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06 18:46:55  2212604
心系巴黎奥运会‧志力“跳”出一片天
聚焦人物


喜爱热闹的岑志力,当然不忘在新年里跳舞助兴!(图 :岑志力脸书)
喜爱热闹的岑志力,当然不忘在新年里跳舞助兴!(图 :岑志力脸书)


专访:袁历绅
摄影:蔡添华

(八打灵再也6日讯)谁说跳舞不能创出一片天?去年菲律宾东运会金牌岑志力就是最好的例子。

今年25岁的岑志力是大马史上第一位东运会Breaking(霹雳舞)金牌,他同时身兼舞者、教练、评判和代言,是我国近年来表现最出色的Bboy(Breaking舞者)。“Lego Sam”岑志力还有一个伟大的梦想,那就是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获得奥运会资格。

去年征17赛扫14冠
岑志力实力超群

舞蹈在大多数人的刻板印象都是玩票性质,不会有前途,但在岑志力身上却完全相反,他通过不断努力去到外国为大马争光,单单去年就参加了17个比赛,拿下其中的14个冠军,可见其实力一斑。

回忆起自己儿时接触霹雳舞的经历,岑志力接受《星洲体育》访问时说:“我是在13岁接触到这个运动,当时我是比较调皮的小孩,坐在家里乱乱跳,很好动。有一天在电视机上看到台湾歌手团体Energy,他们的MV(音乐短片)有地板动作,我就开始去学习模仿,过后就吵妈妈带我上舞蹈班。”

“其实我刚开始跳就知道自己会喜欢Breaking,越跳越喜欢,没有因为很难就放弃。这个舞蹈是最高难度的,可能学一个支撑需要3个月或半年,身体时不时会有瘀青还是肿,真的是很考时间和坚持。我跟舞蹈老师只学了差不多1年,过后我就自己练,到处比赛认识了很多人,从中向他们学习,慢慢累积了经验。”接触舞蹈4年后,岑志力在17岁正式职业化。

学舞过程遍体鳞伤

学习霹雳舞的过程中很辛苦,志力曾有严重受伤经历,至今仍很怕再受伤。“因为Breaking的难度,受伤不是普遍的瘀青,很多人都试过断手或脊椎骨移位,走路都会有问题。像是我曾经在14岁时左手断手,脊椎骨在17岁时移位,期间还出现过筋拉到,手腕肩膀伤。”

他透露自己前几年开始去做避免受伤的热身动作,去年开始就很少有受伤情况发生。


岑志力在镜头面前摆霹雳舞姿势拍照,这种动作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
岑志力在镜头面前摆霹雳舞姿势拍照,这种动作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


为国家为霹雳舞发展
再苦也要坚持下去

在一个相对冷门的运动,岑志力也是自己独自走过来。他坦言以前和自己一起跳舞的伙伴,如今都各有生活要过,但自己为了国家和霹雳舞的发展,会一直坚持下去。

“我是一个勇于接受挑战的人,如果今天达成了目标,明天就会给自己设一个难度更大的,那一直让我继续(舞蹈生涯)下去的最大原因,是因为马来西亚吧。”

称大马拥很多不错的Bboy

“同时,我是希望能为Bboy带出一个平台去发展,其实这里有很多舞者都很强,只是缺乏了机会。我要做的就是不停代表国家参赛,让外国知道原来马来西亚也有不错的Bboy,把大马放在国际上。”

据志力所说,他每天都会训练,尤其是专注在体能锻炼上,一般都在晚上时段练习3个小时,训练地点通常在双威大学、蒙纳士大学和拉曼大学学院。

“Breaking最重要是美感,以前我会去健身房举重,但是肌肉变大后失去灵活性,跳起舞来像机器人一样,2016年后就没有练(肌肉)了。当我在家训练时,就是自己静下来思考新动作的时候。如果去到外国,我会去朋友的舞房练习。”

询问其除了跳舞,平时还有什么爱好,“我有去学唱片骑师(DJ),Breaking类型的DJ,有时会游泳,可以帮自己练气,因为Breaking需要大量体能,Bboy的爆发力要很足。”

他解释霹雳舞是很耗力量的舞蹈,在短短几十秒甚至几分钟的表演里,要用完身体全部力量去展现。


在菲律宾东运会摘金,让更多人认识了岑志力,认识了霹雳舞。
在菲律宾东运会摘金,让更多人认识了岑志力,认识了霹雳舞。


捉准东运机会一战成名
岑志力个人价值相应提高

而去年东运会首次把舞蹈运动列入比赛当中,岑志力抓住了机会一战成名,让更多人认识自己。

“东运会前没有特别准备,因为陆续参加比赛,以赛代练,比赛才是最好的准备,要习惯自己在舞台上的状态。结束东运会后比较多一些大众朋友知道这个东西(霹雳舞),我本身的工作机会或者个人价值都有提高。其实,还没在东运会拿到金牌的时候,我陆续在外国赢过很多奖,但没有人注意到,可是往往需要这种机会。”

志力还分享了参加东运会时的小故事,“我一直不要给自己太高目标,因为这样会很压力,无法表现自己最好的一面。那时东运会大马还没拿到第一金(过后罗俊豪先在武术拿到首金),很多马来西亚人就告诉我‘这次是你拿(金牌)了。’但我听了没有多想,比赛结束后拿到金牌,自己觉得有付出就是有收获。感到很自豪。”

不知是不是首次举办舞蹈项目缘故,岑志力认为东运会筹委会举办得有些“不专业”。

“主办单位把比赛时间缩短到1个小时(包括颁奖),我们5个国家参赛,一个国家选手要跳3场,一直在赶场,跳舞后不到5分钟就到下一场,结果全部选手脚软。应该至少预留1小时半或2个小时举行比赛会比较好。”

感谢妈妈一路支持

谈到东运会夺金后第一个想感谢的人,岑志力感谢妈妈默默支持,“妈妈一直不断支持我直到现在,其实对马来西亚的家长来说,跳舞很难“找吃”,前几年没有东运会的时候,我们都过到比较辛苦。有时一些人会问我,‘你跳舞要跳到几岁’,但妈妈支持对我影响很大。”


向来孤军前往国外作战的岑志力,不求得到他人鼓励,只求得到荣耀时,能让国人感到开心,为他骄傲。(图:岑志力脸书)
向来孤军前往国外作战的岑志力,不求得到他人鼓励,只求得到荣耀时,能让国人感到开心,为他骄傲。(图:岑志力脸书)


乘年轻先打天下
希望国人会为他骄傲

随后谈到个人生活,志力生涯前期需要通过接商业表演来维持生计,“我之前都是接独舞的表演,现在也还有在接,我有一个团队KatoonNetwork去专门接这些工作,像是为Astro、双威广场活动或是某公司晚会表演。但这只是兼职,因为不定时,自己主演收入都是靠教课、偶尔接商演和代言,还有全职比赛的奖金。”

这2年岑志力较常往外跑,大多数时间去中国到处参赛,“中国发展机会多,去年9月我在那边比了差不多7场比赛,算是我人生最多的一次。根本没有停过,那时比赛完了飞回大马休息2天又飞去比赛,都是自己一个人,虽然很累但享受这个过程。有没有希望得到其他人的鼓励?没有吧,当我拿到奖牌或得到荣耀,我希望马来西亚人会替我开心骄傲,那就足够了。”

答应自己至少跳到28岁

“我去年给自己设下了收到任何邀请赛事,都要去参加。无论输还是赢,我答应自己要先跳到28岁,这几年都会一直这样,趁年轻先打天下,累积名气名誉。”

除了参赛,志力还获得几家品牌的赞助代言,“我跟中国公司有合约,代表战马这个运动饮料品牌,去年我在中国参加区域赛赢得冠军,之后打入总决赛再拿下总冠军,获得了战马老板的青睐,所以就做了代言人。我在大马也获得索尼(Sony)的金钱和产品赞助差不多3年时间,另外还有美国Stussy潮服赞助了5年,他们对我在服装上帮助很大,每个月去拿衣服就不用花钱买新衣(笑),省下不少开销。”


岑志力向星洲日报读者拜鼠年,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岑志力向星洲日报读者拜鼠年,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舞蹈赛首现2024奥运
志力:可以的话不想错过

4年后就是巴黎奥运会,霹雳舞确定被列入比赛项目,如果把状态保持下去,岑志力很可能成为大马史上第一位参加奥运会的舞者。

对此他说:“现在不要去想这个问题,还有很远。到时可能身体跟不上了,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想去比,毕竟这是奥运会第一次有舞蹈运动,我还是会为此准备的。”

“晋级门槛不会很高,我去年6月在南京奥运会参加一个奥运会测试赛,全部跟著奥运会规则,那边有80多个国家参赛,我从中获得第20名。自己还是海选中东南亚唯一一个进到32强的选手,当时取得这个成绩有些意外。”

若是与亚洲国家比较,志力坦言日本、韩国和台湾都是强国,中国这几年发展得很快,不容小觑。

日后退役后想开班授课

当被问到28岁后的计划,他会先以跳舞为主要考虑,前提是身体状况能够保持健康,“那时身体可能没那么好了,再考虑开舞蹈教室收徒弟,把Breaking传承下去。”


岑志力从事霹雳舞多年来赢得大大小小的奖杯冠军,已经是大马舞蹈界的家喻户晓人物。
岑志力从事霹雳舞多年来赢得大大小小的奖杯冠军,已经是大马舞蹈界的家喻户晓人物。


喜欢新年热闹气氛
过年最让志力放松

最后问到志力在农历新年的愿望及如何度过,他表示:“我要保持身体健康和工作稳定,新年前会跟妈妈和姐姐去日本旅行,这是人生第一次跟家人出国玩,终于不是做工了(笑)。”

“新年最大目标?当然是收更多红包,哈哈。其实我蛮喜欢每一年的过年,跟家人回去芙蓉文丁镇的外婆家。因为妈妈有9个兄弟姐妹,跟亲戚一起相聚很热闹,再请舞狮来表演、放鞭炮,到时又有很多人过来拜年。”

“比完一整年的比赛,过年是让我最放松的,最重要一直吃,不会想到工作的东西。”

作者 : 袁历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0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