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27 09:00:00  2167187
马盛辉/车民
文艺春秋

有人问我住在哪里。我说《停车场》公寓。

不是公寓的停车场,而是公寓本身的名字就是《停车场》。

因为它确实就是一个停车场。

你买下或租下的,不是楼房单位,而是停车位。情形有点像美国那种露营车公园。

你把车停放在你的车位上。你的车,就是你的房子。你就睡在你的车里。你的所有东西,都在你的车里。当然,你要睡在车顶也可以。每一层,有公用的卫浴间。

那些停车位,看起来有点像集中营的一排排床位。已经有人用“车民”来形容我们这些住在停车场的族群。

“我们这里才是真正的汽车旅馆啊,” 我的车位邻居这么说。

几乎九成都是单身汉。只有车子没有房子的单身汉。很难想像一个家庭要怎么挤在一个停车位的车子里过活。

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例子。某人买下了停车位,却供不起车子,结果就把没有车的停车位当作睡觉的空地。就像那种睡在天桥底下的流浪汉一样。可是他却坚称自己跟他们不一样。“我这个可是排屋啊。” 他甚至把脚车停放在车位上。“我的房子比你们宽敞得多了,” 他说。说的也是。我也有卖掉汽车换脚车的打算。

甚至还有一些在第一天搬来时,把车泊进车位后,就一直没有再开车出去。有点住进医院后就没有再出来的味道……

也有那种每隔几个月或几个星期,就换车位搬家的。

我们都是没有任何隐私的车民。常常隔着两个距离不到三尺的车窗谈天。也常常在别人的车里谈着谈着,不知不觉睡去。有时会梦见国外那种露天的停车场电影院,梦见自己在开篷车内看着一部又一部电影,车前盖满是花生壳……

“全世界的车停着,我们就不需要盖房子了。” 我的车位邻居说。


作者 : 马盛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