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24 07:00:00  2205795
鼠年画(一)
年刊


“子子相惜”的鼠子与石榴子搭配,寓意生命与非生命的相疼相惜,代代和谐关怀。
“子子相惜”的鼠子与石榴子搭配,寓意生命与非生命的相疼相惜,代代和谐关怀。






●圖.文:郭溫和

一、非我“墨鼠”

现实的老鼠一向不被人看好,只因“出身低微”,“一身脏兮兮”,再来“獐头鼠目”等等丑恶的形象,总让人对鼠的“爱”拉开了距离。

说实在自然之鼠,因为人们想像与联想的关系,影响了审美的心理与心情,所以鼠画肯定难以被捧上墙去。

我作鼠画,多以水墨为媒介,水墨之“黑”,更近于鼠的“本色”。如果欣赏者缺乏对笔墨之美的鉴赏能力,只能见鼠就是鼠,那么墨鼠画就更难被打动入心了。

当年伯乐与九方皋相马,不见其“身色雌雄”,只靠经验感受千里马的非凡气宇。我们的文化艺术欣赏,也不能停留在“形而下”的认识与解读,必须学习这种“形而上”的眼力,在画法、画理、画意与画境的宏观文化含量里把握玩味,那么纸上的神采就能醍醐灌顶。

迎鼠之际,作一大写之“鼠”,寓意大气象,大手笔,大写意情怀,一扫鼠之“小气”。希望借笔墨的力量活化墨鼠的气量,那么墙上的主角“非我墨鼠”,莞尔一笑。

二、一念之差

鼠年即临,大伙都在画鼠写鼠颂扬鼠气。但现实的鼠,小小的眼,短短的足,尖尖的头,长长的尾,一副鬼头鬼脑,给人卑屑、阴暗、肮脏的不愉快之感,要为它“翻身”也有些困难。

所以在画作中多为负面教材,以讽喻手法来警惕与讥讽世人,如齐白石有趣的画一鼠上秤称,以篆隶题上“自称”,告人自知自量。还有,他也画了烛光下的鼠,题“前头路须看分明”,不要目光浅短,唯我独尊。

另一幅“鼠啮书图”中,题上有人“袖去”自己得意之作,行为与“鼠”同类,强烈指责鼠辈之行,破坏偷走别人的“美好”,是人所痛恨的。

自己也创作了“鼠与笼”之教材,画一鼠在笼外徘徊,并题上“一念之差”,告诫一切要三思而后行,不误入歧途,自取祸害,遗憾终生,将后悔莫及。

“鼠画”能当反教材,指向正义正道正善之心,鼠也记一“大功”。当然,要创作更多更好的鼠画反面教材,就要走美德文化中去思考了,或可启示众人在鼠年能“鼠醒”过来。


三、鼠辈

画了两只神情鬼鬼祟祟、东张西望之鼠,面对眼前“赃物”,“得”不释手。似乎被外来的发现,吓得一脸吃惊的目光,同做贼心虚,忐忑不安。

是的,鼠辈所为非光明正道,往往暗里行事,总想沾上便宜,得来不费功夫。放眼社会角落,很多勾结为党,行为不正,唯利是图,嫁祸于人,为了一些蝇头小利,总会阻挠败坏人们的生活与发展。

鼠辈行为是一种社会现象,形同不良分子破坏国家地方的建设,给公众带来不方便,造成地方环境的危险与问题的症结,也破坏国家的形象。

也许,唯有在人文教育下“药”,提升美德的教养,才能平衡商业文明的建设,鼠辈多了,再多的建设也被破坏。

四、标“鼠”音符

华人是喜欢“说好话”“听好话”的民族,在生活中打造了一种雅俗共赏的“谐音”文化标签,将音意交融互映,以字音图意水乳交融,展现文化的幽默意趣,构造图与字之间的隽永图境。

所以街坊上出现了很多“心满意足”的祝福话语,将生活的谐音事与物“改名换姓”,以“音”顺“意”改造,再造一个道德、信仰、理想、精神的风趣幽默文化。


“始终平安”将甁安放于露头露尾的中央,寓祝一切平安,有好头又有好尾。
“始终平安”将甁安放于露头露尾的中央,寓祝一切平安,有好头又有好尾。



“以和为贵”书一“和”大字,画鼠其上,以中华美艺结合中华美德,两意其美。
“以和为贵”书一“和”大字,画鼠其上,以中华美艺结合中华美德,两意其美。



“烛光晚餐”作一鼠在烛光下享食,幽默讽刺另一种幸福的浪漫。看来中华风俗文化,需要注入更多人文内涵素养与气质,才能俗得有韵味,也能含而不露,寓教于乐。
“烛光晚餐”作一鼠在烛光下享食,幽默讽刺另一种幸福的浪漫。看来中华风俗文化,需要注入更多人文内涵素养与气质,才能俗得有韵味,也能含而不露,寓教于乐。





在年关里一些约定俗成的谐音美意,如年年有“鱼”、喜上“梅”梢、大“菊”大利等一用再用,似乎少了新鲜味。迎来鼠年,把“鼠”唤成“数” ,名词变动词也无所谓,总要听得顺心顺耳就行了,看来我们还是向往在花言巧语的“蜜月情话”。

既然都向往“好声音”,我作了几幅鼠作,画中有话,为鼠年标上好音符,与大家分享。



作者 : 郭溫和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