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7 09:00:00  2214478
黄俊麟/2020除旧迎新,迎新容易除旧难
编采手记

看不见的最脏,年前大扫除家里某角落的前后对比(左及中图),但物归原位后却甚么都看不出来(右图),只有自己知道,其实有些事就是不同了。
看不见的最脏,年前大扫除家里某角落的前后对比(左及中图),但物归原位后却甚么都看不出来(右图),只有自己知道,其实有些事就是不同了。



家里有多余不用的物品不知如何处理吗?如果不想直接丢掉,送到慈善回收站,大概是最多人选择的方法吧。

过年前我把旧报纸送到住家附近的回收站时,慈善团体的义工大叔正忙得不可开交,四周堆积了家家户户趁农历新年前大扫除清出来的旧物品,数量比平日多出不知好几倍,我问大叔这些物品都是可回收的吗?大叔腼腆一笑,说很多都不能,即使坏掉的家具修好了,也可能款式老旧没有市场,最后还是沦落到垃圾掩埋场去。

送来的人也不是不知道,那为什么不干脆自己处理就好了,反让回收人员徒增不必要的整理工作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垃圾送资源回收站不过是图个眼不见为净的方便,以为废弃品可以获得重生,借环保之名好减轻自己内心的罪恶感罢了。

除此还有没有别的选择?有一阵子流行物物交换,社交媒体上以物易物交换群组如雨后春笋,让网友用家里多余不用的物品交换自己需要的,既资源不浪费,延长了旧物的使用寿命,环保之余又达到物尽其用、各取所需的双赢策略。但这形式也不是没有缺点,我就曾经换了一堆肥皂回来,用了很久才用完,原以为清掉不用的旧物品落得轻松,却还得为换回来的物品特地腾出更多的收纳空间,也不知是除笨有精还是机关算尽。

此外,手机下载的买卖二手物品应用程式,就像一个虚拟世界的跳蚤市场,让收藏爱好者掏到不少宝物,从高消费的包包、化妆保养品、3C产品(旧手机特抢手),到日常生活用品,不管是用过的还是买多了没开封的全新物品,应有尽有。我就试过把抽烟斗用的烟丝铁盒、威士忌特别版空酒瓶待价而沽,居然也卖得出去,虽然售价不多,但积沙成塔也不容小觑。

只是过程中与感兴趣的潜在客户私讯沟通,解释物件品相尺寸、一来一往讨价还价,最终议定交货方式后,对方却突然失联,交易无疾而终,有交待的最多留下一句:“我考虑看看再让你知道。”也是家常便饭,耗费的心力时间,实不足与外人道。一些朋友便取笑我:“生命苦短,为何你要把时间花在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上?鸡碎咁多都要啄,不如去做更有意义的事,享受生活不是更好吗?”

但什么是更有意义的事情呢?改变算不算是有意义的事?然而积习难改,这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只贪图方便,口惠而实不至,那置身事外就可以“享受生活”吗?

有些事情注定徒劳无功,有些事可以涓滴穿石,效果再微乎其微,仍要从自己开始做起,再怎么吃力不讨好,吾仍上下而求索,否则什么改变永远都不会发生。

新年伊始,遥想前路漫漫其修远兮,愿以此文共勉之,亦以自励也。


作者 : 黄俊麟(副刊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