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26 19:10:00  2166682
【岁末征文】盼望增岁/平凡 (芙蓉)
星云

我小时候每逢学校假期都打工。15岁那年,我去政府劳工部找工作。官员拒绝:“你不足龄,明年再来。”败兴之余,觉得年龄确是问题。

也于那个时期,我常借帮家人做事的理由,用姐夫们的摩哆与汽车兜风。因无驾照,所以只限在新村里小心慢驶。好不容易足岁领摩哆驾照了,姐夫们却劝说,不如多等一年,与汽车驾照一起考。那年我恨不得时光飞逝如箭。

某天妈妈说:“你20岁时,我将送你一个礼物。”从小到大,吃饱穿暖已是奢侈。礼物这东西,甭想。可妈妈从不食言,于是我有了憧憬。20岁生日那天,妈妈将一枚戒指套上我的无名指,说:“我的金饰都典当了以作家用,除了这你父亲生前留给我的戒指,我誓死不卖。现在送你做成年礼物。”重甸甸的足金戒指,承载着更重的亲情。我会把两者传承下去。

前几年,如有人提起年龄这件事,我会不打自招:“我快60了!”我殷切期待60岁的到来,以享受许多优惠,包括在政府医院免费看病、搭公共交通有折扣、出护照半价,就连我所属的专业协会也有年费折扣。今年,我得偿所愿了。

以上为我对年龄敏感的其中几个时期。小时候期望迅速长大,退休后盼望早达长者岁数,每个阶段都为迎接人生新的一页而摩拳擦掌。年龄增长,无人可逆。何不豁达顺天,笑对老之将至,从容地活出自我?

作者 : 平凡 (芙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