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10 16:52:00  2198943
三代延续传统习俗·华巫通婚过年吃团圆饭
大柔佛

陈秀英(坐者右一)的4名儿女都是接受华文教育。
陈秀英(坐者右一)的4名儿女都是接受华文教育。

嫁入巫裔家庭仍不忘华族的习俗文化,麻坡3户华巫通婚家庭每逢农历新年,坚持祖孙三代必须回家过年,保留过年吃团圆饭的传统习俗。

农历新年就快到来,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特别访问3名华裔妇女,虽然她们已跟随夫家信奉伊斯兰,但却从未遗弃自己身为华族的根,而且希望自己的子孙也能了解华族文化,延续重要的文化传统。

皈依伊斯兰近40年

她们都已皈依伊斯兰将近40年,与许多乡区的华裔家庭一样,她们的子女都在外地发展,留下家中两老,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回到家中团聚。来到农历新年,她们都期望家中洋溢着一家大小团聚的温馨气氛。

她们认为,孩子无论在外多么忙碌,除夕吃团圆饭的习俗绝不能错过,因此每年的这个时候,都坚持漂泊在外的子孙必须回家团聚,同时也会烹煮她们本身的拿手家乡菜给家人品尝。

陈秀英:每年都庆祝华人节庆

陈秀英(坐者左起)、郑月珠、廖文清及陈浩祥(站者)叙述每年农历新年华巫通婚家庭过节的情景。
陈秀英(坐者左起)、郑月珠、廖文清及陈浩祥(站者)叙述每年农历新年华巫通婚家庭过节的情景。

来自丹绒亚葛斯的陈秀英(61岁),与丈夫育有二男二女,而4名子女从小就接受华文教育,不只是在华小就读,升上中学也都有报考华文科。

她说,在家中,子女互相交谈时还是以华语为主,与夫家亲戚交谈才会用马来语,因此完全没有语言的隔阂;目前,她仅有幼儿还在吉隆坡念书,其他3名儿女都在新山各自成家,并为她和丈夫诞下5位内外孙。

“在34年前皈依伊斯兰后,家中依然每年庆祝华人节庆,包括中秋节吃月饼、端午节裹粽子及冬至吃汤圆,不同的只是全部料理都是采用清真食材。”

她说,孩子长大出外工作及组织家庭后,每逢农历新年都会带着媳妇和孙子回来,依据华人传统在中午一家在餐桌上吃团圆饭。

她指出,每到除夕那天,都是她亲自下厨,烹煮华人菜肴给子孙品尝,团圆饭过后她与丈夫也会派红包给子孙。

廖文清:孩子都会除夕回家相聚

廖文清(后排右二)始终坚持孩子及孙子须在农历新年回家过节。
廖文清(后排右二)始终坚持孩子及孙子须在农历新年回家过节。

来自峇加利亚的廖文清(73岁)指出,她与丈夫育有6名孩子,每逢除夕孩子们都会回到麻坡老家相聚,并且带上19名孙子,因此新年期间家里非常热闹。

她说,每逢农历新年,孩子及孙子们都会协助把家里布置一番,同时也会提前购买年饼及年柑,等候亲朋戚友来拜年。

她续说,在大年初一,她会如往年般到新山大哥家与兄弟姐妹相聚,而陪同她与丈夫的孩子及孙子肯定不会少于4辆车。

她指出,孩子们从小接受华文教育,到了下一代,孙子大部分都是在华小就读,他们对谈和沟通的语言依旧是以华语为主。

郑月珠:带孩子孙子回娘家拜年

郑月珠(坐者左一)的儿女都在外工作,只有每年节庆才回家团聚。
郑月珠(坐者左一)的儿女都在外工作,只有每年节庆才回家团聚。

来自丹绒亚葛斯的郑月珠(65岁)指出,她与丈夫育有5男1女,平时孩子都是在外工作,只有节庆时才回家团聚。

她说,他们和其他华裔家庭一样,会在除夕夜和家人共进晚餐,大年初一早上也会带着孩子及孙子回到娘家,与她的兄弟姐妹相聚。

陈浩祥:麻华裔穆斯林办除夕聚会

每年除夕晚上,麻坡的华裔穆斯林都会聚在一起吃团圆饭,联络情谊。(档案照)
每年除夕晚上,麻坡的华裔穆斯林都会聚在一起吃团圆饭,联络情谊。(档案照)

麻坡华裔穆斯林协会主席陈浩祥指出,麻坡华裔穆斯林庆祝农历新年的方式,与其他华裔家庭一样,年除夕都会在各自家中吃团圆饭。

他说,协会每年除夕晚上也会在餐厅举办聚会,年长的华裔穆斯林会在一起吃团圆饭,过后捞生及派红包给晚辈。

他指出:“在现今社会,家庭成员都是聚少离多,因此华人节庆更应该要珍惜机会多些联系,年轻人必须回家与家人团聚。”

他也说,除了除夕晚为会员举办团圆饭派红包外,协会在新年期间也会开放门户,广邀穆斯林及非穆斯林来参与,让民众更了解协会的运作,加强各族之间的和睦。

陈浩祥:麻坡华裔穆斯林协会每年除夕夜都有吃团圆饭的习俗。
陈浩祥:麻坡华裔穆斯林协会每年除夕夜都有吃团圆饭的习俗。
华裔穆斯林在庆祝农历新年时也会准备捞生食材,祝愿新的一年事事如意。(档案照)
华裔穆斯林在庆祝农历新年时也会准备捞生食材,祝愿新的一年事事如意。(档案照)

麻坡的华裔穆斯林在庆祝农历新年时一齐捞生。(档案照)
麻坡的华裔穆斯林在庆祝农历新年时一齐捞生。(档案照)

作者 : 报道:陈浩瑞·摄影:陈浩瑞、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