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17 07:10:00  2163060
林瑞源·行动党的困境
风起波生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说,如果学生能从3页爪夷文介绍学会爪夷文,那真是天才。这反映行动党领袖与民意脱节,不了解华教人士的担忧。董教总不是反对爪夷文,而是不能接受边缘化华小董事部,以及制止缺口被打开。

董教总与前朝主张单元教育的官员周旋和抗衡了数十年,始终站稳立场,这次爪夷文课题又再唤醒他们的忧患意识。

华教先贤这么多年来的斗争,就是努力促成两线制,换掉种族主义的巫统政权,希望改朝换代能够换来各族教育一律平等,不用担心母语教育的存亡。为什么换了政府,董教总还须召开全国华团大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董事部是华教的堡垒及最后防线,一直捍卫华文教育的完整,现在教育部把董事部排除在外,无权决定爪夷文单元的教学,挑起了华教人士的神经线,担心此例一开,以后陆续有来,将摧毁董事部对华小的主权。

如果友族家长居多的微型华小推行爪夷文教学,教育部会不会以“不能有一国两制”的理由,强制其他华小一起教导爪夷文?届时董事部将无力阻止。

另一个担忧是,爪夷文教学将逐步增加,明年4年级3页,以后5年级及6年级将增加更多;爪夷文单元列为马来文“课程及评价标准”(DSKP)的技能,未来或许也会考试。这些措施都可能让华小变质。

董教总捍卫华教的决心不容置疑,譬如1987年7月,教育部委派许多不谙华文的教师担任华小的高职,包括校长、副校长、训导主任、课外活动主任等职位,引起华社的强烈不满,因此在天后宫举办华团政党抗议大会。

或许希盟政府会认为董教总这次太过神经过敏,但是如果不是这种忧患意识,华教体系就不会如此完整。而且董教总并非杞人忧天,因为希盟部长自己都揭露有一股暗势力正渗透各政府部门公务员体系,旨在摧毁希盟政府的公信力;从前朝开始教育部就存在许多小拿破仑,经常阳奉阴违,希盟政府如何确保教育部没有暗势力?

况且希盟政府仍然奉行种族政策,没有废除固打制,落实多元教育的开放政策,完全没有新马来西亚的气象。

教育部只是在小四马来文推行介绍爪夷文单元,却没有介绍华文的毛笔书法及淡米尔文书法,这不是推崇多元文化应有的态度。教育部不把董事部列为决策单位,是不相信董事部,还是介意过往的对抗?爪夷文指南违反内阁议决和对话会精神是不是官僚主义作祟?

教育部长也从未在爪夷文课题上接见董教总,听取华教组织的意见,甚至是行动党也不了解华裔的感受,只是一味为教育部的决策护航。

凡此种种,如何让华社走出惊弓之鸟的感受,建立互信?

华裔对爪夷文、经济疲弱及希盟未兑现承诺等课题情绪逐渐高涨,比如“2019年林连玉公祭礼”出席人数创下历来最多,包括来自全国的独中及国中生,据称,其中因素可能是华社对希盟政府不承认统考文凭感到不满。

但是,行动党领袖如换了位置,换了脑袋,无视于民怨,怪中文媒体反希盟反行动党,却不懂得自我检讨。

令人好奇的是,到底行动党有没有自己的智囊团,还是靠感觉治党?如果有智库,就应该全面剖析丹绒比艾补选惨败及流失华人票的原因;智库也应分析继续炒作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课题对行动党的利弊。

若行动党有贴近民意的智库,在媒体报道爪夷文课题时,就会立即建议领导人联系教育部长,召集华教团体开会;以往马华是第一时间灭火,行动党却任由火势烧起,到了这个阶段问题已经很难解决。

行动党要马来票,以及保持多元种族形象,因此不敢表现得太华人,但巫伊已经把它妖魔化,拿不到马来票又失去华人票,后果可想而知。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