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16 08:32:42  2162635
古打毛律设复育中心·拯救“雨林歌者”长臂猿
沙巴特写

■部分照片由玛丽雅妮南利提供

■报道/王丽萍

被遗忘的类人猿──长臂猿。
被遗忘的类人猿──长臂猿。

沙巴古打毛律(Kota Belud)预料将在1年半至2年间迎来第一所长臂猿复育中心(Gibbon Rehabitation Center,GRep)。该复育中心落实后,在人们饲养中及被拯救的长臂猿,将有机会进行复育训练,并回到野外和大自然中生活。

由马来西亚长臂猿保护协会(Gibbon Protection Society Malaysia─GPSM)与沙巴野生动物局等政府部门合作下设立的中心,已在古打毛律鉴定适合的地点,目前正在进行相关谅解备忘录及建设工程预算等的准备工作。

上学咯!……玛丽雅妮带着年幼长臂猿到彭亨一处的森林学校“上课”,让它们学习野外生存的技能。(Justin Mott/Kindred Guardians提供照片)
上学咯!……玛丽雅妮带着年幼长臂猿到彭亨一处的森林学校“上课”,让它们学习野外生存的技能。(Justin Mott/Kindred Guardians提供照片)

助长臂猿重返森林

马来西亚长臂猿保护协会创办人兼顾问玛丽雅妮南利(Mariani Ramli,别称Bam)表示,该复育中心获沙巴野生动物局认可与批准,进度的快慢胥视情况而定,如果一切顺利,包括获得足够的资金与各方的支持,相信可在1年半至2年间落实。

她希望这个长臂猿复育中心计划可尽落实,以帮助长臂猿重新回到森林里生活,“沙巴至今没有长臂猿复育工作,被救出的长臂猿只能继续在拯救中心或野生动物园渡过馀生,永远无法回到大自然。”

据沙巴野生动物局的数据,至2017年共有20隻长臂猿被拯救,虽然没有复育计划,所幸当局不会进行硬式野放,但长臂猿只能继续被圈养。

玛丽雅妮表示,硬式野放在一些国家非常普遍,以便腾出拯救中心或动物园的空间,“但(没有经过复育的长臂猿)野放后的存活率很低,死亡率高达95%。"

玛丽雅妮训练小长臂猿。(Justin Mott/Kindred Guardians提供照片)
玛丽雅妮训练小长臂猿。(Justin Mott/Kindred Guardians提供照片)

只生活在原始森林

长臂猿是人猿(Orang Utan)之外,在我国的另一种猿类;不只手臂最长,也是唯一会啼鸣的猿类,所以也被称为“雨林的歌者”。

在树上像孩子般可迅速又灵巧地摆盪的长臂猿,在森林里几乎没有天敌,但却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 (IUCN) Red List中列为濒危动物,玛丽雅妮指出,这除了因为人类的捕猎和森林被砍伐失去栖息地,也因为它们的社会习性。

长臂猿只生活在原始森林,不会迁移也不会栖息于次森林;有长臂猿的地方代表生态多样的完整性,她说,长臂猿也对环境扮演平衡的角色,其中一些树种只有长臂猿可传播种子。

长臂猿是一夫一妻制的类人猿,一家固定居住在1至3公里平方公里的范围。长臂猿在森林鸣叫,除了要寻找配偶,就是宣示领地;长臂猿一个家庭最多6个成员,一旦其中一员或孩子被捕猎,全家都愿意一起死。

“长臂猿不会因为栖息地受影响或砍伐而离开,它们会一直待在原地直到食物耗尽及死去。长臂猿不好斗,不会去侵佔其他长臂猿的领地。这就是长臂猿的习性,也是让人伤心的地方。”

复育之路披荆斩棘

玛丽雅妮于2013年在西马的彭亨开始了长臂猿复育计划,佔地约3英亩,该只接受义工,但不开放参观的中心如今共有11隻长臂猿,并且正准备接收另外9隻长臂猿。

该中心目前共有两对具潜能野放的长臂猿,但还需要等它们有了孩子才能野放;那是根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发出的《长臂猿复育与运输最佳实践指南》中7个野放的条件之一,目的是确保它们能在森林里生存。

“复育长臂猿不容易,长臂猿的动作太快又喜欢到处探索和探险,会试着爬到高处,一旦失去平衡就掉下来,甚至骨折,没有父母的小长臂猿只能慢慢学习,有时连啼鸣和声质都不完美。”

今年7月,玛丽雅妮代表马来西亚长臂猿保护协会在彭亨文冬签署了设立长臂猿复育中心的谅解备忘录,一旦完成,在彭亨现有的长臂猿复育计划将迁移到佔地约50英亩的新地点。

在西马复育长臂猿之路披荆斩棘的她也牵挂自己家乡沙巴的长臂猿命运,因此,当获得在沙巴设立长臂猿复育中心的机会时,她毫不迟疑地接受了。

今年初在沙巴各地物色适合的地点,去过吧巴和兵南邦,最后选择了古打毛律的甘榜兰带罗索(Rantai Rosok)。

玛丽雅妮表示,该地点位于策略性地区,大自然环境优美,也有很多吸引点,如神山景色、大王花、河流与瀑布等,也有长臂猿和人猿的踪迹;当地的村民也经营生态旅游业,因此希望能进一步推动当地的经济。

新设的复育中心需要约10至15英亩的土地面积,以建设诊所与菜园等复育设备,将会向当局申请周边约1000英亩的森林长期不受干扰。

落实生态教育旅游

玛丽雅妮表示,文冬和古打毛律的长臂猿保育中心的概念一样,不止是一个旅游景点,而是有关长臂猿的资讯与研究中心,同时将落实生态教育旅游(ECO Edu-Tourism)概念,吸引研究人员前来我国包括沙巴进行长臂猿的研究,间接带动学术旅游(Academic Tourism) 。

“长臂猿在全世界的遭遇都一样,是被遗忘的类人猿,是人猿、大猩猩和黑猩猩当中最少人研究的,如果能吸引到研究人员前来及推荐,将具有科学根据和更有意义。”

她指出,古打毛律长臂猿保育中心将分阶段进行,第一期也是最重要的是先建设笼子,安置拯救中心的长臂猿,还要有储藏室、办公室与诊所等; 第二期才会探讨访客参观的条件,第三期则是完整化,“最重要还是先把长臂猿安顿在那里,否则我担心它们会发疯。”

玛丽雅妮(左二)强烈呼吁杜绝野生动物贩售,拒绝把野生动物当宠物。
玛丽雅妮(左二)强烈呼吁杜绝野生动物贩售,拒绝把野生动物当宠物。

长期受压面临发疯

玛丽雅娜解释,每种动物都有承受压力的极限,一旦需求长期未能被满足,如被关在笼子里,动物也会发疯,即演变成刻板行为(stereotypic behavior),那是因不良环境,如动物处于低度刺激、行为受制、不能脱离恐惧或挫折,所诱发形成的行为。

她举例长臂猿会拔自己身上的毛、猫狗会用头撞牆,但很多人并不明白这些动作的意义,一旦有了刻板行为,意味著动物开始发疯,到了这个阶段要让它们恢复正常需要很长的时间。

玛丽雅娜指出,在西马准备接收的11隻长臂猿中,其中4隻已有刻板行为的徵兆,这都是饲养不当所造成,“看到动物敲击身体与摇晃等重複行为,必须越快治疗越好,但有的很难治疗,有的甚至无法治疗,也要看其历史及是否有精神创伤。”

在古打毛律举行的2019年国际长臂猿日出席者合影。
在古打毛律举行的2019年国际长臂猿日出席者合影。

应满足5基本福利

玛丽雅妮表示,大马人爱动物和喜欢饲养动物,但很多人觉得给动物吃和喝就好,在人手上的动物经常被关在笼子、给吃的喝的就完了,没有想到动物也应享有的其他自由。

她说,动物有5项应被满足的基本福利,包括免于飢渴的自由;免于气温与生理不适的自由;免于伤害、疾病与痛苦的自由;免于恐惧与紧迫的自由,以及表现正常自然行为的自由。

玛丽雅娜认为大马教育应纳入饲养动物的基本福利,尤其是让饲养的动物自由,就好比狗要在大范围走动,消耗体力;长臂猿喜欢在树上游盪;鸟要飞,若只关在笼子里,无法满足自然行为的自由,是一种残暴。

玛丽雅妮与马来西亚长臂猿保护协会团队必须细心照顾小长臂猿孤儿。(Stephanie Theresa/ Infinim Creative Productions提供照片)
玛丽雅妮与马来西亚长臂猿保护协会团队必须细心照顾小长臂猿孤儿。(Stephanie Theresa/ Infinim Creative Productions提供照片)

到印柬当义工学复育

过去,在我国没有学习长臂猿的地方,也没有人做,玛丽雅娜必须到印尼和柬埔寨当义工学习复育长臂猿,如今西马的理大和马大已有长臂猿的研究,学生在进入森林进行研究之前,会先到劳勿的复育中心先了解长臂猿的习性。

在沙巴至今没有长臂猿的研究,玛丽雅娜这趟回来也会与沙巴一些研究者及沙巴大学讲师见面,探讨在沙巴进行长臂猿相关研究。

今年的国际长臂猿日(International Gibbon Day)移师到古打毛律甘榜兰带罗索举行,并召集了30名来自4所当地小学的小学生参与两天一夜的自然生活营,让他们了解长臂猿及成为小护林员。该协会也培训了40名来自当地的村民、政府部门职员等成为义工。

玛丽雅娜对各政府部门、校长、教师、家教协会与家长等的踊跃出席及热烈的回响喜出望外,庆典过后在当地继续逗留几天的她依然可以感受到一阵“长臂猿热”。

“这之前,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长臂猿,以为那是猴子,也分不清长臂猿和大眼斑雉的叫声。现在村民和小孩都知道长臂猿的样子和叫声。”

对她而言,最重要的是培养年轻人爱护本身土地与权益的意识,如此一来,他们才会不会觉得长臂猿复育中心是理所当然或可以掉以轻心的事,反之会有归宿感,也更会懂得珍惜,并对自己所拥有的感到骄傲,以及愿意与人分享。

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副部长依丝娜莱莎慕妮拉(左三)为2019年国际长臂猿日主持开幕。右五为玛丽雅妮。
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副部长依丝娜莱莎慕妮拉(左三)为2019年国际长臂猿日主持开幕。右五为玛丽雅妮。

盼政府民众资助经费

两地复育中心计划几乎同时进行,需要东、西马两边跑的玛丽雅娜却乐此不疲,对她而言,两地复育中心的设立对大马长臂猿而言都是新的开始,希望能尽快完成,帮助长臂猿。她笑说:看哪一间(文冬或古打毛律的)先剪彩开幕,就是全马第一所长臂猿保育中心。

建设复育中心需要资金,她希望获得政府与民众支持,若对于这项计划有疑问,可联系该协会前往给予讲解,像该协会在文冬将设复育中心的50英亩土地,也是一名热心华裔商人在听取长臂猿的故事后决定捐献。

除了捐款该协会也欢迎社会企业责任计划,以便该协会可进行更多外展活动,提高民众的保育意识,例如若发现有人饲养长臂猿,应向有关当局举报。

玛丽雅娜表示,该协会在西马已接到很多有关长臂猿的投报,两个月前开始接到沙巴投报,包括根地咬有一隻出售的长臂猿,这意味着沙巴人也开始有意识及联络该协会,“希望民众提高警愓,意识到野生动物和大自然对人类的重要性,让野生动物生活在野外。”

欲知详情者,可以浏览马来西亚长臂猿保护协会脸书(Gibbon Protection Society Malaysia─GPSM)。

■照片注解:密切接触长臂猿应交由专家处理。不到2岁的长臂猿需要关爱,不幸的是,非法宠物交易导致许多小长臂猿成为孤儿,它们没有选择下被安排到彭亨州的长臂猿康复中心,由马来西亚长臂猿保护协会团队照顾。

作者 : 王丽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