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28 12:32:10  2182660
非一般的毛孩救星·沙大穆斯林讲师
沙巴特写


身为穆斯林的罗斯里,不顾社会异样眼光,自掏腰包、亲力亲为拯救被人虐待或受伤的流浪狗。
身为穆斯林的罗斯里,不顾社会异样眼光,自掏腰包、亲力亲为拯救被人虐待或受伤的流浪狗。

■专题报导/陈玉思

他是一名虔诚穆斯林,熟悉伊斯兰教的神圣经典《古兰经》和圣训,但他却救过上百只流浪狗,每天晚上固定喂食60只流浪狗猫,每月薪水近80%用在购买狗猫食物和支付医药费,让人忍不住怀疑,他真的是穆斯林吗?

众所周知,伊斯兰信仰中,狗被视为“不洁”(HARAM),以致大多数穆斯林都不喜欢狗、也怕狗,但罗斯里阿巴斯却让人看到不一样的穆斯林,他顶着大太阳、冒着雨,身穿黄色外套四处奔走,不顾社会的异样眼光,拯救被人虐待或受伤的流浪狗。

纠正穆徒厌狗迷思

罗斯里也多次在社交媒体分享救狗过程,用照片文字向穆斯林同胞循循善诱,纠正大家对厌狗的迷思,要善待所有生命包括狗。

出生于山打根,在纳闽长大的罗斯里,70年代跟着家人搬到亚庇,在拉沙中学毕业后,远赴美国南新罕布夏大学深造,获得社会心理学博士学位,目前在沙巴大学担任全职高级讲师。

他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邻居“查理”是他接触的第一只狗,也是他学习关心和爱护动物的开始。

他年轻时跟母亲住在路阳,隔壁华裔邻居跟许多饲主一样,养狗来看守门户,长时候被铁链拴住,主人没有定时喂食;罗斯里看在眼里,对狗狗没有被主人爱护感到同情。

一天放工回家,罗斯里看到狗狗逃出家被车子撞伤,跑到其家里求助,他便拿了家里的猫粮喂它,还为它起名为“查理”,之后“查理”不愿意回家,在母亲默许下,“查理”便成为家庭新成员,跟罗斯里收留的流浪猫一起生活。

他记得母亲当时说:“万物都是上苍创造的,谁也没有权利剥夺任何一个生命。”

罗斯里冒雨从沟渠救出受伤的母狗。
罗斯里冒雨从沟渠救出受伤的母狗。

先知鼓励信徒善待动物

《古兰经》没记载狗不洁

罗斯里下定决心,要靠自己的力量来拯救动物,为了确保自己不会违反先知的教义,也不会违背《古兰经》,他特别深入了解《古兰经》和圣训对狗和动物的诠释与解读。

他发现到,《古兰经》对狗没有特别针对性,也没有说到狗是不洁、污秽的,只是有提到狗的唾液有细菌和病毒,接触过必须进行洗净仪式。

罗斯里说,过去的人是用沙土搓揉和用水消毒,如今市场上有售卖含有泥沙成分的肥皂,可轻易清洗。

他指出,人们对狗与穆斯林存有许多误解,实际上《古兰经》指示穆斯林要善待动物,不要虐待它们,一些故事里,先知穆罕默德也有鼓励穆斯林善待流浪狗。

“《古兰经》中有提到,狗狗在山洞守护人们;也有故事述说,一名罪人曾经用围巾盛水给流浪狗喝,因而得到了真主的宽恕,赦免了他犯下的所有前罪。”

“我不希望人们认为,穆斯林就应该讨厌狗和怕狗,因为无论古兰经或圣训,都没有记载到狗是不洁的,反而是有记录到穆斯林应该救狗,也可以养狗看守门户安全和狩猎。”


罗斯里(中)在拯救受伤流浪狗时,获得两名穆斯林男童帮助,让他非常感动。
罗斯里(中)在拯救受伤流浪狗时,获得两名穆斯林男童帮助,让他非常感动。



每次完成救狗任务,罗斯里都很有满足感。
每次完成救狗任务,罗斯里都很有满足感。


8成薪资购粮食付医费

忙着救狗至今单身

罗斯里在20年前创办了爱心动物拯救队(HEART:HElping Animals Rescue Team),凭着有限的能力,一边工作,一边做“独行侠”动物义工。

他一周工作六天,从早上上班至傍晚6时30分,除了要照顾家里的流浪猫,随时拯救受伤害的狗猫,每天晚上9时至凌晨4时,还固定喂食约60只流浪狗猫,一个人开着车从里卡士去到路阳、新布兰、丹绒亚路、兵南邦与必打丹。

罗斯里透露,每个月收到的大学薪水,有70%至80%是用来购买狗猫粮食和支付医药费。“感谢上苍,这么多年来我还没饿死。”

现年55岁的罗斯里仍单身,他笑言因为有太多“毛孩”要照顾,有时半夜到处喂流浪动物,太累就直接在车里睡觉,所以一直找不到臭味相投的伴侣。

20多年来,他在亚庇及周遭地区救过上百只流浪狗,也被狗咬过好多次,为了要继续救狗,他还注射了狂犬疫苗。

“抓狗要有技巧,尤其是受伤的狗,最重要是绑住它们的嘴巴,才不会被咬到。试过接到投报后,因为来不及带上工具,只好用上班的领带绑住狗的嘴巴。”

罗斯里也不避讳地分享,一次从纳闽返回亚庇,在孟奴卜路上看见一只动物被撞倒,他停下车走前去查看,原来是小山猪被撞死了,立刻把山猪拖到附近森林埋起。

他说,当时也没有顾虑太多,只希望不会有更多车子从它身上碾过,回到家就用肥皂清洗双手。


罗斯里接过最难过的案件之一,是被殴打至头破血流,遭人用麻袋抛弃在垃圾堆的公狗吉米。
罗斯里接过最难过的案件之一,是被殴打至头破血流,遭人用麻袋抛弃在垃圾堆的公狗吉米。
每一只被拯救的流浪狗都获罗斯里起了独特的名字,这只被人用滚水浇淋至皮开肉绽的母狗被名为钻石(Diamond)。
每一只被拯救的流浪狗都获罗斯里起了独特的名字,这只被人用滚水浇淋至皮开肉绽的母狗被名为钻石(Diamond)。
被作为建筑工地“看门犬”的小黑狗JOJO,长时间被绑在户外日晒雨淋,在罗斯里拯救下,终于可以自由行动,不再受限制。
被作为建筑工地“看门犬”的小黑狗JOJO,长时间被绑在户外日晒雨淋,在罗斯里拯救下,终于可以自由行动,不再受限制。


“有灵性懂得回报”

曾获流浪狗保护免灾难

同时,罗斯里相信狗狗是有灵性的,也懂得回报,两年前一天凌晨约2时30分,他在兵南邦哥布萨一个偏僻地区喂食两只流浪狗时,突然一辆四驱车停在其车子后面,开着车头灯照向他和狗。

当时两只狗走向四驱车不断吠叫,令车里两名男子不敢下车,一下子便开车离去,狗狗才返回原处吃东西。“幸好有它们保护我,我才避开了一场灾难。”

“没人有资格批评我”

罗斯里很庆幸,多年来亲人都给予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偶尔也赞助经费,其大哥也有捐献过1000令吉给HEART,让他非常感动。

他透露,救狗和喂狗的过程,曾多次被人批评,因为其做法造成了流浪动物过度繁殖;他也意识到有关问题,因此在自己的经济能力允许范围内,尽量为他所固定喂食的流浪狗进行绝育,才放回原地。

“流浪动物只是要一点食物,我是马来人、又是穆斯林,我关心流浪动物,试问那些批评我的人,你们做得到吗?而且这是我跟上苍之间的事,没人有资格作出批评。”

医药费仰赖各界赞助

由于没有政府资助,他指出HEART拯救动物所需的医药费都依赖社会各界捐助,因此他每一次拯救狗猫之后,都透过社交媒体与报章媒体报导向人们募捐。

“报章媒体和网络上的传播力量,在每次拯救事件都给予很大的帮助,否则我一个人根本没有能力救助流浪动物。”

罗斯里也不厌其烦地将每次拯救行动用千字写出,希望可以通过文字,影响别人、改变别人,提高公众对爱护流浪动物的意识。

“除了要让穆斯林知道,救狗和爱护狗狗没有错,我也要让非穆斯林看到,穆斯林并不讨厌狗。”



罗斯里每次拯救行动后,都用千字写出整个过程,希望可以通过文字提高公众对爱护流浪动物的意识,以及伸出援助捐助医药费。
罗斯里每次拯救行动后,都用千字写出整个过程,希望可以通过文字提高公众对爱护流浪动物的意识,以及伸出援助捐助医药费。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