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07 23:00:00  2213414
【五日谈】鹰童/04 鸭與鸦
星云

《艾子杂说》中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个人想去猎兔,需要一只替猎人攫取猎物的鹰鹘,而这人缺乏常识,不认识鹰鹘长什么样子,竟买了一只鸭子而去。这人到了野外,正好出来了一只兔子,他连忙把鸭子往上面一掷,要它去捕兔。鸭子不会飞,跌落在地。再掷,再跌。如此三番四次抛掷,鸭子被人逼急了,蹒跚着口出人言说:“呱呱,我是鸭子,不是鹘呀!把我宰了吃,倒是我的本分,我可吃不消你这么一抛二掷的!”这人惊诧道:“我还以为你是鹘呢,却原来是鸭么?”鸭子举起笨拙的掌子,笑着说:“你看我这脚手,可以搦得兔否?”

那只鸭子无端被人三抛四掷,还客气地只说“一抛二掷”,真是一只有涵养的鸭子。宁愿被杀,也不肯受凌辱,这又是鸭子的气节,叫人肃然起敬。那个打猎新手,明明自己有眼无珠,强人所难,不说抱歉也就罢了,还故作诧异。鸭子对这种假扮无辜的人,并未加以痛斥,而是不失幽默,从从容容地把自己蹩脚的一面,坦诚相示。要知道,泅水就靠这双鸭掌哩。艾子用神来之笔,记下鸭子被逼说出人话——而且还是华语——的经过,令人绝倒。或谓《艾子杂说》是苏东坡所作,这恐怕只是托名,未必属实吧。

无独有偶,《伊索寓言》也有这么一个故事:老鹰从高空飞下,攫走一只小羊。乌鸦见了,心生怨妒,忽然大发宏愿,也学习那飒爽鹰姿,从空中俯冲而下,扑到一只小绵羊身上。不料,它那双鸦爪给羊毛缠住了,急切间挣脱不开。牧羊人发现它,一把捉住,即刻剪去它的双翼,带回家给孩子们玩。孩子们好奇问这是什么鸟,牧羊人回答:“据我所知,它是一只老鸹,可是却想冒充老鹰哩。”

伊索的这只乌鸦太可耻了!第一,它妒忌心重;第二,它虚荣心无限膨胀,东施效颦,可笑不自量。历史昭示:具有这种性格的人,不可能自安其分,自掂其量,若一朝得志,身居高位,非弄到贻笑万年不止。

明朝天启年间,比利时耶稣会士金尼阁将《伊索寓言》传译至中国,题为《况义》。“况”即“比况”,类似佛经“譬喻”的意思。可惜,当时的传教士没有把艾子的寓言也译成拉丁文,传回欧洲去。

作者 : 鸭與鸦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