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15 07:45:00  2161973
张永新.巫统的终结还是希盟的终结
言路

2016年策略资讯研究中心出版了学者Brodget Welsh编著的“巫统的终结?”(The End of UMNO?)一书,由多位国内外学者撰稿,探讨了巫统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这是第14届选举之前的事,当时一马发展机构丑闻已甚嚣尘上,巫统以及巫统人堕落腐败,贪污枉法已令马来西亚人民极度反感,当时的反对党声势日益壮大,学者们探讨巫统是否能在第14届选举继续领导国阵掌控政权或者第14届选举将是巫统的终结。

2018年5月9日第14届选举结果,巫统大败,国阵大败,从联盟到国阵执政60年的政权终于转换,这是许多人始料不及的,包括上述“巫统的终结”撰稿者。

2018年10月,“巫统的终结”一书再版,同样的撰稿者但修订,延伸和发展了原有文章,继续探讨失去了政权以后作为单一族群政党的巫统能否继续存活于更多元政治的新马来西亚的新环境中,或者即将终结而成为历史名词。

希盟执政的第一年,巫统的确是面对风风雨雨,凄凄惨惨,其领袖一个个不被提控,排队上法庭,银行户口被冻结,失去了政权也就失去了金钱,党员和议员纷纷盘算如何蚕过别枝,跳槽别的政党。

去年巫统党代表大会场面冷冷清清,看了令其支持者心酸,似乎真的树倒猢狲散了。然而,又经过几个月后,经过几次补选国阵取得胜利后。而希盟政府施政表现则每况愈下,人民越来越不满。与政权转换一样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巫统不但没有终结,而且还相当迅速的东山再起。巫统代表的保守势力,封建势力,60年来的既得利益集团和庞大的官僚集团,极端和种族主义分子在希盟政府上台以后,担心会失去即得利益,希望维持过去的现状而纠结起来进行反扑。

从去年12月8日巫伊大集会反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以及接着来的反对“罗马公约” 开始,巫统结合了代表保守伊斯兰势力的伊斯兰教党,以捍卫马来人利益和伊斯兰尊严为名,成功的煽动起部分马来人和伊斯兰教徒的情绪,逼使希盟政府步步退让,也让希盟政府显得软弱无能。而他们则继续挑起更多种族,宗教课题以获取支持。

经过了几次的补选,尤其是最近的丹绒比艾补选,证明了他们的策略是成功的。在今年的9月14日巫统与伊斯兰教党共同签署了“全民共识宪章”,两党势力结合,更加来势凶凶的去争取下届选举重新执政。

刚刚过去的巫统代表大会,与去年相比,有了巨大的差别。今年的巫统代表大会声势浩大,就如过去执政时期每年的代表大会一样,巫统完全恢复了元气。今年巫统代表大会主题是《埋葬希盟,重夺政权》,主席台上的巫统领袖尽管个个官司缠身,但仍然意气风发。现今的种种政治迹象显示,已经没有人会相信巫统在短期内会终结。

是巫统的策略成功呢?还是希盟的失败?还是希盟的失败给巫统提供了重振雄风的机会,这都是相对的有机结合。如果希盟政府上台后能够成功的改善经济状况,解决人民的经济困境,不像现在一样人民生活困苦而怨声载道。当然我们知道前朝政府给经济带来的危害是严重的,但如果希盟政府处理得当,我国经济也不至于如此低迷。经济是社会的基础,关系全民的日常生活,经济问题解决了,人民生活富裕,许多问题都容易解决,种族,宗教问题也不容易被煽动起来,巫统的宣传,挑拨将没有市场。

希盟对种族,宗教问题不敢面对,没有明确的宗旨和立场因而躲闪,逃避或屈服。就如《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和“罗马公约”,希盟政府应该站稳立场,坚持签署,然后作详尽的解释,宣传,和对手正面交锋,辩论从而教育群众,对待其他的种族,宗教问题也一样。但问题是希盟各政党本身对种族,宗教问题就存在分歧,立场不能一致,如何对外?希盟之中也存在不少对种族,宗教具有狭隘,保守思想分子。

希盟执政以来做了那些体制上的改革?除了反贪污方面有做了一些工作,但也不是体制改革。没有看到教育改革,朝向先进,科学,民主,平等,开放的改革;司法改革,法律法令方面的修订与废除也没看到;宗教改革,特别是马来西亚伊斯兰教机构及其权力的改革,我们原本希望当年在伊斯兰教党内具有开明,自由思想的现任诚信党领袖和宗教事务部长慕加希会作一些新的,开明的改革,但真的是没有。其他部门和部长也都乏善可陈,这怎不教希盟的支持者感到失望。

我们看看希盟各成员党在成为执政党以后的状况:民主行动党几乎是保持原样,在华人社会中没有更大的突破与发展,许多观点立场仍然从华人社会出发,没有引领和教育华族思维走向多元的马来西亚政治。其组织与成员也无法跨越华族、印度族走向马来族社群;土著团结党是巫统的翻版,组织成员和思维模式都是巫统的一套,它是希盟里面保守,封建,狭隘和种族主义思想浓厚的一股势力,他们都是原来的既得利益者,他们最会看风使舵;原本人们希望诚信党能发展壮大,把伊斯兰教党的成员和支持者吸纳过来,削弱伊斯兰教党的势力,但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诚信党议员虽少但它获委任的正副部长最多。希盟执政后,他们只是安于现状,不求发展;谈到人民公正党,大家有目共睹,近来丑闻不断,内斗愈演愈烈,令亲者痛仇者快,如果继续如此下去,该党很有可能会从此一蹶不振。

希盟今天面对的是重新纠结其党员和长期来支持他们的既得利益集团以及封建保守力量的巫统,他们同时结合伊斯兰党的保守宗教势力,并且他们有共同和明确的目标,即夺取政权。还有一股暗势力---庞大和根深蒂固的官僚集团,他们过去长期来在旧政权的荫庇之下,很多都是既得利益者。当他们看到希盟政府软弱无能时,即暗地里配合旧势力攻击希盟政权。以目前的希盟来说,是无法抵挡巫伊及其盟友的攻击的。还有三年多的时间,希盟政府唯有大刀阔斧的振兴经济,进行体制改革;希盟各成员党也必须重新振作起来,调整步伐,努力奋斗,才能保住政权和夺取下届政权。要不然的话,不是巫统的终结,而是希盟的终结。

作者 : 张永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