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14 17:11:00  2161976
坐看云起 · 欧洲应当怎样对待中国?
天下事

(图取自互联网)
(图取自互联网)

因为认识到欧盟在世界舞台上正面临一系列棘手挑战,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承诺将领导一届“地缘政治委员会。”新任外交及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约瑟普·博瑞尔也呼应了上述观点,要求欧盟决定究竟是想成为全球“玩家,”抑或仅仅满足于充当其他大国的“竞技场”。那么,欧盟将走向何方?

在欧洲所面临的所有挑战中,鲜有哪项比制定一套管理对华关系的战略政策更为重要。其中涉及的风险收益极为巨大。欧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中国则是欧盟仅次于美国的顶尖贸易伙伴,中欧双边贸易额每天超过11亿美元。

过去几年来,美国对中国所采取的态度越来越激进。事实上,“对抗”中国似乎成为团结当今美国政坛的少数因素之一,尽管不存在哪个单一因素驱动美国政策。特朗普总统似乎主要关注双边贸易逆差,而美国安全机构则忧心中国持续不断的军事和技术发展,因为这可能最终导致中国挑战美国的战略霸权。

没有人怀疑中国的崛起对个别国家和全球权力平衡构成挑战。如果中国经济增长到美国体量的两倍,那么,哪怕不考虑中国日益增长的军费开支,这个世界也会变得截然不同。可以理解美国担忧自己不再是全球主要强国——自从100多年前取代大英帝国坐上这个位置以来,这样的地位美国人一直在享受着。

但美国人想要如何面对这一新的现实仍然并不明确。有人似乎认为,与中国脱钩,并迫使其他国家也这样做,可以遏制中国的经济增长,并可能创造条件催生中国的政治乃至政权变革。也有人怀疑这种政策,并且更愿意采用旨在改变中国国内外政策特定领域的指向性明确的方法。这种方法尽管不那么吸引人,但同时也更加合乎传统。

无论如何,迄今为止,美国的反应一直依赖直觉而非深思熟虑,而且,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这种情况很可能不会发生变化。美国希望欧盟与自己立场保持一致,但美国并未明确提出这一要求,反而就此问题几乎从未与欧洲展开任何战略对话。

此外,欧盟内部有关中国的讨论也一直在升温。中国可能不再奉行马克思主义经济,但无疑仍然奉行列宁主义的政治制度。许多欧洲人担忧香港、新疆和其他地方的人权问题有着充分的理由。欧洲人担心经济问题理由也非常充分。正如欧盟委员会今年初所警告的那样(当时还是前任领导人执政),中国是争夺技术领导地位的经济竞争对手,同时这个系统性对手也是一种截然不同治理模式的推动者。这段话所代表的含义与欧盟之前的正式公报有着明显的不同。

明年的发展将十分关键。除预定明年4月将在北京召开欧中常规首脑会议外,明年9月,中欧国家元首特别会议还将在德国莱比锡举行。双边关系所面临的重要考验是,在开始谈判超过6年后,双方能否缔结一项全面投资协定。鉴于上述迫在眉睫的对话机会,欧盟可以寻求与中国保持战略接触,而不是普遍对抗。但单丝不成线,能否实现目标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一阶段的中国政策。

抛开贸易和投资问题不谈,欧盟对待中国所带来的安全问题必须少一些盲目自得。欧盟成员国应当加强在南海和台湾海峡的自由航行。同时显然需要更深入审查欧洲在5G基础设施等关键领域对中国越来越强的技术依赖度。

也就是说,欧洲应对中国技术力量不断增长的最佳方法是以自己的方式提高竞争力。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任何障碍都不足以阻挡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这不仅适用于欧洲,而且从长远来看,同样适用于美国。

在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鲜有观察人士预计,中国会突然转变为一个全面的民主国家。但该国过去10年来转向压制型政策仍十分令人失望。国有企业仍然备受青睐、 书籍被焚烧,而中国共产党继续在中国生活的方方面面宣示其领导作用。谁也不知道这还会持续多久。朝代不断更替,但2021年中国共产党就将迎来建党百年纪念日。在它的统治下,中国一直在截然不同的发展模式之间剧烈摇摆。

无论如何,中国都不会凭空消失,解决从气候变化到全球贸易体系瓦解等问题都将需要中国的参与。因此,关键和建设性的战略接触政策似乎是欧盟今后最明智的选择。在与美国的对话中推动这样的政策将符合所有人的利益。但归根结底,欧盟必须选择自己的道路。

© Project Syndicate 1995–2019

作者 : Carl Bildt(瑞典前首相兼外长)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