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08 08:20:00  2192654
刘惟诚.我们在追求什么宏愿
纯粹诚见

宏愿这个东西,对很多70、80后来说,是一个相当具时代感的印记,而我们一般都有一种“2020年宏愿”的回忆和默契。换句话说,就是当这段年龄层的人听到有人在讲“wawasan”,他们的脑海很快就会浮现“2020”。对的,2020年宏愿,这组口号就好像对联那么自然、押韵,就算现在已经过了29年,但它仍深深烙印在我们的回忆之中,我甚至可以评价说,这是大马建国史上,少数跨时代,而且还这么深入民心的宏愿蓝图。

当然,之后的故事我们都已经知道,就是这个宏愿蓝图所拟定的目标,已被时间证明无法落实,就连设计师本人,即首相敦马哈迪也坦承,政府还需10年时间,而2020年宏愿,就自此被民众评价成失败的计划。然而,对我而言,这套宏愿蓝图,其实算不上失败,因为如果你经历过1990年代初,即2020年宏愿刚刚推出之时,你会记得当时国人的趋之若骛,而那股全民沸腾的景象,是你现在绝对不可能感受到的。

这个宏愿的优越之处,在于刻画了当时国家所面对的挑战,以及欲达成先进国的目标和策略,思路清晰、理念简明,而且执行不扭捏,比方说,1996年为配合2020年宏愿而推行的多媒体超级走廊(MSC),就让我们见证了双峰塔、雪邦国际机场、布城和赛城的拔地而起,而我国在当时也发射了建国史上首颗通讯卫星MEASAT-1;此外,还有一些间接被宏愿蓝图影响而出台的举措,比如承办1998年共和联邦运动会、吉隆坡轻快铁计划等。

这一系列的工程和项目,都看在国人眼里,而如火如荼的发展和推动,令当时绝大部分的人都相信我们是能达到2020年宏愿的。当时各族国人在宏愿计划中,以发展作为共同语言,拥有极高的士气与信心,虽然之后有人批评宏愿计划过于急促,导致我国养成“负债发展”的劣习,而这段时间亦出现各种极具争议的政策,但我们还是无法否定其贡献,因为宏愿计划成功提振了国人在90年代要与欧美先进国平起平坐的意志和士气,并让我们位列亚洲四小虎。

当然,2020年宏愿的最终成果,是令人失望的,但我不会说它失败,因为我们曾经一度凭借这个愿景,在90年代取得卓越的发展,以及力争上游的信心与士气。因此,在踏入2020年之前,我曾经一度对政府能够再次提出类似,并能够提振民间信心和士气的策略而怀有期待,因为我知道,能不能达致目标是其次,这个国家的人民目前的士气极度低落,我们需要再寻找类似宏愿计划般的共同语言,来提振信心。

然而,政府去年虽然尝试复制宏愿计划,即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来重新为宏愿发展寻找定位,但国人却对这项愿景没有太大反应,而默迪卡民调中心近期所发布的调查结果,也充分显示了2020年宏愿是无法被复制的,因为大部分受访者至今仍对国家未来的经济前景感觉迷茫,当中更有超过6成认为国家目前已走错方向。显然,人们似乎无法忘记过去一年混乱的政局和极端的议题,而政治人物和民间的共同语言,已从29年前的发展转移到了种族和宗教。

重视种族和宗教的政治大环境,让任何新的宏愿计划看起来可笑,因为我从来没有听过一个花大部分时间和精力去争论种族和宗教议题的国家和人民,能够顺利实现经济发展的,因为这是需要更多时间去经营的,而选民支持率向来都是鸡和鸡蛋的问题,你花了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通过种族、宗教议题顺利争取到一些支持率,但只要人们对未来依旧无望,大选来了你还是依然会被选民唾弃,至于选民,也是一样,花时间和精力去争辩族群和宗教议题,并没有会让你看起来更好。

就算你在族群和宗教议题中争赢了,但国家发展依旧面对瓶颈、中等收入陷阱依旧无法解套、内需经济依旧低迷,这些最后都会反映在你的生计之中,而这将让你输掉全部。然而,当下的环境却是相反的,人们士气低迷,但部分却越来越热衷种族和宗教辩题,甚至还闻鸡起舞。政府有意重振旗鼓,但种族和宗教仍是他们最关注的核心议题,这让我不禁在想,我们究竟打算在新的一年追求什么宏愿?种族宗教宏愿?还是国家发展宏愿?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