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07 08:00:00  2192063
黄振威.展望繁荣
言路

我们曾经对未来有一个愿景,但现在我们到了未来,却似乎仍然停留在过去。

我们已经到了2020年,这是下一个10年的曙光。但是,我们仍然接受关于种族和宗教无止境的叙事,就好像我们不曾前进。

大马独立60年后,我们仍然对种族盲目的迷恋中,这无补于事,只是浪费了我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当我们失去理智,并因此失败时,一些政治人物和自称是社群的捍卫者便诉诸偏执的方式。

当然,那些最不道德的人会告诉我们的公民,如果他们感到不满,就应该离开这个国家,尽管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其中一些人很轻易地忽略了他们的祖先与其他人一样在几乎相同的时间来到马来亚。

如果大马现在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而我们却无法实现更高的收入水平,那就是过去40多年来我们的经济运作方式没有发生变化。

中等收入陷阱概念是指低收入转向中等收入经济的过渡。

我们不能实现成为先进国家的2020年宏愿目标,该宏愿的建筑师敦马哈迪将失败归咎于他的继任者。

如今,希盟政府——也是由马哈迪领导——发表了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当然,我们能否实现这一目标还有待观察。

但是,以我们前进的速度,很难忽略的是希望的声音好像已经消失。

实际上,2020年宏愿一开始掀起了更大的期待和乐观,但现在似乎缺乏目标和领导力。

如果大马正面临中等收入陷阱,那么我们也将陷入政治地位陷阱,因为我们让种族和宗教强硬派掌舵这个国家,而这个国家正航向不知处。

未当选的宗教活跃人士似乎比许多当选的代表大胆地发言,他们似乎满足于让这些边缘人物登上头条新闻。

在数码时代,社交媒体提高了分贝,而其粉丝为支持这些鹰派而发表的评论变得更加煽动和让人不安。

人们很难摆脱这种痛苦的感觉,因为政府害怕限制他们,从而允许他们继续下去。

我们的希盟领袖,尤其是那些来自土团党的,似乎缺乏担任中间人的意愿,更糟糕的是,他们试图与大打种族和宗教牌的人竞争。

尽管这些政治上的恶作剧可能会增加国内影响力,但对大马没有任何帮助,因为许多人将其视为无法让我们振作起来的一部分。

他们看到了泰国、越南和印尼的活力和创新,并希望分一杯羹。但是任何去过这三个东盟国家城市的人都会明白为什么他们可以把故事更好地推销给投资者。

说白了——他们告诉投资者忘了大马,他们强调了我们毫无希望的政治心态和行动,而且还是周期性的出现。

如果我们相信一群坐在轮椅上的退休共产党员会因为一场看起来更像是他们的饯别宴的聚会而威胁国家安全?

甚至是在中国和越南这些共产主义国家——这些国家与大马有著良好的外交关系——也已经接受了资本主义,这与其他建立自由市场的国家不同。共产主义国家唯一的不同就是他们的政治结构,如此罢了。

而且,我们仍然听到一些心胸狭隘的沙文主义者呼吁关闭多元流学校,声称他们是分裂的根源。

我们分裂的原因不是这些学校(这些学校还产生了很多杰出的人才),而是那些人的偏执和极端。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那些位高权重的人来说,站出来大声反对这些暴君显得尤为重要。

在11月,新加坡启动了国家人工智能战略,其三大目标是确保新加坡成为开发、测试、部署和拓展人工智能解决方案,以及学习如何运用和管理人工智能影响的全球枢纽。

中国的学校已经开始重视编码、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教学,以培养出最好的工程师和数码专才。

但我们的学校制度继续受到政治、宗教和语言的压迫。

就一会儿,我们能否问问自己,为什么我们在如此多的多余问题上如此专注和激动,而这些问题还无助于让大马成为先进国家?

这毕竟是一个小世界,到了2020年,世界将变得越来越具包容,且在文化上更加开放和充满活力。但是,如果我们继续保持现状,我们将处于国家进步的最低层。

作者 : 黄振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