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04 11:08:56  2210628
赋予朽木新生命
有故事的人

张信峰对于被遗弃在树林中的朽木情有独钟,不远千里将朽木运回工厂,并赋予新生命。
张信峰对于被遗弃在树林中的朽木情有独钟,不远千里将朽木运回工厂,并赋予新生命。

张信峰.46岁.柔佛永平人.艺术家

人家说朽木不可雕,但在我眼里,被丢弃在树林及园丘的朽木,也能够展现出它们最自然又有艺术感的一面。

从机械运输业、伐木业至板厂,这些我曾从事的行业,都为我如今这份工作奠下基础及门路。

伐木业工人一般会选择没有缺陷的树桐,长得七扭八歪或有洞孔的部分,往往会被遗弃在树林默默腐烂,但这些朽木从艺术角度来看,反而是另一种美。

10年前,因为看见这些行业的瓶颈,再看到国外早已盛行这类艺术家具,我觉得自己是时候突破,就这样勇往直前去做我想要做的事——利用朽木制作家具及装饰。

也许是不认输的性格使然,除了喜爱挑战新事物,从小到大无论做任何事,一旦决定了,我就不会替自己留后路,即便一开始从事这份行业时不获家人认同,打造完成的家具也没人买,但我没有因此放弃。

我觉得没必要费尽唇舌,去说服他人接受我的作品,一份好的作品,自然会有伯乐懂得欣赏。开始营业半年后,陆续有顾客透过朋友介绍找上我,如今我的作品在一些酒店、示范屋、画室、民宿及住宅可见。

一般我会使用印茄树及龙脑木品种的朽木,体积相当庞大,但利用陆路交通运送回来后,能不能用上都还是个未知数。

不用一根铁钉、螺丝或胶水,同时坚持以烟熏的方式让木头防腐,虽然较耗时,但我相信这对木头、对人,才是最好的,也能呈现出朽木被风化后的原始风貌。

我书读得不多,但这反而成就我无限的想象空间。虽然不会画设计图,也不懂得机械理论,但这反而让我勇于尝试从理论看来不可能实践的事物。

张信峰每年也会参与艺术展,每次都须筹划新的主题;图中的作品就是他利用超过半年的时间打造,从原本的60寸方形朽木,以手工切割及拼接成圆形,作品名为“月痕”。
张信峰每年也会参与艺术展,每次都须筹划新的主题;图中的作品就是他利用超过半年的时间打造,从原本的60寸方形朽木,以手工切割及拼接成圆形,作品名为“月痕”。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