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08 17:20:00  2213596
混血儿娶华裔融入华社‧华印通婚族欢喜过年
我们
莫汉表示,小时候家住在贫民区,鲜少感受到年味,与妻子搬出来后,新年期间他也会与妻子在家中布置一番。
莫汉表示,小时候家住在贫民区,鲜少感受到年味,与妻子搬出来后,新年期间他也会与妻子在家中布置一番。


“虽说我俩的生活习惯及宗教信仰不同,但作为夫妻,双方必须互相体谅及理解对方的习惯,这样彼此才能够真正地接受对方的不一样。”

父从印度来马打工

今年63岁的莫汉是一名华印混血儿,其母亲是华人,父亲是从印度来马打工的印度人,从小在贫民区印度长屋长大的他除了熟悉一切印度文化之外,同时也口操流利的广东话,对华人文化一样熟悉,甚至到了适婚年龄后,他也与父亲一样,迎娶了华裔女子作为妻子。

与妻子李秀明(58岁)结婚逾39年的莫汉,如今几乎已全然融入华人文化之中,在协助妻子准备年货及新春礼品时已经游刃有余,妻子在什么时候需要做什么,他全然知晓,在食物方面,他也没有任何禁忌,妻子煮什么他都能吃。

“我的父亲是从印度过来马来亚工作的工人,思想方面尚偏向自己的族群信仰及习惯,因此在家中除了农历新年外,鲜少出现华人文化与习惯,即便如此,我母亲依旧非常努力地在家中保留传统的华族文化,每年农历新年,她都会准备丰富的团圆饭,让我们知道华人团圆的意义。”


华印混血儿的莫汉是家中3子之中的长子,其母亲是华人,父亲是印度人。
华印混血儿的莫汉是家中3子之中的长子,其母亲是华人,父亲是印度人。


母亲从年初一忙到十五

他表示,母亲是福建人,农历新年时母亲几乎会从年初一忙到十五,新年期间每天吃的都是丰富的华人饮食,父亲即便吃不习惯也不打扰,总是会默默地自己准备印度餐,吃饱后再与母亲的兄弟姐妹闲聊。

“我想,这就是家里和谐的关键吧,即便不习惯也坚决不强求,这样一个家庭才能一直和谐相处下去。”

他表示,当时母亲就像是超人一般,自个儿能够准备两到三大桌子的团圆饭,反观当时作为长子的自己什么也不懂,只有与妻子搬出来住之后,才了解原来准备团圆饭是如此费劲。

“小时候我们住在贫民区的长屋内,周遭都是印裔,农历新年时我们也无法在家中悬挂一些新年吊饰或是春联,家中少了些年味,与妻子搬出来后,我会与她一同办年货及准备团圆饭,过年时也会跟她到寺庙里拜拜,感受新年气氛。”

询及小时候最深刻的过年情景,莫汉低头想了想说:“小时候离我们小区不远处便是富人区,当时有许多华裔小孩会在晚上时放鞭炮,而我们都会趁上学经过这里时,捡起那些没有被燃烧到的鞭炮,回家稍微DIY一下,鞭炮就可以点燃了,也算是我们新年时自娱自乐的一个活动吧。”

如今与妻子育有1子1女的莫汉,新年活动比起童年时期丰富许多,新年前其女儿便会带他到首都购买新衣,在商场大型的新年装饰前与家人一同合照留念;新年期间他也会帮忙妻子办年货,或者到寺庙里拜拜。

农历新年之际也有不少华裔友人送新年礼篮给莫汉,而他也会笑盈盈地接受,将礼篮先行摆放家中布置,新年后才将礼篮拆开来。
农历新年之际也有不少华裔友人送新年礼篮给莫汉,而他也会笑盈盈地接受,将礼篮先行摆放家中布置,新年后才将礼篮拆开来。

精通多语融入华社

皮肤黝黑的莫汉经常会被人误会他只会说淡米尔文及马来文,但莫汉其实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语言天才,除了通晓广东话外,福建话及客家话也一样流利,让他能够快速地融入华裔族群中。

“我毕业于于怡保圣米高中学,这是一所教会型学校,当时华裔族群的学生占大多数,因此上了中学后,我身边的华裔朋友渐渐多了起来,毕业后出来学习建筑手艺,当时的老板也是华人,也因此在某个生日会上,认识了我的妻子。”

他说,与妻子结婚后有一段时间从事销售工作,当时妻子也与他一同工作,店里售卖的正是华人的新年吊饰,而他的客家话就是在当时学来的。

“我们当时售卖的有牡丹花、梅花、雪梅等新年吊饰及手艺,当时来店里购买年货的顾客都会向我投来异样的眼光,往往都只会向我的妻子询问价钱,渐渐地有了熟客后,我才得以与华裔顾客打成一片,也学会了新语言。”


莫汉(右)与妻子结婚逾39年,感情依旧非常甜蜜。
莫汉(右)与妻子结婚逾39年,感情依旧非常甜蜜。



百无禁忌的莫汉(后排右一)如今已全然融入华人文化中,即便新年随着妻子到寺庙拜拜也不会感觉不自在。
百无禁忌的莫汉(后排右一)如今已全然融入华人文化中,即便新年随着妻子到寺庙拜拜也不会感觉不自在。


莫汉(坐者)目前与妻子(右)及2名孙子同住,享受天伦之乐。
莫汉(坐者)目前与妻子(右)及2名孙子同住,享受天伦之乐。



作者 : 蔡秋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