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15 16:49:00  2201792
林淑敏:想死的背后──我想活
都会观点

凌晨3时许,接到消息时,是在地球另一边的冰天雪地中。

万挠一名刘姓华裔青年,选在自己生日的当天,在脸书上留下一句──“想不到在朋友眼中疯疯癫癫、爱玩爱笑的我也会有这一天”,然后走到离家不远的高楼公寓一跃而下。得年,仅有廿三。

我不认识他,可是我知道他。这是万挠社区脸书的常客,经常发帖说自己没有朋友、十分孤单、很不开心、工作不顺、没钱、要死了、电量不足,所以经常被网民视为“负面王”,时时留言讥讽。

到后期,甚至有多人问他怎么还没死、几时才要死、看死你不敢死。

我虽曾留言,表明愿意“聆听”他的心事,可是却如石沈大海,没有回音。留言反而迅速被一堆冷讽热讥淹没。

终于,还是酿成了悲剧。

新纪元大学院辅导与咨商心理学系兼任讲师李雪妮,在星洲副刊上的一则文中写说,自杀的人并不是真的想死,更多的自杀者想要解决的不是生命,而是痛苦。

她说,自杀是有预警的,大部分自杀行为在发生前就已经发出求助信号。最直接的线索是“我想死” ,但有些人会说“所有问题马上就要结束了”、“没有我,世界会更好”、“我的生活没有意义”、“你以后不必担心我了”。

这些信号,背后代表的意义是──其实,我想活。

在这起事件中,许多人看到了刘姓青年的文字呐喊与求助,但却没有及时拉了他一把。在你看不到我,我见不着你的社交媒体上,谁也不知道谁正在筹备自杀的动力。

对于人生,我们往往说得太多,却做得太少,在经营生活中,忘记了给世界留一点温暖。

(作者为本报记者)

作者 : 林淑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