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20 18:00:00  2192308
【爱长在】妈妈教会我的事:郑文安/孩子安排学习生活新技能,老年生活有滋有味
优质生活

●妈妈:杨亚凤 70岁         ●儿子:郑文安 46岁

妈妈教会我的事:“天底下没有称心如意的事,和老人家相处别要求他按照自己的方式过日子,懂得取舍,相处起来较舒坦。”


3620SWY20201712838495637.jpeg


也许,很多人认为当父母老了,离乡背井在外打拼的孩子回到父母身边给予陪伴与照顾,是最理想的计划。然而,理想归理想,现实归现实,现实中,往往伴随着身不由己。

我是家中唯一的儿子,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姐姐是“肾友”,得长期洗肾且无法工作,双亲退休后,我成了家中主要的经济支援者,而爸爸成了姐姐的照顾者,需要负责载送姐姐到医院去。

为了赚更多钱,我在10年前离开槟城到新加坡工作,10年过去了,开始思考与规划往后的人生时,我知道未来的10年我都会继续在新加坡生活,考虑到随着年纪增长,我能够陪伴与照顾年迈的父母的日子不多,于是,我在新加坡买了一间政府组屋后,开始安排妈妈过来住。

妈妈在30年前症诊为“糖友”,可她因为对糖尿病缺乏认知,所以,饮食与生活习惯没有改变,以致两年前开始注射胰岛素来控制血糖。那些年,我只能在电话上嘱咐她注意饮食,平日多活动,却无法确保她是否有执行。

买了房子后,我没有直接把妈妈接过来长期居住在新加坡,毕竟,她大半辈子都在槟城生活,要离开熟悉的地方难免会抗拒。而且,她不想和爸爸长期分隔两地,于是,我安排她每次来新加坡逗留两个月左右,然后回槟城住两个月后,两地如此交替着居住,我和妈妈相处的时间,从过去仅能在新年期间回乡的三四天,变成了半年。

妈妈来新加坡居住时,我上网找与糖尿病相关的资讯给她看,让她知道糖尿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并发症。了解到有多严重后,她慢慢改变生活习惯,如不再吃一大碗白米饭,接着以糙米替代白米饭,再养成饭后散步、运动的习惯。

陪妈妈一起改变生活习惯

当然,良好生活习惯我得与她一起培养起来,若要她减少食量,我自己就不能大快朵颐;晚饭后,我会陪她到楼下公园散步,并教她善用公园的运动设备来加强肌肉,毕竟,老年人因年龄增长而造成肌肉量减少,容易造成四肢无力、平衡变差而跌倒风险高。

慢慢地,她发现在良好饮食与生活习惯下血糖指数下降了,同时患有心血管疾病的她还说在新加坡时,不曾出现心绞痛,因而心情大好,回到槟城后,还会很高兴的问“什么时候再去新加坡?”

很多老人家最怕离乡后交不到朋友,以致成日只能关在屋子里无聊度日。为此,我让妈妈做家乡菜请邻居过来吃,而邻居做菜时也会请我们去品尝,久而久之便建立起社交圈子,还结伴郊游。

妈妈每天都会做午饭和晚饭,她早上醒来祷告、唱圣歌后就料理阳台的植物,接着就到楼下小超市买菜回来做饭。同样的路走多了,就和在大排档工作的安娣熟络起来,饭做好后,她就过去替人家边挑叶剔菜边“打牙骹”。

我上班时,妈妈一个人在家,为确保她安全,我每天都打两次电话给她。可她有重听,经常没接电话,还记得第一次发生时,我心急如焚,担心她跌倒爬不起来,刚好住在附近一位有我家备钥匙的好友休假,就请他去探个究竟时,才发现妈妈原来开着YouTube唱歌而听不到手机响。此后,我在家安装了可对话的摄像机,并告诉她这不是要侵犯隐私,而是担心她独自在家时,万一跌倒的话没及时被发现。


爸爸为了照顾姊姊没能和妈妈到新加坡小住。所以,我尽量安排双亲一起出国旅行,前提是,要找到人载送姊姊去洗肾。
爸爸为了照顾姊姊没能和妈妈到新加坡小住。所以,我尽量安排双亲一起出国旅行,前提是,要找到人载送姊姊去洗肾。




个人资料带上身

基于新加坡组屋看上去相同,一开始时我担心她外出后认不出哪一栋楼回家,所以将我的名字、电话和地址写在小卡上让她带在身上,万一迷路了,也可以找路人帮忙。

所谓陪伴或照顾,不是看着她或处处保护她,让她什么都不做、不出门就安全,而是赋予她新功能,让她知道自己有能力做到不曾接触的新事物。所以,我和她出门时训练她记住特殊建筑、到站招牌或在第几站下车,好让她日后可以一个人搭公交车出门,以及教她使用智能电话记录每天走了多少步、如何连接网络看电视等等,如此一来,还可以延缓大脑的衰老过程。

随着和妈妈相处的日子多了,彼此的回忆与乐趣也跟着增加。妈妈想学英文,饭后没去散步的日子,我教她英文单词,有一次,作业簿上画了一朵玫瑰花,我教她背“f-l-o-w-e-r”,她念了6个英文字母,却发出“rose”的读音,我大笑起来,原来,妈妈知道玫瑰花的英文是“肉丝”。

再说,有妈妈在的日子,我每天下班后,推开门就嗅到住家饭菜香,而餐桌旁,还有妈妈陪我吃晚饭。

作者 : 报道:本刊特约 李秀华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20


广告

其他新闻
【爱长在】萧婷文/来杯照顾咖啡,休息后再出发!提供长照资讯的台湾咖啡馆
【爱长在】妈妈教会我的事——May 子/历经至亲生老病死生命才有深度,陪爸妈变老是福气
【爱长在】萧婷文/中年照顾者,如何预备自己的“老后人生”
【爱长在】妈妈教会我的事——王振成/照顾陪伴母亲走到终点是最好的道别
【爱长在】第五堂:节哀顺变真的能够节哀吗?谈丧亲陪伴
【爱长在】妈妈教会我的事:黄玲玲/照顾老小孩不嫌烦,母女一起寻乐子
【爱长在】萧婷文/送去安养院是不孝吗?绝不能忽视的照顾B计划
【爱长在】萧婷文/不想被長照,快點“動起來”
【爱长在】第四堂课/自杀防治:“其实,我想活著”
【爱长在】面对死亡为了好好活
【爱长在】第三堂课:向死而生,哲学家开的『救命』药方
【爱长在】萧婷文/当另一半先离开,长辈要如何“了无牵挂”?
【爱长在】自杀防治04·完:自杀念头随时袭击,24小时支援很重要
【爱长在】萧婷文/看医生前要做这些功课,医病关系和谐病情好得更快
【爱长在】自杀防治03:想自杀!等一等 求助,才能获得帮助
【爱长在】萧婷文/全龄居家住宅的温暖营造 民众更想贴近辅具
【爱长在】自杀防治02:自杀前“你说我听”
【爱长在】自杀防治01:自杀,真的没有“凶手”吗?
【爱长在】第二堂课:华人民俗传统中的生命教育——浅谈儒家丧礼的价值观
【爱长在】萧婷文/灵活选用生活辅具 维持最后的尊严与快乐
【爱长在】李秀华/第一堂课:殡葬产业的美丽与哀愁
【爱长在】萧婷文/探索心灵、创作人生——为老人家疗心
【爱长在】家有特殊儿03:滋养好情绪,才有照顾能力
【爱长在】萧婷文/“自立支援”逆转退化?家属请放手,长辈能够自己来
【爱长在】家有特殊儿02:手足之难
【爱长在】萧婷文/关注长辈重听——跌倒、忧郁、失智症可能报到
【爱长在】家有特殊儿01:夫妻同心扫除障碍
【爱长在】萧婷文/如果他真的将不久于人世,要告知还是隐瞒?
【爱长在】参展书写释怀面对,告诉大家我的心碎事
【爱长在】叶福成:礼仪师助完善打点丧礼,人生终点送行者
【爱长在】萧婷文/生命没有最美好的临终方式 安宁是“善生”、“善别”
【爱长在】姑息治疗,长期助病人减痛苦
【爱长在】白衣天使(二之一)/謝金盈整修遺容,也修復了往生者尊嚴
【爱长在】曾文豪:病榻前照顾修复关系——父爱余温,永存
【爱长在】和孩子说老病死系列(四之三)李秀华/死亡课题不讳言,别把悲伤留给孩子
【爱长在】和孩子说老病死系列(四之四。完)李秀华/为善伸出爱小手
【爱长在】和孩子说老病死系列(四之二)/有知情权·疏导情绪,别怕跟孩子谈病与死
【爱长在】和孩子说老病死系列(四之一)李秀华/女儿病逝前对黄诗喻说:有你做我的妈妈,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生命教育,贯穿人一生的教育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