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12 08:10:00  2199847
郑丁贤.马哈迪和时间赛跑
星期天拿铁

上星期的拿铁,我基于3个假设,推测新任教育部长的人选。

3个条件分别是:I.新教长必须获得马哈迪所信任;II.人选必须来自土团党;III.他必须完成马哈迪的终极目标。

符合这3个条件者分别是:前部长慕斯达化、慕克力、马哈迪。

但是,基于慕斯达化未必获得马哈迪的绝对信任,而马哈迪本身缺乏精力和时间来兼任教长,所以,我预测最可能的人选是慕克力。

答案尚未完全揭晓,教长由马哈迪暂代,日后另行委任。

为什么是暂代?又会暂代到什么时候?

“暂代”是马哈迪说服希盟和人民的最佳理由,转个弯,“暂代”并没有违反希盟“首相不兼任部长职位”的承诺,可以避免反弹。

此外,个人角度而言,首相的职务已经十分沉重,每天有开不完的会议,读不完的文件,见不完的客人,以及要跟进各项计划,检讨和构思政策,加上老爷子出国频繁,老实说,一天48个小时都不够用。

马哈迪或许自认是教长的最佳人选,但是,他的一天和大家一样,只有24个小时;身兼二职,只是过渡的安排。

至于暂代到什么时候,得看两个情况。

其一,要等今年4月的土团党改选之后。

教长是土团党的位子,也是权力重心之一,理应由党内有份量之人出任,才能服众。过去的土团是拼凑而成,而且是反对党,争议不大。如今土团是大党,必须建立制度来分配权力和利益。

而4月的党选是党内权力的重组,只有过了党选这一关的人,才能问鼎政府要职。

而土团的改选成绩,不只会指引教长人选,可能也会影响内阁重组。

其二,马哈迪落实教育目标的时间表。

马哈迪的暂代,并不是一时找不到适当的教长人选。如果是缺乏人选,就根本无须要马智礼辞职。

马哈迪是基于马智礼无法推行他所要的教育政策,而要马智礼提前下课。

马智礼自认已经启动许多改革,但是,或许马哈迪已经不耐烦。他也可能了解,一些政策面对内部和社会的抗拒,不是资浅的马智礼所能完成,只有以自己的强势和地位才能实现。

举一个例子:英语教数理。

这是马哈迪的宝贝和心血,但是,却在前朝时期,被他如今的党内同僚慕尤丁所废除。

马智礼当然知道马哈迪念念不忘英语教数理,马哈迪自然也曾经耳提面命的要他恢复英语教数理,但是,马智礼是一个新人,在政治上缺乏份量,在马来社会也少了重量。

他要恢复英语教数理,面对的不是董教总这个等级的反对,而是马来基层、马来知识界,以及马来民族主义者排山倒海的力量。

当初慕尤丁就是为了讨好马来社会而取消英语教数理,而今要重启英语教数理,不是马智礼做得到的。

马智礼只能找个软柿子,在砂拉越恢复英语教数理,这正好符合砂政府追回主权,恢复英语教育的意愿,欢迎唯恐不及,一拍即合。

但是,要在西马落实,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特别是如今马来政治力量分散,土团和希盟处于弱势,马智礼能拖就拖。

但是,马老爷子不让他拖下去了。小马你做不到,就换我老马来做。

另一个例子:宏愿学校。

马哈迪的教育理念,向来是以国民教育为目标,从学校着手,解决族群的问题。

宏愿学校的概念,是国小和华淡小的中和,一方面减少国小的宗教色彩,另一方面,淡化华淡小的族群特质。

狭义的宏愿学校,是共同使用操场和礼堂等设备,而广义的宏愿学校,可能是课室、教学媒介语、教学内容等等。

这是一个巨大的教育工程,它涉及语文、文化、宗教等敏感领域,也必须依靠强大的政治力来贯彻。

这也是马智礼做不到的。

马哈迪暂代教育部长,这些是他推行毕生愿望的最后一个机会,从教育着手,实现他梦想中的马来西亚。

他未必会在暂代期间看到所有成果,但是,他会起一个头,再让继承者代他完成。

他必须在最短时间内,用手上的权力推动梦想。与其说纳吉或安华是他的对手,不如说,他正在和时间赛跑,时间才是他最大的对手。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