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06 09:00:00  2211720
安宁疗护,最后一程走得有尊严
优质生活

安宁疗护,姑息治疗,或许不是每个生命都需要的,但需要它的生命却不一定得到。

有的人想得到安宁疗护的资讯,

却被医护人员斥责:“你的亲人都还没有到需要接受安宁疗护的阶段,为什么这么快绝望!”

接受安宁疗护,就等于是没有希望,或者垂死之人吗?

或许死亡是最终的结果,但谁能判断何时是死期?那一段时间会是多久?


5272CLW2020117191550704927.JPG

安宁疗护医生瓦妮妲


“慈悲关怀服务会”(Kasih Hospice Care Society)安宁疗护医生瓦妮妲表示,重症病人或许生理上被宣判只有6个月生命,但有的也会活上两三年,所以这期间的疼痛与症状,在安宁疗护及姑息治疗帮助下,都可以大大提升生命素质。

然而,她也感叹,我国民众对安宁疗护缺乏认知,错失了让亲人可以安详离世的机会。

慈悲关怀服务会是在1997年成立,初期不为人知,于是化被动为主动,到医院当义工,为重症病人提供各项安宁疗护治疗。10年的坚持,终于在2007年才成立了医疗队伍。

除了协助病人处理和控制疼痛恶心症状之外,还借出医疗器材设备如制氧机、轮椅等,教导病人和家属等照顾者一些基本护理知识和技能,以及在病人离世以后为家属提供辅导。

已经在“慈悲关怀服务会”服务11年的瓦妮妲表示,安宁疗护在大马仍未普及,有些医生也太不了解,误以为安宁疗护有提供金钱援助。

医院设柜台推广

为此,该会去年开始在服务的医院设立柜台,推广安宁疗护及介绍所提供的援助等。从收集到的回馈显示,很多人第一次听说安宁疗护服务,并说若早知道有这项服务,亲人或朋友不会在临终时受这么多苦。

瓦妮妲表示,该会是非盈利组织,为重症病人提供医药、心理、社会及精神援助。吉隆坡国大医院是该会的出发点,23年后服务范围已经扩大至士拉央医院、布城国家癌症中心、芙蓉、马六甲、太平、柔佛等。

虽然如此,但她觉得很多偏远地方仍无法兼顾,毕竟人力有限,而接受安宁疗护的病例都是需要一对一,所以每名护理人员一天最多只能探访3至4名病人,每天所走的路程超过120公里。

瓦妮妲说,并非所有病人都需要接受生理治疗,有的人只是需要有人聊天,所以护理人员都尽可能做到每周至少探访一次,若真的无法抽身也会与病人通电话。

“有时家属并不知道病人的状况或哪里出了问题,反之护理人员更清楚。他们都受过姑息治疗(Palliative Care)培训,了解病人的状况与需求。”

姑息治疗对很多人来说也是陌生的名词,在大马主要的服务对象是接受手术后的病人、癌症病人、肾衰竭病人,通常都是需要在家看护的病人。



提供個性化援助

瓦妮妲表示,需要安宁疗护服务的对象越来越多,尤其是癌症病人与日俱增,不只是老人,年轻人也很多。当这些患者不要接受治疗,家人都不知道如何照顾。

“尤其是年轻患者,他们更情绪化,家人无计可施之下,安宁疗护就是他们可以求助的方法之一。虽然没有金钱援助,但我们有个各种管道去帮助他们。”

“安宁疗护是个性化的援助,每个病人的情况都不一样,非常复杂。老人觉得自己病了会拖累家人,不想成为负担而拒绝接受治疗,年轻人会愤怒、悲观而放弃治疗,这些都是家人感到棘手的问题。”

慈悲关怀服务会在接受案子之后,就会委任一位护理人员负责。第一件事就是安排家庭对话。经过护理人员的协调后,大部分人都会在对话中打开心房,病人也会愿意说出想法,让三方面都能够容易的找出处理方法。

瓦妮妲曾经处理过一案子,一名年轻癌症妇女由家婆负责照顾,开始时病人情绪很差,但很喜欢画画,经过沟通后家人让她做喜欢的事,于是她不断画画,然后送人,觉得大家都喜欢自己的画而开心。

“在最后那段日子里,她活得很开心,很乐意与人分享,拓展朋友圈,我每次去探访时她都如见朋友般与我聊天,不像病人。虽然她在不久后就去世,但她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很开心。

尊重病人的意愿

“我想说的是,无论病人或家属都会问自己或病人还有多久时间,我们会根据病状来估计病人存活期,但确实日期只有神知道,所以我们可以做到的,就是减轻病人的痛苦;而家人可以做的,就是坦诚以待,不要把死亡当作是禁忌,更不要害怕寻求安宁疗护或姑息疗法的帮助。”

瓦妮妲直言,每个人都有想过死亡,每个人也都会死,但是否可以在没有病痛情况下离开,并不在掌握中,所以在面对重症患者时,最重要是尊重病人的意愿。

她记得曾经有位90岁的老太太患癌,家人都不敢实情告知,只能要求她转告。受到这样的“委托”,她需要先试探病人的意愿,了解病人想要的是什么,病人是否想知道病情,才决定该怎么做。

“其实,要我们开口说并不难,但最重要的是家人及病人要先接受我们帮忙,如果他们都拒绝,我们就不会介入。我很理解他们的心理,他们会觉得接受安宁疗护就等于没有希望了,所以有的人会不愿意接受我们的帮忙。”

冷静期后才可加入长期义工

不过,她感到欣慰的是,很多曾经接受过帮忙的家庭,在病人离世后,家人都很乐意的参与该会的活动,分享及感谢接受过的帮忙,并且在该会帮助下放下悲伤,当亲友离世时也很乐意分享经验,让亲友认识该组织,甚至寻求帮忙。

瓦妮妲表示,病人离世后,护理人员还会持续跟进其家人一至两周,确定家人情绪都没有问题后才会结案。家人有需要可以要求悲伤情绪辅导。

“有的家属经过半年悲伤期后,会来感谢我们及保持联系,甚至要求加入做义工。但是我们都会要求过了冷静阶段后再来,到时评估家属情绪没有问题后,才开始培训成为长期义工。”

瓦妮妲认为,民众应该要对安宁疗护有基本认识,尤其是重症患者如癌末病人,在他们有限生命中寻求安宁疗护帮助,减轻疼痛及症状。不管是医生转介或民众都可以直接联络。

她形容,疼痛是有记忆的,不但是病人本身,身边的家人看着亲人在疼痛中离世也会有记忆,跟着一起受苦;反之如果病人能够安详的离世,家人也会得到解脱。



求助或资助 都欢迎你们

与所有非盈利组织一样,慈悲关怀服务会每年都面对经费问题,除了支付员工薪水之外,该会还有出借医疗器材设备,所以每年都需要办慈善义卖活动来筹款。每年世界各地的安宁疗护机构都会在10月举行“世界安宁日”活动。

目前,该会有一位医生、一位辅导医生及7位护士。服务的病人约180位,都是来自雪隆地区。

去年该会配合世界安宁日主办了第一次的“纪念日”活动,有25个病人家庭,65人出席。他们在会上分享在得到安宁疗护协助下,如何走出丧亲悲痛,从释怀、放下到鼓励他人,场面甚是感人。

不过,瓦妮妲也说:“有些家属的观念很难理解,借用了一些医疗设备,病人离世后他们却把器具转送给其他人,面对这些家属我们也无可奈何。但这些设备都是热心人士或病人家属捐赠给我们,以借给有需要的病人使用。”

瓦妮妲表示,目前全国27间医院有安宁疗护服务,只要觉得有需要,病人或家属都可以向院方查询。

欲寻求慈悲关怀服务会协助或捐助者,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络:

Kasih Hospice Care Society

电话: 03-7865 6522

地址: No. 16, Jalan SS 3/29, 

            47300 Petaling Jaya, Selangor

电邮:[email protected]

网址:www.kasihfoundation.org


5272CLW2020117191550704929.jpg

除了护理人员提供住家照顾服务之外,义工团队也走入医院,为病人提供援助。

5272CLW2020117191551704931.jpg

慈悲关怀服务会是一个非盈利组织,每年都必须主办各种筹款活动来支付日常开销。

5272CLW2020117191551704930.jpg


安宁疗护医生瓦妮妲

5272CLW2020117191550704928.jpg

一些曾经受惠的病人家属,在走出悲伤后,回馈慈悲关怀服务会,参加培训成为义工,帮助其他的家庭与病人。

作者 : 报道:本刊 张露华 摄影:本报 陈世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06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