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09 16:35:00  2214067
【专访】赛沙迪:将向新教长建议‧“尽快恢复公民教育课”
全国综合
赛沙迪(中)在新的一年里,恭祝《星洲》读者万事如意。左起为星洲日报高级摄影蔡伟传、记者张翠萍,右起为体育记者袁历绅及高级记者庄敏。
赛沙迪(中)在新的一年里,恭祝《星洲》读者万事如意。左起为星洲日报高级摄影蔡伟传、记者张翠萍,右起为体育记者袁历绅及高级记者庄敏。


(布城9日讯)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表示将向新教育部长建议及讨论,尽快恢复公民教育课的重要性,且公民教育课必须“去政党化”,专注在教育中学生联邦宪法、国家原则、民主价值及选民责任,还有大马的多元社会及中庸精神。

他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说,在政府学校的教育课纲中纳入公民教育势在必行,因为我国将在2023年的全国大选,首次实行满18岁大马公民自动登记为合格选民的制度,届时将增加750万名“超年轻”选民。

“这个公民教育科必须要没有政党利益的存在,专注在国家原则、联邦宪法,大马多元种族社会性质,还有这个社会应该如何中庸,我认为在学校教导这些是非常好的。”

赛沙迪说,他将与“新教育部长”讨论此事,但他没有提及代教长或敦马哈迪的名字。

“我们曾经(在中学)有公民教育科但没有全面执行(如今已废除),这是我希望和新任教长讨论的其中一个课题。”

相信年轻人投票会作正确选择

赛沙迪坦言,将投票年龄降至18岁,从政治角度是个相当冒险的决定,但他相信被赋予权力的年轻人将拥有足够的成熟度,在大选作出正确的选择。

“我仍相信年轻人是开明的,因为他们有更多受教育的机会,也会从社交媒体及不同的青年平台获取资讯,现在的青年时常与他们的朋友及同事讨论国家课题,他们不再活在自己的世界。”

他表示,自己的确对受教育程度高,被视为开明的青年也会受到种族及宗教课题影响感到担忧,这些课题也犹如筑起的高墙,将各族青年区分开来。

“我认为还是有希望的,我不要这一代人的思想败坏或是被荼毒,这是我所担忧的。”

“所以我们开始了大马未来领袖学校(MFLS)计划取代国家干训局(BTN),现在的MFLS是更加多元种族的领导能力培训,教导他们领导能力、民主价值观,他们回到各自的圈子或家乡时,他们就会成为改变的代言人。”

“大马人身分为先”面对内外压力

将在土团党党选中寻求连任土青团团长的赛沙迪坦言,他的确因为自己以马来西亚人身分为先,而被对手攻击为“不够马来人”,在党内面对一定的压力。

“显然的我想对手会这么玩,这已经发生,尤其已经在几个场合了,但在政治圈子你必须要有个限度。”

“我从来都不相信当个马来西亚人,会让我少了任何马来人特质。”

在大马要融合非强迫同化

“重点在于,在大马不该有强迫同化,而是融合,在多元之中团结一致,(让大马成为)不同思想、文化的大熔炉。”

他也相信,土团党与巫统是不一样的,身在土团党,领袖不需要去迎合极端右翼去发表极端言论。

“我只是一直都在做我自己,你不会看到进入党选模式后,赛沙迪会突然举起马来短剑。”

赛沙迪强调,土团党的确是土著政党,但他只会从政策角度去谈土著的课题及问题。

“当我们谈到有关土著族群的课题时,那是贫穷课题、受教育的机会,还有让他们往上爬的更大经济机会,以便他们能在这团结一致的马来西亚拥有平等的地位。”

欢迎有资格者竞选团长

另外,赛沙迪预料来临的党选有人会挑战他的土青团团长职。

27岁的赛沙迪抱着平常心指出,他在党选前已公开欢迎有资格者与他一同竞选团长,就让党员来决定谁才是领导土青团的最佳人选。

赛沙迪在土团党创党,受委为土青团团长时只有23岁。

赛沙迪表示,投票年龄下调至18岁后将会有750万名“超年轻”选民,因此政府必须确保他们能透过公民教育课了解民主价值及公民责任,还有学习到大马的多元种族社会性质及中庸精神。
赛沙迪表示,投票年龄下调至18岁后将会有750万名“超年轻”选民,因此政府必须确保他们能透过公民教育课了解民主价值及公民责任,还有学习到大马的多元种族社会性质及中庸精神。

阿斯拉夫言论不代表土青土团

针对土团党教育局主任阿斯拉夫多次公开要求政府拒绝承认统考,废除多源流学校即华淡小,赛沙迪重申,这些言论不代表土青团及土团党,土团党只会以最高理事会的立场及共识为准。

他说,首相兼土团党主席敦马哈迪曾被媒体问到有关废除华淡小的课题上,强调政府是依据联邦宪法的精神行事,而多元是大马的优势。

“我想这是很明确的(立场)。”

赛沙迪指出,此事曾被带上党最高理事会会议讨论,马哈迪当时是在最高理事会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这么回应记者的提问。

除了要求关闭华淡小和拒绝承认统考,阿斯拉夫也以大马思维运动(AGRA)组织主席的身分,在董教总要举办华团联席大会时扬言将前往“踩场”,且呼吁各造加入他们谴责及施压董总。

凯鲁指华淡小违宪 应受对付

谈到政府对多源流学校的立场时,赛沙迪也直言,他认为早前入禀法庭指华淡小违反宪法的土权党(PUTRA)副主席莫哈末凯鲁应该受到对付。

他说,尽管莫哈末凯鲁拥有言论自由,政府也无权要求他闭嘴,但一旦莫哈末凯鲁的言论越界,他就应该受到对付。

赛沙迪强调,党莫哈末凯鲁律师身分入禀法庭挑战华淡小违反宪法时,希盟政府已表达了强烈立场。

“政府不认同他所带上庭的案件,所以我们会提出挑战。”

政府奖掖受聘毕业生非“派钱”

针对在乐业大马人计划([email protected])下,失业超过12个月的毕业生一旦被雇用,雇主及受聘的毕业生都将获得奖掖引起各种争议一事,赛沙迪强调,政府并不是免费“派钱”,而是与私人领域合作刺激就业市场,进而让私人领域愿意聘请更多员工。

他解释,在这项措施下,雇主聘请失业超过12个月的毕业生将获得250令吉的奖掖为期两年,这意味雇主可以把该奖掖用于支付该员工的雇员公积金。

可降低雇主聘新员工成本

“这种做法可有效的降低11至8%私人领域雇主聘请新员工的成本;促使雇主更愿意聘请新员工。”

他说,大马目前有约16万名大学生毕业后失业,而20万名初中评估考试(PT3)或大马教育文凭(SPM)的毕业生失业。

赛沙迪认为这项机制不会导致年轻人更依赖政府,他指被雇用的毕业生必须在两年内积极证明自己,如果他们的工作表现不达标或自满等,两年后奖掖届满时,雇主就会不再聘请他们。

询及这是否会鼓励毕业生“休息”一年后再就业,赛沙迪说,多个独立机构所展开的研究显示,大部分年轻毕业生,特别是来自贫穷或M40阶级的家庭,在毕业6个月后如果没有就业,他们无法支撑生活。

“很多毕业生尝试寻找符合他们所学的工作,但就是无法被雇用,我们就这样把他们忘了,还是将他们称之为懒惰的一群?都不是,实际上他们只是陷入系统漏洞的人士,因此必须为他们提供安全网。”

他说,基于大马过度依赖外劳,加上聘请外劳的费用更为低廉,因此私人领域更倾向聘请外劳。

“我们不能责怪私人领域,因为聘请外劳的费用相对低,因此EPF提出这项机制,聘请本地员工和外劳的每个月费用差距约250至500令吉。”

解决薪酬问题吸引从事3D工作

赛沙迪强调,大马人年轻人并不是怕辛苦或懒惰,而是薪酬的问题。

“有人愿意到澳洲去当非法的采水果员工、到韩国非法打工,都是因为薪金的问题,不然也不会有40万大马人到新加坡去从事艰难的工作。”

他也以威省市议会为例说,该市议会为愿意给予在他们底下从事3D(危险、肮脏、辛苦)工作的本地人提供更高的薪资,吸引大批本地人愿意投身工作。

他说,在这项机制下,虽然谈不上可获得很高的薪资,即超过5000或6000令吉,但至少毕业生可获得端庄(dignified job)的工作。

“毕业生不再需要从事只符合最低薪金的工作,在这项机制下,如果原本是1500令吉的薪金,就变成是2000令吉,2000令吉的话就变2500令吉,以此类推。”

针对这项机制是否对毕业后即刻找到工作的毕业生不公平,赛沙迪指就业市场将自行调整,如果成绩优异的学生毕业后即获聘,他们就有比失业者多一年的工作经验、人脉及优势。

“因这项机制获聘的人士,雇主可能无法给予很高的薪资,他们的薪水可能在1500令吉至2000令吉,加上政府给予的500令吉,就有2000至2500令吉,而已有一年工作经验的薪资可能处于3000至3500令吉。”

提及希盟执政快两周年,但高等教育基金(PTPTN)课题仍未获得解决一事,他说,财政部长林冠英之前透露希望可以在今年内解决。

“我只能说高等教育基金局、教育部、财政部、希盟青年团领袖等以展开多次会议,并提出各种看法,就等待官方宣布。”

配合庚子鼠年,赛沙迪也拿起可爱的米妮老鼠剪纸合影。
配合庚子鼠年,赛沙迪也拿起可爱的米妮老鼠剪纸合影。



作者 : 专访:庄敏、张翠萍 摄影:蔡伟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