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15 07:55:00  2161972
东姑阿比丁.对暗势力的反思
阿比丁思

在最近的一次聚会上,有人问我关于“暗势力”的看法。这通常指在国家机构内的人和组织,他们联手推动与国家官方机构所策划的不同议程。在现今大马的背景下,这一议程是反对现任政府大多数的既定目标,并且更喜欢通过某一种人际关系、资助和秘密交易的结构来完成工作。在这个过程中,它也毫不犹豫地使用分裂种族和宗教的言论。

对于那些仍然相信我们联邦宪法的人来说,这听起来让人讨厌,但暗势力的支持者认为,这种制度除了让自己个人受益之余,对稳定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这是人们可以理解并已经习惯了的制度。有趣的是,他们实际上并没有反民主的意识形态,相反,他们认为大马尚未为此做好“准备”。至少,这是他们为了辩解时所能给出的最佳借口。

无论如何,我的答复是,我不确定是否有个高度组织和成熟的阴谋,但可以肯定的是已经有浓厚的兴趣凝聚起来。改革的前景让那些会失去更多,以及那些宁愿将交易保密的人来说非常可怕,以至于要“收买”机构内的人来阻碍一些措施、扰乱改革或制造混论,以拖延目标。

也许因为这些挫折已经变得如此有效,以至于越来越多的人将暗势力的存在视为理所当然。甚至连政治高级官员,包括内阁部长和部门负责人,也在私下里抱怨政府内的其他组织,或本身所属部门和机构内的人,都在阻碍他们。改变有过错的人已经非常困难了(无论是由于前朝签订的合约或公务员制度的僵化),以至于每一次小小的胜利都值得细细回味。

但是,这些高级官员感叹,局外人并没有意识到整体情况。他们不知道移动这个机制,以及改变想法和态度有多困难,因此,即使政府尽最大努力履行其宣言,人们最终仍然会责备政府及其领袖。

这种辩解当然是有一些道理的。但是,将改革失败归咎于暗势力的整体概念,确实也是非常有用的替罪羊。归咎于无法精准确认个人身份的现象实在太方便了。但是,最终,这些借口有时间限制,而选民将对他们越来越抱持敌意。

不幸的是,相反的证据进一步推翻了暗势力的假说:通过朋党主义和资助的旧式做事方式已经完全复活并良好运作,且是在政府高级领袖的参与或同意下。再加上政党内部的一些冲突和仇恨的诡计——金钱和权力交易的完美动力——难怪“新马来西亚”一词已经从乐观变成绝望和讽刺。

如果有任何让人心安的原由,那就是公民社会、媒体和其他制衡机构(至少适当地履行职责的那些部门)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引起人们对这些事件的关注。过去,很少见到有关财务丑闻或朋党主义的报导:现在,每笔交易都受到仔细审查。虽然从理论上来讲是件好事,但有时这意味著事实常被假新闻、数码操纵或账户被骇等常见的说辞所掩盖。不幸的是,一些政治人物会得出结论认为他们可以摆脱此事,因为他们仍然会让对手看上去更糟。

这反过来又强调了我们对恢复机构的信念的重要性:因此,除了键盘侠之外,大多数公民都相信,例如,对被指是恐怖分子或政治领袖采取法律行动是出于警方独立调查结果的实际犯罪,并由独立的司法机构下判,而不是仅仅出于政治上的方面。现在是树立先例的关键时刻,当未来首相算计著他们将对付谁,以及谁可能对付他们的时候。

暗势力的支持者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然而,这些提倡暗势力理论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的人,也冒着偏离了国家复兴使命的风险。

作者 : 东姑阿比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