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1-28 12:32:49  2207049
我为孤老募款29年
有故事的人

1624483_1284CSY_1580014488692.JPG

何晋河‧84岁‧柔佛昔加末人‧退休华小教师

我从昔加末昔华小学退休后,就开始一步步踏上筹款扶弱之路,届指一算,一路走来已经29年。

我的筹款经验是从教书时代开始累积。80年代,我在昔加末励志小学执教时,校方筹募两层校舍计划,其中一个筹款方式是出版特刊,邀商家刊登广告。

我依稀记得,特刊整版广告费是360令吉,半版则180令吉。我向商界友人募捐,一口气筹获逾3000令吉,时任校长郭斯贵称赞我的募款功夫了得。

卸下教鞭退休后,我有更多时间投入筹款工作。我的募款受惠对象是贫病弱势群体,如老人院和孤儿院的孤老儿童们。

每年年底,我就开始募款计划,对象是公众或相熟商家。这几年,我把募款目标订在5000令吉左右,只要达标就停止筹款,并于农历新年前发放。

我在幼年经历日本侵略时代,对饥饿印象最为深刻。因此,我过去每年都为孤儿院募款,购买米粮送过去,让他们的生活过得好一点,看到他们的灿烂笑容,我也忘了之前募款的辛苦。

我的住家离昔市市区约5公里,由于我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因此若要到市区办理事务或募款,都是用双脚一步步走去。

如果有人愿意让我搭顺风车,我就可以省一点力气,反之我则当作运动锻练身体。

对我而言,募款的诀窍十分简单,就是勤于奔走,勇于开口。只要我们肯上门或拨电询问,肯定或多或少能筹获款项。

捐款与否,全凭心意。对方若能支持,不管数额多少,我都说声谢谢,反之,我也向对方致谢。我想,我抱著如此心态募捐,才是走到今天的最大关键。

我今年84岁了,很多人看我每年都还为孤老募款,往往都问我“要做到几时才休息?”。

“我的人生字典里,没有‘休息”两字,我就做到不能做为止吧。”我每次都微笑回答。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