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22 08:24:43  2205321
后裔提交设计图·要求立碑追悼8烈士
沙巴西海岸

刘静芝(右)参观“抗日神山游击队”烈士追悼会资料看板。
刘静芝(右)参观“抗日神山游击队”烈士追悼会资料看板。

其中一名烈士李福安的女儿李旭芬(88岁)在女儿黎碧懿的陪同下,今日在纪念日上参与凭弔仪式。

李福安的父亲就义时,李旭芬才13岁,在家排行第四,有9个兄弟姐妹。李福安当年被一支日本军队押走时,妻子还怀有身孕。

根据2018年李福安的儿子拿督李善芳受访时说,其父李福安并非郭益南领导的神山游击队成员,他是“北婆罗洲志愿抗日军”成员,其贡献获得英国政府颁发表扬状。

李福安生前是亚庇中华商会秘书,也是天主教会团体的执委,在二战期间参与筹款抗日活动,于日军佔领北婆罗洲期间,曾3度被捕。

李福安的后代黎碧懿受访时说,约3年前,其中一名烈士洛萨·黄·曼嘉吉的后代佐瑟芬在报章上寻找其馀7名烈士的家属,就在大家积极配合下,8个烈士的家庭相聚,商议为自己的先辈,甚至更多在抗战时壮烈牺牲、却没留下姓名的烈士,立石碑纪念他们。

“我们的先辈比较‘幸运’,他们的名字被记载在一份历史文件裡,这是当时杀害他们的日本军官的口供,我们也从新加坡和英国伦敦博物馆索取了这些文件的副本。”

“但我们相信,还有更多无名烈士,他们的贡献值得我们尊敬,所以我们希望更多的家属勇敢站出来,告诉大家他们先辈的故事,因为这是历史的一部分。”

黎碧懿说,他们已向州旅游部及亚庇市政厅提出在“抗日神山游击队”烈士纪念公园的其中一处立碑纪念8名烈士,目前还在等候市政厅的批准。

“我们已提交设计图,也希望如若成功立碑,未来其他烈士的名字也能刻在上面,并在神山游击队纪念日的这一天,共同追悼他们。”


嘉宾们与烈士的家属合影。
嘉宾们与烈士的家属合影。

刘静芝(右二)向烈士献上花圈。
刘静芝(右二)向烈士献上花圈。


烈士纪念园闢景点

刘静芝:料今年动工

(亚庇21日讯)副首长兼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拿督刘静芝去年在“抗日神山游击队”烈士追悼会上建议将纪念园打造成旅游景区;今年的追悼会她表示,其部门已委任发展商为提升工程绘图,有关图仄已交给亚庇市政厅审批。

料市厅今年完成审批

刘静芝今日受访时被问及提升纪念园计划的进展时说,她预计市政厅会在今年内完成审批,动工仪式也会在今年开始。

“我们只是加强这个地方的特色,包括建一间纪念馆,记录这些烈士们为国捐躯所作的贡献和牺牲,好让我们的下一代更了解先辈在二战时为了下一代建立更好的未来与家园,所作出的努力。”

“经费方面,估计数百万令吉,我认为事情过了这么久,烈士们应获得更好的对待。”

今日活动出席者还有中国驻亚庇总领事梁才德、市政厅股价组主任黄玉良、亚庇中华工商总会会长拿督雷远生、前首长拿督杨德利及担布南区州议员拿督杰菲里等。

8烈士名刻铜匾

除了176名神山游击队烈士,纪念园的铜匾上也刻上了8名于日军侵占北婆罗洲时期壮烈牺牲的烈士之名。

他们是李福安、洛萨·黄·曼嘉吉、维塔利亚努斯·若瑟·林、西门·邓、Bung Ah Tee、Chong Pin Sin、林福炳、摩欣德·星(部分人名译音)。

根据市厅提供的资料指出,这8人当年被列入日军的“黑名单”,被逮捕后,于1945年6月12日及7月初期间被虐待及杀害,其中3人的遗体至今没有被发现。

前亚庇市长拿督杨文海在审核与鑑定这批烈士的身份后,便在2018年将他们的名字刻在铜匾上,让世人铭记他们的英名。

雷远生(右)出席追悼会,并向烈士献花圈。
雷远生(右)出席追悼会,并向烈士献花圈。

神山游击队烈士纪念公园的铜匾上也刻上了8名于日军侵占北婆罗洲时期壮烈牺牲的烈士之名。其中一名烈士洛萨·黄·曼嘉吉的后代向民众讲解8名烈士的故事。
神山游击队烈士纪念公园的铜匾上也刻上了8名于日军侵占北婆罗洲时期壮烈牺牲的烈士之名。其中一名烈士洛萨·黄·曼嘉吉的后代向民众讲解8名烈士的故事。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