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21 09:35:44  2165351
长年累月伤太重‧俊豪恐急流勇退
大马体育


法拉安(左)与罗俊豪分别当选今年的大马奥理会最佳男女运动员,他们因此获得1万令吉的奖金。两人在得后开心合照。(马新社照片)
法拉安(左)与罗俊豪分别当选今年的大马奥理会最佳男女运动员,他们因此获得1万令吉的奖金。两人在得后开心合照。(马新社照片)


(吉隆坡20日讯)大马武术选手罗俊豪和体操名将法拉安分别在今年的大马奥理会年度颁奖典礼当选最佳男女运动员,而罗俊豪在得奖后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自己可能因伤退役,而法拉安则很开心自己能美好的结束这一年。

2019年大马奥理会年度颁奖典礼在周四于吉隆坡香格里拉大酒店进行,武术队的罗俊豪因在刚落幕的菲律宾东运会夺得太极拳和太极剑2枚金牌,当中其拿下的第1金还是大马代表团在本届赛会的首枚金牌,因此膺选最佳男运动员。

26岁的罗俊豪是继何诺宾(2002年)之后,第2位荣获马奥理会年度最佳男运动员的武术选手。

俊豪无法站超过15分钟

罗俊豪在迎来自己职业生涯最高光时刻的同时,可能因膝盖和腰部受伤而在明年退役。他说:“还没有最终的结论,现在必须等待总会的公布,而就我本身的意愿,我的伤确实是比较困扰。我现在已到了没有办法长时间站着的情况,大概15分钟就得坐下,长时间站着真的受不了。之前在东运会进行第2个项目(太极剑)的比赛时,我在比完后就直接躺在床上。”

“况且,现在我的伤也影响我的生活作息,而我虽然还未完全下定决心,目前也仍在等(医疗报告和总会公布),但可能性是比较大(退役)。”

询问罗俊豪他受伤的原因,他说:“我的伤是长期累积的劳损,并非突发性,若是突发性我还能去治疗,但我的情况要完全根治就比较难。”

3征东运会苦尽甘来

今年是罗俊豪继2013及2015年后,第3次参加东运会,结果苦尽甘来一圆金牌梦,但在自己迈向巅峰的时刻却可能得因伤退役,询问他会否感到可惜及遗憾时,他说:“我觉得自己唯一的优势是心态调整得比较好,不管遭遇什么大起大落的事情,都会以平常心去面对。路是没有尽头的,我在这一边结束了,但还是有其他路可走,因此我觉得遗憾和可惜是还好。”

此外,罗俊豪在去年的世界大学运动会夺得太极拳金牌,也在今年上演的武术世锦赛首秀摘得太极拳铜牌。

带伤坚持背后动力

赢人心比赢牌更有满足感

罗俊豪表示,他在2013年进入国家队时其实已有伤在身,尤其膝盖的伤势最严重,之后还逐渐加剧。因此,他能忍痛在菲东运摘得双金,更让人感到佩服。对此,他表示:“我在比赛的过程中不会感到疼痛,毕竟我完全集中于比赛。基本上,我在很多比赛都是带伤上阵,但我都必须尽力保持自己最好的状态,而对于运动员,随着年龄增长,能表现的机会和次数会越来越少,我只能珍惜每一次的机会。”

“所谓这种疼痛和伤,我一直告诉自己这只是一种感觉,它不会影响到我,我的表现还是我自己去控制的,因此我只要顾好自己就好。我在比赛还是能全力以赴,我只要将动作的完整度做好。”

询问罗俊豪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带伤坚持运动员生涯,他说:“对我来说,这几年的感悟是,与其自己拿到再多的好成绩,我更希望自己在比赛过后有人告诉我‘你练得不错’,我得到他人认可的快乐会大于拿到奖牌,我一直都很坚定的对自己说,我宁愿赢人心也不赢牌。”

退役后继续传承武术

谈到退役计划会否考虑任教练,他说:“我是不会放弃武术的,就算我已不是运动员,我还是会一直提升技术水平,而且我也想把自己所累积的知识和经验传授给其他人。我有考虑过当教练,而无论是在哪里,我都是在做着传承。”

谈到自己的得奖感言时,他说:“我感到很开心,我想向大马奥理会和国家体育理事会道谢,更重要的是向我的会长拿督张金发和教练说声感谢。这是我首次得到这个奖,我过去一直以来的努力训练总算得到回报,这是我生涯的一大成就,而随着得到这个奖,我希望国内的武术运动会得到更多关注。”

“我想将这个奖项献给我的会长,他过去一直以来都支持我,也给予我信任。”

不可思议的一年

法拉安:高低潮成就一切

25岁的大马器械操队美女法拉安在菲律宾东运会夺得个人全能、高低杠及自由体操3金,成为大马在本届东运会的“多金王”,她也是继欧丽燕(1997年)和黄书威(2005年)之后,第3位获得此项殊荣的器械操运动员。

此外,由于韵律操名将官狄雯在去年当选最佳女运动员,因此体操选手已连续2年荣获此殊荣。对此,法拉安表示:“我真的很开心,官狄雯在去年的表现很棒,她在共运会赢得了很多奖牌,而在今年我和伊莎(韵律操)又一同入选,这对体操来说是很棒的时刻。”

盼体操运动持续出色

“不管是器械还是韵律操,所有选手都很努力训练,大家都想在这项运动中取得佳绩,以得到国人的认同,此外也一直在高水平的赛事保持竞争,我希望大马的体操运动在未来也能保持这样。”

谈到自己的得奖感言,她说:“能入围已让我觉得很感激,可以赢得这个奖项让我感到快乐,今年对于我很不可思议,我经历了高低潮,我有很出色的成绩,但同时在一些赛事的表现也很糟糕。因此,能完美的结束这一年,我感到很庆幸,而我能走到这一步,我得感谢教练、家人和队友,他们一直给予我帮助。”

失败乃成功之母

法拉安除了在今年于东运会夺得3金,还成功晋级明年的东京奥运会,她在总结自己2019年的表现时说:“我觉得所有高低的时刻成就了我这一年,我在蒙古时的表现很糟糕,未能晋级任何决赛,我甚至还在比赛中跌倒了3次,但我觉得这些事情加强了我的心态,让我在接下来将身体和思想准备得更充足。”

“所以,我在今年的成就是由此前所发生的一切累积而来的,我在2016年时未能晋级里约奥运会,当时我因失误导致与晋级只有0.1分的差距,经历人生的低潮。此外我在2015及2017年东运会也未能夺得高低杆金牌,最终在今年才如愿以偿。所有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都是过去一直以来努力的结果,这让我在未来更有动力去得到更多的提升,而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最重要的是享受过程。”

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获特别奖

大马奥理会除了颁发最佳男女运动员奖,也颁发名人堂给予对大马体坛贡献极大的人士,包括了已故苏丹阿末沙(足球)、谢国骥(水球和大马奥理会)、拿督王俊达(羽球)及拿督斯里阿都马纳(钩球),以及退役运动员阿兹曼(网球)。

此外,大会也颁发大马奥理会特别奖给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苏丹阿都拉在足球、钩球和马球三项运动做出极大的贡献。

3位前奥运会银牌得主李宗伟、谢勋寁(皆羽球)以及潘德莉拉(跳水)负责把这个奖项交给大马奥理会会长拿督斯里诺萨,并由诺萨颁发给苏丹阿都拉。

前大马奥理会会长丹斯里韩沙的妻子杜潘再润,则获颁妇女与运动奖,而马来西亚体育馆机构则获得国际奥委会杯。


自1992年至2015年担任大马奥理会秘书的谢国骥(左)获颁发名人堂,他从拿督斯里诺萨手中接过奖状和奖杯。
自1992年至2015年担任大马奥理会秘书的谢国骥(左)获颁发名人堂,他从拿督斯里诺萨手中接过奖状和奖杯。

谢国骥语出惊人

“我不需要名人堂荣耀”

自1992年起就担任大马奥理会秘书至2015年的谢国骥在谈到自己入选名人堂时的感言让人出乎意料,他说:“其实我对名人堂不是很感兴趣,我之前曾拒绝了数次,我觉得很尴尬,我不需要这个荣耀,毕竟这只是一种认可的形式,我觉得选手会更需要。”

另外,已81岁的谢老也以自己的丰富的经验、对大马体坛深度的了解和自己的见解总结了大马代表团在本届东运会的表现。

东运不算差但对手在进步

大马代表团在本届东运会摘得56金57银71铜,无法达成70金的目标,对此谢老说:“我们在2017年时有好的成绩,因我们是东道主,但我对今年就没有期待太多,毕竟有前车之鉴,我们在2001年时作为东道主成为了总冠军,但在2003年却降至第5名。”

“整体来看,大马在今年东运会的表现不会太差,我不认为大马代表团是失败的,只不过一些运动没有达到标准,如帆船、保龄球和射箭。我觉得这是因为其他国家的选手都有了进步,如印尼的选手在保龄球有好的表现,最终赢得了4金,这让我感到惊讶,而越南在射箭也赢得了3金。”

2大主因使东运未能达标

他认为大马代表团无法达成目标有两个原因:“第一,我觉得国家体理会没有很好的观察其他国家的进展,他们只专注于东道主菲律宾。其次,我认为选手们有一些过度自信,毕竟某些已成功晋级奥运会。但是,这一些都是常情,一个人总不可能一直胜利的,所以我希望大马代表团将这些经历视为很好的教训,也希望成功晋级奥运会的选手付出更多的努力。”


作者 : 报道:李锦财 摄影:刘永发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