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25 08:00:00  2167207
刘惟诚.华团大会需排解马来人焦虑
纯粹诚见

今天是圣诞节,而近这两周也是家庭旅游旺季和上班族请长假的高峰期,城中基本上弥漫着一股懒洋洋的节日气息,就算你有上班,估计也是赶聚餐、赶收工。不说不知道,在过去,本地官场有“一到年关,部长大门就关”的惯例,换句话说,内阁部长们包括首相本身,在这个时节,都会陆续放假,跟家人到国外旅游,所以在我当记者的时候,到了此刻就开始进入新闻淡季,各大媒体机构和新闻从业员都会趁着官老爷放假的机会,赶聚会、办尾牙,其乐融融。

当然,这种官场和新闻界的年关盛景,都是好多年以前事,近10年本地政坛的变化太大,所以这种“年关部长大门关”的情景已不复见,新闻基本上也不再有所谓的淡旺季之分,一些部长虽然偶尔还会选择在年关放假,但政坛的变化、议题的无常和权力的脆弱,不会再让记者在年关找不着部长,而越来越变化莫测的官场,也让记者到了年关仍闲不下来。别的先不说,你现在不管是翻开报章,还是刷开脸书,确实会发现政坛并没因为年关而闲着。

至于折腾这一个年关的议题,就是如今越演越烈的爪夷文书法议题。就目前为止,其已经延伸出了一场即将在本周六(28日)进行,并由董教总主催的华团大会,以及隔日由反爪夷文行动小组(SEKAT)举办的全国爪夷文大集会,而首相敦马哈迪、土团党教育局主任莫哈末拉菲克等希盟领袖也已陆续开腔,批评主办方将议题种族化,令民间陷入反对与支持的两极化反应中,伊党瓜拉尼鲁斯国会议员凯鲁丁阿曼等领袖甚至要求警方干预,避免重演雪州百年兴都庙骚乱事件。

其实,当你细看爪夷文事件的发展脉络,会发现到很有意思的是,教育部基本上早已通过各种方式,暗示政府绝对不会改变主意,所以无论是减少页数,还是修正行政通令,这都展现了教育部欲落实政策的决心,其让步但不妥协的态度已很清晰。因此,我不认为一场华团大会就能够打动教育部长马智礼,而副部长张念群,基本上也仅是履行上司马智礼和内阁会议的集体意志,就现实层面来说,我也不认为对着张念群怒吼能够起着什么实际作用。

当然,我不认同这批领袖对华团大会的定位,因为华社确实也拥有召开大会的法定权益和自由,更何况,当一个群体觉得自己受到不公平对待,那进行一场公开的集会可以是凝聚、发声的管道,其有助政府收集华社民意,并借此探索华社在爪夷文议题上的各种忧虑。然而,当政府在这议题上拥有极高的执行意志,那么华团大会就不可能起着说服政府的作用,而马哈迪等领袖的意见在某程度上也代表着一些马来人的焦虑,这些忧虑会让华团大会看起来更像洪水猛兽。

怎么说?尽管董教总和由多元种族精英所组成的反爪夷文行动小组都澄清华团大会并非单一种族的诉求大会,但现在真正的问题并不在于我们如何诠释这场大会,而是该如何使到马来社群愿意相信我们,这场华团大会并不会成为马来同胞所担忧的华人尊严大会,因为不管你喜欢与否,我们必须认识到的是,华人和马来社会在爪夷文事件的理解拥有极大的差异,他们当中很多人并不理解,何以爪夷文会引起华社那么大的反应,而这种不理解是种族文化背景的差异所造成的。

所以,我觉得董教总和国内一些支持、出席华团大会的组织、领袖,都应该在这方面做好针对性的宣传,而且整个过程都必须公开、透明,除了能够在活动前提供三语的资料、背景和议程,在大会进行时能够进行网络直播,并适当地配上马来或英文字幕,让马来社群能够即时理解整个大会的议程、讨论和结论,以达致说服对方理解自己立场的目的,一来,可以避免马来媒体错误诠释,二来,亦可避免有心人士扭曲特定讯息,误导马来社群。

因为我确实见过,有马来同胞会因为身边的华裔同事在讨论一件事时,讲他听不懂的华语而感到躁动不安,我们姑且将心比心,在这方面为他们提供理解我们的方便和管道,而不该只是一味地“展示力量”。对我而言,召开华团大会的最大问题,其实是在于我们在促进马来同胞理解我们的立场和观点时,愿意做多少、走多远,因为我们要知道的是,政府的意志已极难动摇,所以与其将矛头指向教育部,不如将心思放在说服马来社群,以从中排解他们对华社的种种疑虑。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