓仔”“靓女”来相互称谓,不管你身处何处、样貌如何,都能被冠上“靓”之美称。大概只有一个人内心足够善良时,看所有事物才都显得美好吧。我想这些精神追求与美好的言语或多或少能让人渐渐向善的一方走去,在实质上与教育是没有差别的。

我们带着某些理由来到一座城市,也同样因某些理由而离去,这些来来去去,给我们留下了人生的縠纹。虽是万般地不舍,却依旧必须与之告别,去迎接生活中的未知。因为花儿需要养料,而经历是泥。只有将自己置身于经历之泥之中,生活才能开花结果。


作者 : 墨樊(新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