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23 08:10:00  2205792
卜佛海.放下仇恨‧重启和谐
总编时间

我与马来文报章《阳光日报》的出版人胡桑慕丁认识多年,我们还曾在马新社共事过;他是一位中庸、开明的媒体人。来自吉兰丹的他,为人直率,对议题直话直说,有时听起来很刺耳,自然会有一些人不喜欢他。

上周六他在星洲日报言路版发表了一篇洋洋洒洒5460字的文章──“致爱国者的一封信”,文章在见报后,在网上引来了一些不满的声音。

原因无他,从文章中的内容,可见胡桑慕丁就像许许多多马来同胞以及马来非政府组织般,对华社的了解并不多。他既不认识董教总,也不清楚独中课纲和统考文凭。他认为董总应该退让一步,接受统考生必须学习马来文的条件;但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此外,他也不了解华社并非反对爪夷文,而是不赞同爪夷文单元在华淡小的执行方式,尤其是学校董事部被排除在外的问题。

即使是一些当官的华人(或非华人?)也不接地气,对爪夷文课题同样不甚了了,同样怪罪董教总反对爪夷文,更何况是胡桑慕丁?

胡桑慕丁对华社的了解不多,并非他个人的错;同样的,华社对马来社会也是似懂非懂,这其实是马来西亚族群之间的一个普遍现象。在这种情况下,不同族群的互访、沟通和交流显得很重要,而这也是他在文章中强调的一个重点。

我最近在中国驻马大使馆的春节招待会上,向教总主席王超群建议,与胡桑慕丁以及他的团队会面和对话,这有助于消除马来社会对董教总抱持的“种族主义”和“沙文主义”组织的刻板印象。

胡桑慕丁与星洲日报拥有同样的办报理念,际遇也大致相同,他早年出版的三日刊《祖国报》,在1987年的茅草行动中与《星洲日报》及英文《星报》同时被吊销注册。星洲和星报先后复刊,但祖国报已走入历史。

胡桑慕丁和我们一样,都热爱这个国家,他对每况愈下的种族关系感到忧虑。去年国庆日,在他的倡议下,星洲日报与阳光日报进行跨种族和跨媒体的合作,推行“KITALAH MALAYSIA bersama berbeza”(我们同是马来西亚人──异中求同)活动,彼此包容,相互尊重,打造一个和谐喜乐的社会。

新年伊始,种族和宗教问题愈发严重,胡桑慕丁发起了“重启和谐运动”,并且再次寻求星洲日报配合,敦促国人不分种族放下仇恨,重启和谐,从彼此的家庭和社群做起。

他也呼吁各族人民回归国家原则的精神和价值观,放大共同点,缩小差距。

2020年5月13日将是这项运动的高潮,因为513种族骚乱是大马历史上的一个污点,这个日子具有特殊的意义,可以警惕各族人民团结的重要性。

马来谚语有句话说“Tak kenal maka tak cinta” ,因为不了解某些事物﹐所以就不会喜欢上它,甚至产生了偏见。

因此,唯有互访、沟通和交流可以促进彼此的了解,并减少误解。首相署负责国民团结事务的部长瓦达姆迪召集32个非政府组织,包括15个马来组织讨论爪夷文课题,收获丰硕。

掌管宗教事务的另一位首相署部长慕加希也与董教总等华教组织会面,并强调董教总不是种族主义组织,他们不是反对爪夷文,而是反对爪夷文的执行方式。

青年体育部长赛沙迪上周访问星洲日报总社,除了认识《星洲日报》外,也主动表示希望了解华社对爪夷文课题的看法, 因为马来媒体及中文媒体的新闻取角非常不同,他希望从两种代表不同族群的视角能找到一个交集点,进而让这个课题获得圆满解决。

就让我们踏出和谐的第一步,在这个农历新年,邀请我们的左邻右舍友族同胞到家里坐坐,让他们认识“年”的传统意义,还有红彤彤的装饰和品尝年糕。

作者 : 卜佛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2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