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15 08:00:00  2161872
贵竹子·万圣节狂欢后
城人小说

今晚的万圣节夜景分外美丽,好多人都来这里参与这个极致疯狂又刺激的节日。

每个出席者都特地打扮一番,这是主办单位强调的主题特色,就是扮得越豸异越加分、越恐怖越有创意!

我是出席者之一,对扮鬼的把戏肯定会用上一些心思。我的颈项是画有一个深深的血洞,嘴角布满青丝,眼睛画得乌黑特大,眼球还特地戴上荧光的隐形眼镜,乱发披肩还加橙红色的粉末,衣服则是破烂如亡魂式的白色长袖衣,中间披着一条血淋淋的假舌头上阵 ,脚下穿了一双如掉进深沟里的烂泥鞋。总之,整个样子看起来像刚从古墓出来,十分惊栗!

我的好友爱琳很搞笑,长得瘦长的她,整个造型就剩一副黑白骷髅,脸上戴的面具只能看到一对黑眼洞和一排参杂不齐的尖白牙,走起路来飘呀飘的,像足轻飘的幽魂!

另一个好友梓洋是手制的南瓜头套,凸凹不平的南瓜皮壳还画上割伤的深痕,血流如注,手指模型特意加长,张牙舞爪地摇动,配增了不少恐惧感!

“今晚的参与者好像一个比一个厉害,待会儿整个场合看起来一定很恐怖!”爱琳洋洋自得地说。

“别多说,我们先走向前方去凑热闹!”我急着要先走到地点的前线。

“哎呀,你们等等我好吗?我的长袖衣被卡住了!”爱琳露出尖白牙齿喊叫。

“你设计的幽灵衣也实在太长,一小心被狂欢者踩到,那你就会跌个四脚朝天了!”我哈哈大笑。

“笑话,鬼会跌倒的吗?”梓洋已经笑得见牙不见眼。

当我们嘻哈笑个不停的时候,旁边多了一把笑声。

我们转头互望,路途中除了三人,并没有其他人在身边。

我们走着走着,那笑声仿佛一路上跟着,异常的声音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不过,我们还是若无其事般,赶着去庆祝那期待已久的万圣节。

XXXXXX

当晚的音乐播放至狂欢沸腾,每个狂欢者都尽情摇摆和舞动全场,我们三人不例外,也把刚才那把多余的笑声忘得一干二净。

现时已进入午夜1时,音乐来到了迈克杰逊的《Thriller》歌曲,在场的人们像似被训练过一样,集体跳这支耳熟能详的歌舞,虽然每个舞者的表情各有各的奇特装扮,场面却十分整齐和壮观。

大约跳至凌晨3时余,人们才开始收队渐渐散去。我们三人来到主办当局租来作临时宿舍的装扮室,累透的我们慢慢脱下舞衣后,就开始卸妆和梳洗。

“奇怪,我的妆怎么卸也卸不去?”爱琳看了看镜子说。

“我的妆也卸不去啊!”梓洋用卸妆棉布大力拭擦。

“哪有这种怪事?让我来试试看!”爱琳认真清理脸上的浓妆。

“我的天,我的亡魂妆依然牢牢地留在脸上啊!”我惊慌失措大叫起来。

我们三人顿时抱在一起惶恐乱叫,浑身发抖,最后歇斯底里抽搐,停歇一阵再抽搐;断断续续鬼哭哀呺,三人声浪轮流哭叫——我的哭声是可怜的哭、爱琳的哭声是哀鸣的哭、梓洋的哭声是凄厉的哭、还有一把不知谁的哭声是凶煞的哭。

一片哀嚎和鬼哭声回荡在整间宿舍内,把走进来的狂欢者也吓得花容失色,拼命狂奔离去;最后,只剩下我们三人独留室内。

不一会儿,整个室内黑漆漆一片,仅可看到四双荧光色眼睛。

“奇怪,我们三人是六只眼睛才对,那两只眼睛到底是谁的?”洋洋说道。

“吖,其他人都走了,我们卸不下妆才被迫留下,莫非是另有他人跟着我们来?”爱琳疑惑不已。

“喂,你到底是谁?快走,我们不欢迎你跟着来!”我毫不客气大声叫骂。

“我要参与你们这一组!”有一把女声回应。

此时,我们才感到不对劲,那是一把似曾相豝的声音,好像在那里听过的女声。

“我是你们的好友小婉,我孤身只影没人陪,呜……呜……”

我们被吓得魂飞魄散,因为小婉是上个月刚遇车祸死去的死党!

作者 : 贵竹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