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30 15:03:24  2183496
东京奥运来了(系列二)·志愿者,定成败
体育封面

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障奥运会场馆志愿者制服。
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障奥运会场馆志愿者制服。


专题报道/摄影:李锦财

志愿者,对于一项大型综合型运动会的成败,起着非常关键的因素。

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志愿者代表中岛诚之指出,这次赛会志愿者年龄大部份是40至60岁,这究竟是为什么?

《星洲体育》受邀参加2019年的JENESYS日本及大马体育交换计划,有幸造访一些奥运会场馆,可惜只能从外围参观;另外也获得机会与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志愿者代表,也是日本外语专校教授的中岛诚之先生交流。

中岛诚之在1998年曾当过长野残奥会志愿者,也曾在日本举办的众多大赛当志愿者,如今总算如愿以偿,在明年成为东京奥运会志愿者。

志愿者偏老的迷思

中岛不仅分享志愿者的种种讯息,也分享了明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筹办过程、日本在赛会期间可能面对的难题及选手村的资讯。

中岛诚之透露,日本奥组委会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障奥运会启用的志愿者年龄偏高,这不禁让人好奇。

东京机场所出售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POLO恤。
东京机场所出售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POLO恤。


40岁以上志愿者占60%

他解释:“大部份的志愿者是40至60岁,而我们没有召入更多年轻人的原因是,一来他们不感兴趣,忙于自己的学业和工作;二来40至50岁人士比年轻人更了解奥运会和残奥会的意义,他们知道会有特别的体验,为此感到兴奋和期待。”

据悉,40至60岁的志愿者占60%,其他的都是30或20岁以下。

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障奥运会外围志愿者制服。
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障奥运会外围志愿者制服。


创史上最多志愿者纪录

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将创下此赛事史上最多的11万名志愿者,中岛表示:“志愿者被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驻守场馆的(field cast),共8万人,而另一种是驻守外围的(city cast),共3万人。field cast志愿者顾名思义就是在各场馆提供协助,city cast则是在机场、地铁站和其他有关联的地点提供协助。”

天灾人祸冷不防
组委会不容过度乐观

安全,一直是各大体育盛事最受关注的课题。中岛诚之分析东奥会和残奥会可能会遇到的问题,且种类繁多。

他说:“目前东京奥运的准备基本已完成95%,日本奥理会很有信心一切将准备就绪,明年4月所有志愿者都会参加一个工作坊,主要是为了熟悉各自驻守的场馆,所以所有场馆的翻修都会在4月前结束。”

他介绍,现在某些场馆已开始进行测试赛,如钩球、射击、击剑、公路脚车、划舟、铁人三项和跆拳道等,而在奥运会展开前,所有场馆都必须完成测试赛,因此时间相当紧迫的。一些测试赛则将在明年1月进行,而部份志愿者也会开始被安排驻守一些场馆,以测试整个工作流程。

中岛诚之在接受《星洲体育》的专访时,分享了明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筹办过程、可能面对的一些难题及选手村的资讯。
中岛诚之在接受《星洲体育》的专访时,分享了明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筹办过程、可能面对的一些难题及选手村的资讯。


马拉松更换地点引发疑问

中岛诚之话锋一转,“我认为,日本奥组委会太乐观了,虽然在准备场馆方面完全没有问题,但在与代表团、观众和志愿者协调这方面却不容易。原本,马拉松和竞走是在东京举行,但由于国际奥委会担心天气太热,因此这两个项目最终改为在北海道札幌市举行。”

在今年10月多哈世锦赛,部份马拉松选手因天气太热的原因无法完赛,因此国际奥委会难免担心天气问题。

“但是更换场地后也衍生出其他问题,比如交通问题,毕竟那里的交通设施不像东京那么发达,此外北海道需要召集志愿者、场地条件是否达标、住宿是否足够等也需要考虑。”

东京机场已开始出售2020年的周边商品。
东京机场已开始出售2020年的周边商品。


铁人三项河流水质出问题

此外,他表示东京的一些场地也出现问题:“其中之一就是用以举办铁人三项的河流水质糟糕。在今夏,日本奥理会为残奥会的铁人三项进行了测试赛,结果游泳项目因水质问题被取消,这必须在明夏奥运前解决。”

中岛还指出,日本奥委会需要为天灾和恐怖袭击等不定因素做好准备。

需做好天灾恐怖袭击防备

“就恐怖袭击这一点,我们必须灌输志愿者正确思维,日本人普遍不关心恐怖袭击的事件,因此没有很深的了解,他们或许会误解恐怖袭击活动就是与伊斯兰教徒挂钩,但这其实无关种族和宗教,而是有关理念、身份、人格和思想的问题。”

“在明年的工作坊,志愿者们将学习当发生意外状况时,如何在场馆内有效的疏散人群。另外,志愿者在一般工作坊将学习所有相关奥运及残奥会的背景与知识。”

公共交通面临空前拥挤状况
东奥预计近千万人乘搭地铁

虽然日本公共交通先进,但中岛表示还是有突发状况发生的可能性。

东京地铁系统以其清洁和高效闻名,但近日一项研究指出,2020年奥运会期间大量涌入的游客可能会导致东京地铁系统瘫痪。

中央大学的田口教授利用模型模拟了奥运会期间乘客流动情况,预计整个东京圈届时除了800万本地人外,还将有约130万名游客需要经常乘坐地铁。

最严重的拥塞可能发生在邻近奥运会场馆的车站,而主要转运站和关键线路可能因乘客人数将增加10至20%而瘫痪。

东京已逐渐散发奥运氛围,图为一家商场的入口处贴有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海报。
东京已逐渐散发奥运氛围,图为一家商场的入口处贴有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海报。


奥委会推‘运输需求管理’计划

对于交通问题,东京奥委会官方告诉媒体,他们一直在研究如何保持交通顺畅的措施,但目前还没有最终计划。因此,奥委会打算进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运输需求管理’,但这项计划需要企业合作,而这将影响到企业的利益,并非简单的任务。

因此,中岛教授呼吁志愿者们必须做好准备,他说:“若是地铁系统出现意外暂停运作或其他突发情况发生,志愿者们能否明确的指导游客利用另一种交通、方式或路线前往场馆或目的地,这对city cast将是一大挑战,所以志愿者的质量也是关键。”

克服语言沟通问题
日本研发“秘密武器”

再次回到志愿者的话题后,中岛教授表示志愿者们将遇到最大的难题是语言。

他说:“日本在9月至11月期间举办橄榄球世界杯,而举办此赛事的其中一个目的是为了模拟奥运和残奥会的情况,如测试交通、志愿者及场地等各方面流程。而在橄榄球世界杯期间,确实出现不少问题,其中一个就是沟通。很多志愿者其实都不谙英语,所以他们在与一些游客沟通出现了不少问题,其中之一就是不能指导他们前往赛场。”

为了解决志愿者与一众代表团和游客的语言的问题,日本研发了翻译器,据悉这个器材能翻译多达70种语言,图为样本。
为了解决志愿者与一众代表团和游客的语言的问题,日本研发了翻译器,据悉这个器材能翻译多达70种语言,图为样本。


仅2万名场馆志愿者懂外语

“在奥运会除了英语,还会出现华语、法语、德语和西班牙语等各国语言,所以我们在召集志愿者时,会优先选择通晓外语者,但像是一些比较少人用的语言,我们就找不到通晓的志愿者。在8万名field cast中,只有2万人懂得外语。”

为了解决沟通问题,中岛教授表示日本研发了翻译器,他说:“志愿者在奥运期间会被分发手持的翻译器,这个器材能翻译多达70种语言。在橄榄球世界杯时,翻译器已开始使用,以进行测试,而据说效果非常棒。”

恐出现翻译器严缺问题

“不过,要生产这样的翻译器需要很多的资金,所以或许各小组的志愿者首领才会得到,但实际的情况要到接近奥运会时才知道。语言不通的情况必须在赛会期间得到改善,因为橄榄球世界杯只有一个场地,但奥运会和残奥会却有很多场地,面对的问题也将更大。”

除了翻译器,一款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研发的新型工具可将日语即时翻译成三种不同的语言。这款由松下公司研发的扩音器可将使用者说的日语翻译成英语,韩语或者华语。

这个研发是因为预计外国游客将大幅增加,媒体称之为“日本的秘密武器”。同时,这个扩音器也可以在发生灾害等紧急情况时起到作用,此前日本已借由救援人员在演习过程中通过扩音器询问是否有遇难者受伤。

据悉扩音器也将设在机场、繁忙的公共交通系统等领域使用。

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官方T恤印有动漫人物,设计非常特别。
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官方T恤印有动漫人物,设计非常特别。


部分志愿者缺乏使命感

此外,中岛教授也担心志愿者对不同国家人士的偏见及观念会引起问题,他说:“虽然日本被视为先进国,在各个领域都处于领先,人民也受到很高的教育,但我认为其实日本人的思想却不够进步,大部份都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因此,我认为志愿者不该对任何一个国家有偏见,譬如志愿者不能只想着要被指派负责美国、加拿大、英格兰、德国等大国,当被指派负责小国时却不是滋味,这样的心态绝对要不得。”

“志愿者也不能嫌弃被指派负责没有争金机会的国家,毕竟只要能参加奥运会的选手,实力都是顶尖的,我们要做的是不带偏见的给予所有人支持。”

橄榄球世界杯变卖志愿者衣

中岛教授还透露,担心部份志愿者不了解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因为这样的情况在橄榄球世界杯时出现,某些志愿者竟通过出售志愿者制服来牟利。

他说:“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觉得这样的行为真的很不好。因此,我想呼吁所有志愿者不要再那样做,我们必须为自己的身分感到自豪,并意识到我们的职责。”

向世人展现待客之道

不管怎样,中岛教授还是对明年的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能顺利展开和结束感到有信心,他甚至还分享日本与其他国家身为东道主时的不同之处。

他说:“我觉得东京奥运特别之处是,我们会向外国人展现日本的待客之道,我们也会从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中学习。”

“对于奥运会和残奥会,日本民众还是出现两种声音,一部份人支持、另一部份人则反对,认为国家不应该花费那么多钱举办这两个赛会,而且他们也对税务提升感到不满。不过,我们今年也举办了橄榄球世界杯,起初也是有很多民众反对,但随着比赛的深入,所有人却参与其中,我认为日本人是比较慢热。”

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选手村鸟瞰图。
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选手村鸟瞰图。


三面环海景色宜人
五星级选手村史上首见

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选手村位于东京湾岸晴海地区,基地三面环海,选手们在激烈的赛事后可欣赏东京湾美丽景致。白天有绿意和海景、傍晚夕阳余晖染红海湾,夜晚还有繁华夜景,东京的繁华模样将深深刻印在选手的脑海里,还能看见彩虹大桥、东京铁塔和台场等景点,这样五星级的选手村,还是史上头一次。

选手村是在2017年开始建造,而这块地之前是仓库。目前,选手村还在兴建,但整体的架构近完成。

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选手村,在奥运会和残奥会结束后,选手村将会被改建为一个新的住宅社区。
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选手村,在奥运会和残奥会结束后,选手村将会被改建为一个新的住宅社区。


打造独特街景与文化建筑

选手村有21栋选手宿舍,而全案建筑设计由25位设计师操刀,以官民合作方式订制设计方针,让每位设计师依据设计方针打造井然有序又具独特风格的街景,建筑外观也融入日本传统文化要素。

而赛事结束后,选手村将会被改建为一个新的住宅社区,届时会有一栋商业设施和23栋(约14至18层楼高)住宅大楼,当中预计有5600户公寓及能够容纳1万2000人,每个单位的价格是1百万美元(约4百万令吉)。

预告:羽毛球,是大马人最关注的奥运会项目。而随着日本羽球队近年的强势崛起,明年自然也是东京奥运会备受当地民众关注的项目。然而,这与日本和大马之间,又有什么密切的关系呢?

日本政府为选手村建设观望台,以在奥运会及残奥会结束后将选手村作为住宅社区出售时,买家们能通过观望台俯瞰住宅区周边的景色。
日本政府为选手村建设观望台,以在奥运会及残奥会结束后将选手村作为住宅社区出售时,买家们能通过观望台俯瞰住宅区周边的景色。


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选手村位于东京湾岸晴海地区,基地三面环海,选手们在激烈的赛事后可欣赏东京湾美丽景致。
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选手村位于东京湾岸晴海地区,基地三面环海,选手们在激烈的赛事后可欣赏东京湾美丽景致。


东京部份出租车的车身印有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标志。
东京部份出租车的车身印有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标志。


一款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研发的新型工具可以将日语实时翻译成三种不同的语言。
一款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研发的新型工具可以将日语实时翻译成三种不同的语言。


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选手村,如图所见仍在完成最后阶段的建设。
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选手村,如图所见仍在完成最后阶段的建设。


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官方帽子,设计仍然以动漫角色为主。
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官方帽子,设计仍然以动漫角色为主。


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钥匙圈和开瓶器。
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钥匙圈和开瓶器。


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官方杯子。
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官方杯子。


作者 : 李锦财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3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