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1 11:08:26  2213275
【大马梦工厂二】乐高乐园,3园区拼客源
周刊专题

乐高乐园的海洋探索中心在2019年6月开幕,成功吸引更多游客前来。
乐高乐园的海洋探索中心在2019年6月开幕,成功吸引更多游客前来。

虽然MAPS主题乐园的结果令人唏嘘,但实际上在我国仍有营运良好的乐园。

坐落在柔佛州伊斯干达公主城,大规模、拥有国际大IP坐镇的乐高乐园,自开幕以来便已享负盛名,许多海外游客奔赴新山,只为了满足孩子的愿望,不让他们留有遗憾。

同样是1月份的某个周六早上,当我抵达乐高乐园时,就已经看见许多家庭陆陆续续进场,大多数是来自澳洲、泰国、印尼、中国等世界各国的外籍游客。

乐高乐园总经理林忠延接受电访时指出,乐高乐园的访客有近半数是本地人,但这“本地人”也包括新加坡人。

“因为新加坡离新山很近嘛,其余另一半是韩国、泰国、印尼等东南亚国家,中国游客并非最主要的外籍游客群体。”

因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爆发,对于他们而言影响不算太大。

城堡主题的园区。
城堡主题的园区。
林忠延说,运营一个乐园需要考虑许多因素,像是地点、设施,甚至还要根据当地天气来调整乐园的设备。
林忠延说,运营一个乐园需要考虑许多因素,像是地点、设施,甚至还要根据当地天气来调整乐园的设备。


新增海洋探索中心,开拓客源

这座占地九万三千多坪的主题乐园,分为乐高乐园、水上乐园和海洋探索中心(Sea Life)3个部分,其中海洋探索中心是在去年6月开幕的。

林忠延提到,乐高乐园有一个长期发展计划,他们每年会投入资金新增或开发设施以开拓客源,吸引回头客。“自从去年海洋探索中心开幕后,我们的访客人数比2018年有所增加。”

“主题乐园这盘生意就是这样,你必须要每年投资,增加多一些东西,让人们觉得新鲜,访客才会再回来。”

至于需要花多少钱在投资和维护上才能让乐园“续命”,他则笑而不答。“(运营乐园)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不是说投资了游客就会来。你得看这个乐园是否有很特别的机动游戏、它的地点在哪、这个地点是不是交通枢纽等等种种因素。”

海洋探索中心的吉祥物站在门前迎宾,孩子们既兴奋、期待又带点羞怯与它合影,爸爸妈妈充当摄影师,和乐融融的画面不禁令人嘴角微扬。

海洋探索中心的面积不算大,但小而精致,有11个生态主题区,饲养120个品种、近1万3000只海洋生物,同时与孩子们互动的教育环节很多,比如引导孩子们学会观察、分辨鱼类品种和雌雄等等,每个生态区均有一位工作人员解答游客的“十万个为什么”,让教育变得有趣起来。

水上乐园则结合乐高和水上活动,游客可使用泳圈悠哉地在水上漂流,顺手捞起身边漂过的乐高,随意搭建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又或者在水里待腻了,走到池子边玩乐高也是另一种趣味。

而3个园区的重头戏,自然是乐高乐园,多少家长奔赴千里只为它而来。

园内有许多摆设均由乐高搭建的装饰品,除了机动游戏、4D电影,孩子们可在幻想乐园、乐高@机械组发挥自己的创意和想像力,在工作人员教导下学习基础的机器人学,将寓教于乐实践到底。这也是乐高乐园最大的特点。

孩子们可在幻想乐园、乐高@机械组发挥自己的创意和想象力。
孩子们可在幻想乐园、乐高@机械组发挥自己的创意和想象力。
乐高水上乐园则结合乐高和水上活动,游客可使用泳圈悠哉地在水上漂流。
乐高水上乐园则结合乐高和水上活动,游客可使用泳圈悠哉地在水上漂流。


东南亚游客居多

相比起东京迪士尼,乐高乐园的人流量不算多,许多机动游戏无需排队,即便是园中最具人气的虚拟实境过山车以及幻影忍者战车,也很快就能排上,省却不少排队久等的痛苦。

也许是乐园的主要受众是以未成年孩子为主,消毒液在园内随处可见,尤其是孩子们会碰触到乐高的地方,尽可能照顾访客的卫生问题。

“新型冠状病毒、A型流感这种疾病是很难控制的。”

除了传染性疾病,林忠延提到,本地的天气也是挑战之一。所以在建设乐园时,就会把这些因素考虑在内。

“若你在两年前来,你进来的乐高乐园是没有遮顶的棚,但现在有了。在未来,我们会在乐园的主要景点搭建遮棚以及升级设施,以便游客不被天气影响游览的兴致。所以每一个地方的乐园都有不同的‘方程式’。”

他笑说,没有一个地方是完美的,比如英国虽然雨天少,但因为有时天气太冷,他们还必须关闭,只能根据当地的条件调整。

而大马的乐高乐园则会分阶段翻新乐高乐园,包括安装更多巨型风扇,设立更多遮荫区,让游客躲避艳阳和暴雨。

虚拟实境过山车是乐高乐园的最具特色设施之一。
虚拟实境过山车是乐高乐园的最具特色设施之一。  
孩子们在海洋探索中心里大开了眼界,近距离观察海洋生物。
孩子们在海洋探索中心里大开了眼界,近距离观察海洋生物。


愤怒鸟乐园如何自救?

室外的主题乐园需要面对天气的挑战,那室内的主题乐园即便是狂风暴雨也无所畏惧。

在星期日早上10时,来到地处新山城中城购物广场三层的愤怒鸟活动乐园(Angry Birds Activity Park), 铁闸缓缓拉开的声音划破一片寂静,愤怒鸟经典的背景音乐响起,工作人员正在做开业清洁的最后一道工序。

该园经理恩姑阿都阿兹领着我们入园,边走边解释:“我们的客流量高峰期是11月和12月的学校假期,1月份一般人潮不多。这段时间来访的游客是中国人、韩国人以及印尼人,因为他们还在放假。”

语音刚落,就见一对母女买票入场,上前攀谈两句,发现原来她们是中国游客,是这一天乐园首2名客人,小女孩基本上享受“包场”待遇,一个人在设施内游玩,有一名工作人员在旁陪同,以确保她的安全。

“我们规定11岁以下的孩童必须由父母陪伴,11岁以上的孩子可以自由行动,但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全程看顾。”

亚洲第一个愤怒鸟活动乐园坐落在柔佛。
亚洲第一个愤怒鸟活动乐园坐落在柔佛。


自我提升,增加新设施

这是亚洲第一个愤怒鸟活动乐园,面积大约有2万6000平方公尺,设有27种游戏设施,如迷你卡丁车、镭射太空船迷宫、射小猪、反引力弹跳床等等。

他们将乐园分成几个部分,每个部分都是为了配合某个年龄段的孩子,例如2至5岁的儿童专区,会备有小型脚车、播放愤怒鸟动画的微型影院;10至13岁的孩童区域,则设有弹跳床等较为刺激的项目。

家长若不想参与游戏,可到休息区等候,他们也能从休息区看见75%的园区范围,借此观察孩子的动向。

每位游客入场前需换上该园准备的袜子,因为这双袜子有防滑的功能,孩童在游乐场内可避免滑倒摔伤。

“我们周末营业时间分为3个阶段:早上10时至下午1时、2时至5时、6时至晚上10时,这是为了全面消毒、清洁园区。至于人潮没那么多的平日,一天消毒清洁两次。”

愤怒鸟这个IP来自芬兰,因此乐园内的所有设施、器材、装饰均从芬兰入口,成本高达2000万令吉。

面对游客逐步减少,且竞争者环伺的情况,要如何保持竞争力成为所有主题乐园业者的挑战。

“对于主题乐园来说,游客逐年下降是正常的现象,游客会将注意力放在新的景点。比如新的主题乐园开幕,他们便会蜂拥前往,旧的主题乐园的客流量自然就会减少。”

此时,乐园就得自我升级,增加新的设施来应对,阿都阿兹透露,他们有计划在未来增添部分虚拟实境体验的新项目、3D影院等等。

尽管愤怒鸟乐园规模不算大,依然要面对两个挑战,第一个自然是竞争,第二个则是传染病蔓延。“像现在A型流感和新冠肺炎扩散,家长就不会带孩子来玩。”

阿都阿兹表示,他们有计划在未来增添部分虚拟实境体验的新项目、3D影院,为游客带来更新的体验。
阿都阿兹表示,他们有计划在未来增添部分虚拟实境体验的新项目、3D影院,为游客带来更新的体验。


优惠套票吸引本地游客

他表示,该园最主要的访客是本地人,接下来是新加坡、中国、印尼、日本、韩国以及中东。

“他们一般先去新加坡,再过来玩两三天;先去乐高乐园之类的地方,之后来这里。”

主题乐园的门票价格对于一般家庭而言是沉重的负担,动辄一人就要上百令吉,所以很多时候主题乐园成了外国游客才消费得起的“奢侈品”。

阿都阿兹指出,2018年来访的外国游客比本地游客要多,马来西亚人只占了48%。于是,他们不断推出促销的优惠套餐,以吸引本地人到来。

“因为本地人会在意价格,我们的入门票是60令吉一人,对他们来说定价很高,一家四口就要240令吉。所以我们做促销活动,成功吸引本地游客,2019年本地游客的占比达到56%,44%为外国游客。”

愤怒鸟乐园分成几个部分,每个部分都是为了配合某个年龄段的孩子设计的。
愤怒鸟乐园分成几个部分,每个部分都是为了配合某个年龄段的孩子设计的。
作者 : 叶洢颖、陆家明(摄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