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20 09:50:00  2200678
周强生/踏着脚车去拜年
猫圆其说

3620SWY202011317636618494.jpg

他22岁那年,回家乡麻坡过年。年初二一早醒来,7点零4分,也许是8点14分,他其实不记得到底几点起身,只是老觉得这两个时间点,选一个作回忆开端,有既孤寂又美好的感触。

不管几点,总之是初二早上,单亲家庭里唯一长辈已出门去上班,不必多事去理那是父亲或母亲,总是二者有其一就是了,长辈的事他从不爱谈也不想理,长辈何以年初二这么早就开工,只因在报馆上班,是哪家报纸?请不必理。

他起身刷牙洗脸,推开客厅窗口,扭开大门门柄,一个薄薄的红包不缓不急的飘落,让他顿了一下,细望门外有无陌生人后,方弯腰捡起红包,双指小心的搓搓红包封,感觉里头有张纸卡,红包造型并非恭贺新禧、恭喜发财、大吉大利之类,却是红色印着金色囍字,寓意男女婚嫁之喜的囍字。新年红包用囍来包,嗯……够奇特。

红包封口被胶水粘紧,他取刀片从折口处裁开,倒出白色纸卡,只见卡上有电脑打印的黑体字写着:“恭囍,你是被眷顾的两人之一,请今天内复制本卡讯息,放入两个红包,派给两个你不认识的人,出门找两个友人拜年,让你接下来的一年,事事顺利,日日平安,切记切记!”

他听过“诅咒连环信”,收到该信的人必须抄写信件内容给若干人、以免惨遭横祸云云,那红囍包算是“祝福连环包”吗?若不照办,今年难道会事事不顺利,日日不平安吗?

哎!看来不像诅咒,他不想宅家里,家中常备有去喝喜酒需用的红囍包,没电脑打印机来避免手写字被人认得也不难,改以水彩毛笔配深色颜料写即可,备妥后,他吃了面包夹肉干,袋装4粒蕉柑,踏着脚车出门。22岁的他仍无驾照,同学们都说新年时在麻坡市区如见到踏脚车的青年,往往可能是他。

他顺路将两个红囍包插入两户挂有新年饰品的华人住家大门,既然没事先约好,就试试找住市区里的3男1女共4个同学拜年,成功一半即可,结果;德华去了外公家、学友到马六甲玩、朝伟在国外没回来,至于志玲,他在她家门前遇见她正要跟美玲和嘉玲去看戏,问他去不去,他婉拒后请她帮忙交换4粒蕉柑当是已拜年。

其他同学他熟悉的都住郊外,算了,才拜年一个,不玩了!近傍晚的艳阳天还热腾腾的,饥渴的他途经新开的印度餐馆,停下脚车点蛋煎饼配奶茶,招待他的竟是从前一起读华小的印裔同学阿星,经营餐馆的阿星眼神凌厉的认出他,互相道喜下,他顺手把蕉柑递给阿星,阿星回说这餐免费、祝他新年快乐,两个拜年完成。

踏脚车回到家后,他扭开电视,一人喝啤酒吃花生直至午夜11点44分,也许是12点零4分,几点睡他其实不记得,仅知那一夜睡得既孤寂又美好。


作者 : 周强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