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04 13:10:00  2211130
《1917》:两次镜头,一个神作
电影焦点

如果在今年1月份的新春贺岁电影档期期间推荐一部好片,我的首选是《1917》。也许你会觉得不熟悉、不感兴趣或不合时节,但至少它不会让你失望。

《1917》不是好莱坞超级猛片,没有众星云集,没有超强班底,仅是一部纯粹的战争电影,剧情简单了然,讲述两名士兵肩负将军的重任,前往远方战地传达一则情报,以暂停军事行动并保住上千人的性命。

看过或听过此片的人都知道,其焦点和精髓就在于它独具一格、出神入化的运镜技术。何谓“一镜到底”的拍摄手法和功夫?在《1917》就被完美地诠释出来。

在观看了电影开始的前10分钟后,发现它的镜头不曾被切换,心想这位摄影师真让我服了。再看下去,20分钟、30分钟、40分钟,镜头仍不曾切换!

观感上的第一次切换镜头,是在1小时零5分钟后,男主角被枪射及晕倒后的全黑画面;其后的运镜又再次一次性直到剧终。

这意味着,片长2小时的战争电影只用了2次镜头,而且当中还出现了多个复杂和浩大的动作画面,这让人彻底的无法相信,世上能够有电影拍摄和制作团队打造出如此的“一镜到底”造诣?

在我印象中,近年看过最出色的运镜技术电影为里奥哥的《荒野猎人》(The Revenant),一开始的狩猎以及与原住民开战戏码;还有《鸟人》(Birdman)里的室内情节。然而以上两部的一镜式拍摄也仅在数至十分钟左右,而《1917》的一小时运镜也太不靠谱了呗……

原来《1917》乃使用了长镜头手法来进行拍摄,并精心架设了用于移动的摄影机镜头,以达到“一次性拍摄”(One shot)的效果。因此,再配上天衣无缝的剪接技术,即使拍摄期间多次“cut”、重拍和停歇,画面观感仍有如一镜到底。

如此说法令人觉得导演和摄影师有“作弊”之嫌?非也。在我看来,即使拍摄期间有断续和重拍,但全片的场景设置、动作铺排、剧情进程、人物诠释等等都呈现地极为出色和高超水平。其中包括在战壕里,士兵们的站位、行军排阵;战场上的布景与惨况;男主角在后半段独自应对镇内敌军的追杀,这些画面的铺陈,都堪称战争电影中的佼佼者。

“一镜到底”也不仅是此片纯粹的噱头或搞作,如此的拍摄方式,实实在在地诠释了剧情上的紧凑进程,以及当时战场上风声鹤唳,和两位主角争分夺秒履行任务的时间点。电影将男主昏倒后的“第二镜头”换成夜间场景,更是神来之笔。

虽然说电影将重点押在镜头元素上,剧本显得相对薄弱,但全片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冷场,从一开始两位主角接获指令整装出发,再到故事转折点的悲剧,最终由一人独自完成任务,过程中的节奏、氛围都拿捏得宜,还穿插了爆炸、坠机、狙击对战、遭追杀突围、跳水自救,以及在战壕里打仗的画面,都打造得极具水准。

也许《1917》的战争画面、场景与氛围,无法和诺兰的《敦刻尔克》(Dunkirk),或《钢锯岭》(Hacksaw Ridge)这些相提并论,但如果说是2019年最出色的战争片,甚至最佳电影之一,应该也没人反对。

《1917》是一部悲情残酷的战争电影,在推崇喜剧、搞笑、温馨元素的一众贺岁片之中,我却将其视为代表新一年来临的最佳作品,因为它正正地向观众和电影粉丝揭示,唯有电影技术和手法的不断创新及变革,才能让影坛在未来之年,拥有更出色的作品、更远大的前程。(文:戏如人生)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20-02-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