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09 19:00:00  2191905
团圆/梁桂香(话望生)
星云



多年以前,年除夕的团圆饭,是家里的年度盛事,由妈妈一手包办,丰富美味的年菜,在慢慢精湛的厨艺之下,一一上桌——酸甜排骨、清蒸鲳鱼、红烧大虾……一家六口,一张大圆桌,满桌的佳肴,一家人有说有笑,吃得满心欢喜,仿佛给旧岁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近年来,妹妹远嫁,嫂子离去,双亲相继去世,家庭成员一减再减。纵然人数再少,团圆饭也得吃,由于家里只有我一个女人,做饭这项任务,就落在我身上。即使持素,也得硬着头皮挥刀斩白切鸡、砍烤鸭、切烧肉;即使厨艺生涩,也煮了一道什锦菜和一盅味道不怎么样的素佛跳墙。

一番功夫后,终于把年菜一一端上桌。“吃饭啰……”我对大哥、二哥和两个侄女发出邀请。3个单身的成人和两个单亲的小孩,一张大圆桌,坐得稀稀落落,失落感如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然而,我却无暇安抚自己的情绪,而是忙着夹菜喂食,哄两个年幼的侄女吃饭。

看见对面与隔壁的邻居,吃团圆饭时,老老少少,数十位成员齐聚一堂,欢欢喜喜,热热闹闹庆团圆,我努力地安慰惆怅的自己,幸福不能做比较。

我们不放弃团圆,团圆就不会离弃我们。

作者 : 梁桂香(话望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