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05 07:02:00  2211447
刘惟诚.马哈迪与英化数理
纯粹诚见

上周五(31日)正值农历正月初七,既是人日,也是很多华商设宴捞生的日子,希望在新的一年里能够捞得风生水起,而一些上班族也会与同事、友人相约捞生,冀望来年步步高升。然而,在这个华社仍在庆祝农历新年的日子,首相马哈迪突然在脸书上载一则令华社感到讶异的视频。视频里,马哈迪正在主持着前一天进行的教育部管理层特别会议,并特别表明了教育部需在数理科中推广英文使用,暗示着政府有意重启11年前喊停的英语教数理政策(PPSMI)。

华社之所以会感到讶异,是因为这视频的出现很耐人寻味。其一,马哈迪在没有任何预警和说法的情况下,透过脸书上载只有教育部高层能出席的内部会议,这种主动将政府高层议事内容公诸于世的举动在过去相当罕见,且视频还是透过马哈迪本身的脸书发表,而非透过其他更正式的管道,如教育部官方脸书;其二,上至副揆旺阿兹莎,下至副教长张念群,都急忙澄清政策未定案,而一众内阁成员也表明不清楚议事内容,这说明此事并未提呈内阁讨论。

第三,既然议题并未进入内阁会议议程,表明此事未经讨论,部长未经知会,何以代掌教育部的马哈迪,要急于将未定案(未讨论)的议题公告天下,而且还要选择绕过正统的官方管道?其四,教育部要拟定重大教育决策前,一般都会先征询特定教员,为了不加重教员负担,他们会尽可能选择校务较为松动的年杪或年头,而今中小学进入新学年不久,学校也刚结束农历新年假期重开,各校校务仍未进入最忙碌的阶段,所以选择在这时机发布视频,也很令人玩味。

当然,作为大马政坛中政治与行政经验最丰富的领袖,马哈迪出牌虽然偶尔会不按牌理,但他每次都会看准时机才出牌,所以对我而言,这当中或许带有两层意义。首先,马哈迪刻意发布“疑似”要重启英语教数理的讯息,以用作试探马来社群的反应,因为这毕竟是18年前所拟定、推行的政策,他有必要重新测试民意,看看民间是否仍对英语教数理反感,而且有一点要注意的是,马哈迪在视频内议事时并没有斩钉截铁地提出“要恢复PPSMI”。

反之,他只是一再强调“要强化英语使用”、“要用英语教数理”,所用词赋其实相当模棱两可,马哈迪在视频发布后还保持沉默,任由民间议论,以便从中观察舆论发展,若反弹声浪太大则可表明民间过度诠释内容,会先研究才重启,若反弹声浪不如当初,则水到渠成,他能够趁着教界最松动的时机,召集和征询教员、专家,以便重新拟定并启动英语教数理,可谓进退两相宜。至于第二层意义,就是能够观察内阁部长、土团党和希盟领袖对其教育政策的反应。

熟悉大马政治的人都知道,马哈迪从未隐瞒自己对英语教数理的追求,而且推行意志如钢,他必须选择能够落实、支持和顺应其意志的领袖担任部长,恰巧,内阁又因为原任教长马智礼的请辞而随时改组、土团党党选也在进入倒数计时,所以透过发布这个谈话除了可以测试盟友反应,也可以验证土团党部长诸如赛沙迪等领袖的忠诚度,就算马哈迪想重启PPSMI的想法再度遭遇反弹而胎死腹中,这些讯息也可以用作其在下一轮改组内阁时的参考。

马哈迪虽然未曾放弃英化数理,但我觉得在现阶段,其仍就是否重启PPSMI而在试探盟友、民间(特别是马来社群)和舆论的反应,而在收集反馈后他就会在新教长上任前决定,是否重启PPSMI,或采用按反馈修订后的PPSMI 2.0,至于其推行速度则取决于民间的反弹声浪是否强烈,因为今时不如往日,土团党在马来社群中站脚未稳,又频频受到巫伊合作的威胁,令马哈迪缺乏2002年强推PPSMI的本钱。换句话说,马哈迪在重启PPSMI的过程是不会顺遂的。

我本身是对英化数理持开放态度的,但因为教育部过去的表现,以及朝令夕改的教育政策,而让我对相关政策有所保留。当然,我也相信华社和马来社群在教育方面并非铁板一块,只要确保政府在推行任何教育政策前,能够在师资、教材、设施等软硬体方面做好万全准备,并且就教育政策的拟定展开广泛、全面的公众咨询,给予明确的教育指引和不边缘化母语教育的保证,则依然有机会说服人民再度接受PPSMI。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0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