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25 08:30:00  2167203
达祖丁.冷静看待爪夷文课题
横眉冷眼

爪夷文课题惹起许多人的怀疑,且有可能成为我们正在进行中的种族和宗教冲突的另一个爆点。如果我们甚至不能冷静地讨论阿拉伯文字介绍的简单问题,我们如何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国家。让我们看看所涉及的各方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通过落实强制学习可能具有“其他恶意议程的爪夷文介绍单元”侵犯了少数群体。另一种观点则是说,学习这种没有人,甚至是马来人本身都没有日常使用的语言,在交流和知识上没有任何收获。另一种观点指出,爪夷文是马来文明建设的一部分,因为它的许多知识和宗教知识都存在于旧文献中。一种更流行的立场或观点是,这将给我们的孩子带来不必要的负担。

针对认为学习爪夷文可能会导致某种“传教”的观点,我不得不安静地微笑以对。实际上,有些马来人认为建筑物、招牌和文字的符号,可以启发人们对精神和宇宙的重大问题的认识。有些建筑师相信,如果有足够的圆顶、拱门和伊斯兰书法,那么世界将会变得伊斯兰!作为写了一篇关于清真寺及其对马来穆斯林社会影响论文的建筑学教授,我可以说建筑无非就是一个背景。只有学习谦卑、同情、极度宽容和理解,才有望到达一条对人类有益的精神道路。

从第二个观点看,马来人确实除了阅读《可兰经》经文外,并没有使用爪夷文。现在,大多数马来人都尊敬爪夷文,因为它是“上苍的文字”的一部分,甚至在不理解单词的情况下阅读《可兰经》都可从中受益。我在清真寺里学习爪夷文,还在那儿学习Muqaddam(一种阿拉伯头衔),并最终在家与我的母亲念完或修毕《可兰经》。

我没有从《可兰经》中学习伊斯兰,因为我从来不理解这些词汇的含义。直到我去美国升学后,我开始认真阅读有关伊斯兰的书籍,并最终阅读了几位学者所翻译和评论的《可兰经》和《圣训》(先知默罕默德的传统)。直到那时我才对宗教有所了解。我读了上千本100%以罗马字母书写的书。没有一本以爪夷文书写。我唯一拥有的印有爪夷文文字的东西就是我亲自用罗马字母签署的结婚证书。作为获取知识,我从爪夷文中没有学到任何东西。

那些认为爪夷文是马来文明的一分部的人,我没什么可说的。我用罗马字母而不是原文爪夷文来阅读诸如《汉都亚传》和《阿都拉传》等马来经典著作。有些我读的是英译版。我从自学马来文学经典作品中学习到了很多。但我的兴趣始终与现在和未来有关。我从不会让自己被过去绑住,无论是传奇故事或学术作品。

关于学习爪夷文将造成负担一说,它直接关系到人们对爪夷文的看法。如果它很重要并且是知识的钥匙,那么它就不会成为一个课题。努力不会致死。做傻事就会。因此,这取决于你所属哪个阵营。

此事的事实是,爪夷文单元在希盟执政前就落实了。如今希盟背上了这个包袱,而他们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是对大马新民主意识的考验。新政府仍处于起步阶段,而公民社会已经习惯于采用激进的方式来达到他们的需求。我认为两者的运气都不好,因为这些冲突已经变得非常个人,不会让任何一方受益。

但是,有一个将从这个希盟政府和公民社会组织之间的冲突中受益。“其他”团队正在对这个未完的连续剧高兴地笑着。当希盟政府和公民社会组织都提出激进的要求和回应时,两者都是失败者,而“另一些人”将获胜。

希盟和公民社会组织必须超越自己,放眼大局,并了解两个重要的基本事项:

首先,我们的孩子接受教育的权利始终是父母和每个社群的权利。必须允许每个社群以自己想要的方式教育他们自己的孩子,而无需接受“他人”的判断。

其次,要建设一个国家,民选政府必须通过参与和有效沟通来了解社会组成部分的基本和基础元素。必须谨慎使用 “批评”或强制措施……希望永远都不要使用。在我小时候和青少年时代,我只有两次受到父亲严厉管教及6次受到我老师的鞭打。我认为这算少了。在抚养我自己的孩子时,我几乎因为采取太多强制措施而犯下错误,并几乎因此失去我的家人。

社群聚集在一起以表达他们的立场,在民主国家中是很自然的事。我们可以很聪明,也可以很愚蠢地发表自己的日常,我们也可能让第三方获胜。我希望希盟政府能够像父母一样,让孩子有发言的权利,并考虑采取让孩子受益的方式,而不是“其他”考量。我的孩子在我与妻子面前说的一番话让我非常伤心,但身为父母,幸运的是,我们采取了积极的行动并最终与我们的孩子和孙子开心相处。我们本来可以采取强硬的方法,但那将让我们孤独地住在我们大房子里,永远无法开心拥抱我们的孙子孙女。

当我们将自己视为一群陌生人时,建立国家是很困难的。但是,如果我们认为我们是一家人,那么我们终将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必须做,因为狼在外头随时准备突袭。

作者 : 达祖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