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12 07:40:00  2199661
陈日佳.2020宏愿失败的外在因素
天马行空

2020年伊始,人人都在谈论与探讨2020宏愿失败的原因。


2020宏愿在我们这一代曾经是一个美好的憧憬,也是一个噩梦。那一个年代,几乎每个学生都必须熟读2020宏愿,尤其是对于大马教育文凭考生来说,更是重要。2020宏愿当年带动了一股潮流,身边很多同学无不选择修读电子工程、电脑或是资讯科技。


如今,人们把2020宏愿的失败归咎于国内的种族和政治因素。但是鲜少人发现,外交政策也是2020宏愿失败的原因之一。


自独立以来,我国外交一直以中立为主轴,也是不结盟运动活跃分子之一。冷战时期,美苏之间的斗争虽然激烈,但是影响我国并不大;但是如今美中之间的斗争在经济与政治层次上都深深地影响我们,更何况我国与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课题上有冲突。所以,这个时候我们或许需要重新调整,甚至是制定新的外交政策。


马哈迪在1991年提出2020年宏愿时,韩国还是一个与我国并驾齐驱的发展中国家。但是如今韩国被列为已发展国家,去年更自动放弃世贸发展中国家地位。在过去20年,韩国爆发多次的长时间大规模示威,例如2001年的反经济改革政策、2003至2005年多次反世贸的农民抗议、2010年后,朴槿惠与文在寅执政期间的丑闻更是更多次爆发长时间示威抗议活动等等。


但是,这些动荡并没有阻止韩国的科技发展进步,韩国的先进科技产品如汽车、电器、手机,甚至是软实力工业如电影等在我国家喻户晓,而军事工业产品更是成功打入国际市场。


归根究底,这是韩国在外交政策上亲美国的关系。例如由于美国的关系,三星手机不仅可以获得美国电子业的最新芯片产品,更不受限制地使用电路设计软体,也可以从荷兰ASML公司购买最新的半导体光刻系统。


在军事方面,我国也曾经在1990年代出现发展军事工业的声音,但是除了一些基本的小型火药与轻型运兵车以外,其他方面可说是零。根据《维基百科》,早在1990年代,韩国是第一个从美国引入F-16战机生产线的国家。这个技术转移奠定了韩国宇航工业的底子。较后从台湾引入战机设计工程师,在美国洛马公司的协助下,开发了T-50“金鹰”教练机与轻型战机。此外,在过去20年,韩国也自行开发了K2主战坦克、独岛号两栖攻击舰、忠武公李舜臣级驱逐舰等等。


韩国在近年唯一发展不成功的是其宇航工业。韩国自2004年开始与俄罗斯一起发展本身“罗老号”火箭,尤其是第一节火箭由俄罗斯供应,发射设备则从中国购入。但是“罗老号”火箭发射两次失败后,才再于2013年首度发射成功。“罗老2号”则是在2018年方才首射成功,比起原定2020年服役的时间表前后慢了至少3年。


同样的,在20年前,有多少马来西亚人听过阿联酋?但是这个中东小国同样凭着与美国与其他西方国家的良好发展吸引了大量资金与技术。


相反的,我们的中立外交政策却不见得带来任何好处。我国农产品、棕油仍然在欧洲面对强大阻力。 而东盟内部各国发展脚步、政治体制、外交倾向不一,更是远远不如欧盟。我国也因为与美国的关系远远不如韩国、以色列、新加坡、台湾等等,要吸引高科技投资或是技术转移更是难上加难。


此外,我国为了要在各大国之间取得平衡,在军购考虑上往往是外交战略意义大于军事战略意义。仅仅是我国的空军战机与训练机有来自英国、美国、俄罗斯、意大利、瑞士等等,其后勤管理难度可想而知。


首相马哈迪如今把先进国目标定在2030年。那么在这未来10年,政府除了加强国内管理以外,也必须要认真考虑调整外交政策来带动我国的经济发展。


我国近年来积极参与中国所提倡的“一带一路”,希盟政府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众所周知,中国经常以经济“惩罚”不听话的国家。因为诺贝尔奖而禁止进口挪威三文鱼、韩国因为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被中国全面封杀、日本也经常面对中国境内的反日情绪 、加拿大因为扣留孟晚舟而被中国多方制裁、这些例子多不胜数。如果有一天我国与中国在南中国海领土课题的争议升级而被制裁,那么所有为中国市场所栽种的油棕与榴梿岂不是要砍掉?2030年先进国岂不是泡汤?


因此,我国更应该倾向英美为首的西方国家。别忘了我国是第一个举办共和联邦政府首长会议与共和联邦运动会的发展中国家,英国脱欧后急于建立新的共和联邦关系,而英国也不再受限于欧盟条例,这表示我国的农产品只要符合英国卫生标准,就能直接进入英国市场。共和联邦内有澳洲、加拿大等发达国家,也有印度等发展中国家以及其他落后国家等等,我国能与大国共同投资新科技与环保,也可以与这些国家一同发展在非洲或是中南美洲的落后国家等。例如,英国正考虑建设共和联邦专用全球定位系统,我国会否抓住机会积极参与,借以发展我国的卫星技术?


我国中立与不结盟的外交政策在过去数十年虽然为国际和平付出绵力,但是在未来单元化的世界是否仍然有效?或许配合2030年的先进国宏愿,我们也应该积极反思。

作者 : 陈日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