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0 07:20:00  2213459
月贝凡/黄子轩与山平快《上乡》有机音乐返乡的真挚温度
试听间

2845CFL2020-02-0815811267455361161556.jpg


从发条人乐团到暗黑白领阶级再进入山平快时代,台湾客家新生代创作歌手黄子轩一直不断在音乐领域上寻求创新与突破。这3个时代的黄子轩都对家乡有着深厚无比的情谊,这样的情意结让他落笔开启了“回家系列”的音乐概念。暗黑白领阶级时他摸索着“回家的路”,就好比他在音乐启蒙期的婴孩学习爬行。黄子轩与山平快时代他以在都市生活的“异乡人”身分探索异乡游子在大城市里的喜怒哀乐,还有其潜伏在心里想回乡落地生根的酝酿期。来到新作品《上乡》,他还真的就把自己毅然选择归乡生活的心路历程来一次总结与分享。人人说从城市回归故里是“下乡”,但黄子轩却把玩文字游戏将之颠倒成“上乡”,仿佛意味着回返家乡是上上之举。他认为回到家乡可以享受家人的温情还有和土地亲密接触的自然喜悦感,更重要的是让他的孩子可以亲身体验在乡下成长的淳朴与实在。这一切难以言喻的情怀都被他写进了歌里,让他对人生不同阶段的生命体悟更上一层。

《上乡》的探索不局限于回家,还有在快速量化的时代里,找寻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温度与故事。与大竹研合作的〈乡村老弟〉以美式乡村音乐的风貌掀开了序幕,当牛仔风味的音乐一响起,你无法自拔的陷入了回忆的时光机。这首歌采样客家山歌惯用的词汇如“老弟我”来增添几分亲切感。这是一首有关“寂寞”的歌曲,他写在乡下生活的孤独感。一个老人,一部货车,一个因为父母不在了,即便客语不纯正也无所谓的少年,一个回乡来重温家乡田路的空气和味道的男子,一个回来捕捉童年回忆的成年人,一个因为邻居搬走了而莫名心酸的男人…‥黄子轩把不同的寂寞感以简朴的文字温暖的抒发,然后轻声问一句“你是因为寂寞回老家,却怕回老家更寂寞的矛盾男子吗?”

2845CFL2020-02-0815811267458171161557.jpg

展露年月淬炼过后的音乐深度

有关家乡情愫的创作还有好几首,像宛如一首短诗的〈何年何月〉就非常浪漫迷人。“我看过的最清的星星在你脸上,我攀过最软的山在你身上,我摸过最软的草你给我的,我喝过最甜的水你给我的……”哪怕是最平凡不过的一种生活体验都难以掩饰对家乡一切的爱恋。复古乡村民谣风味的〈内山公路〉也在平凡里见真章,回家的路从见山不是山到最后见山还是山,生命里的人生哲学不也是这样让我们慢慢去品尝和体悟的吗?抒情委婉的〈上南片的风〉温馨里见真挚情谊,这家乡的风吹开家乡庭院的大门口,邀请儿孙回来团聚,吹进庙里找土地公保佑这里平安快乐。温情满溢的文字在口哨声里轻轻撩动你最良善的细密心思。〈旧城〉融汇了原住民原始音乐情怀与现代民谣的柔情,这首有关乡愁的歌曲旋律异常优美,尤其副歌不断吟唱着的“旧城,好久不曾听见你的声,我思思念念回来你的身边”一直萦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此刻温暖的泪光泫然而至。

黄子轩因为工作的关系与马来西亚东马古晋的文化团体结下深厚的缘分,这里有许多令人且行且珍惜的音乐同胞令他写下两首歌来纪念这一段殊胜的因缘。抒情民谣〈尧湾〉歌颂古晋客家老庄新尧湾,这里的客家人说的是河婆客语,语音虽然与台湾客语不太雷同但却还是予人亲切温馨之感。这首歌他与保卜、Mathew Ngau Jau合作,Mathew演奏类似琵琶的传统沙贝琴增添了几分东方情怀,乃全曲画龙点睛之美妙编制。另外一首是和DJ Theory合作的〈Beruntung幸运〉。这是一首客语与印尼语美妙交汇的跨国之作,穆斯林时时抱持感恩情怀,这首歌阐扬这一份美德,令人肃然起敬。

2845CFL2020-02-0815811267455201161554.jpg

打造另类台、客享乐热闹音乐氛围

专辑第一主打歌〈Hotel〉乃黄子轩与拍谢少年奔放狂野的潇洒之作。这首歌曲冶乡村摇滚、流行与蓝调为一炉,黄子轩将蓝调十二小节改编成小调模式,再以猫王式唱法诠释在乡间半夜出来溜达豪饮的潇洒情怀,两组人马天衣无缝的默契演歌令人拍案叫绝!类似此番男儿豪迈狂饮之歌还有压轴的〈燥忒〉,这首流露几分雷鬼风貌,热闹缤纷的音乐氛围在一杯干一杯声中画下豪情的句点。

黄子轩与山平快的〈上乡〉唱出了音乐返乡的真挚温度,这些温暖情怀岂止是歌者对故乡的爱慕歌颂,其中还有他活生生且细腻无比的心情写照。〈上乡〉宛如一道有机的良心音乐,创作人体现出音乐最真诚、温暖和简朴的一面,他双脚踏在最温暖的乡土上,双手膜拜最真善美的音乐信仰,将天地间最美丽的自然养分回归故里,成就了人世间令人念念不忘的音乐极品。

2845CFL2020-02-0815811267455201161555.jpg

作者 : 月贝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