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0 18:13:40  2214810
30年代南洋女性的身分与认同
读者投稿


“致我们回不去的曾经,和依然记得怡保休姆街第二十九号屋子的你们。”

友人要我帮忙翻译一些英文段落,我读了发现是推荐序,一问下才得知他目前帮忙别人筹备着一本书,讲述30年代期间,第一代马来西亚华人女性不为人知的故事。这书的作者为潘君莪,这书收录了她在报刊上曾经发表过的文章,如何在过去识字率低、女性地位不受尊重和生活艰苦的动荡年代,透过文章反省生活的意义和抒发自身情感。

早些时间看了本地大热戏剧《守百年之约》,对早期本土华人的遭遇非常好奇,而透过潘君莪笔下的记载,也得以从中窥探南洋风土的历史变迁。潘君莪非常擅长说故事,读者不必担心文字过于艰涩,只需放松心情享用故事里的情感起伏,平时看书很少会感触擦泪,但读到第一篇〈伤逝〉就于心不忍。这篇文章讲述潘女士的儿子4岁那年不幸患上白喉症,却错失了求医的最好时机就撒手人寰。潘女士陷入情绪深渊,无法接受孩子离去的事实,最终通过文字找到了情绪的抒发管道,也就陆陆续续通过文章表达对这个世界的疑惑与不满。

书中的文章多是女性所遭遇的不平等对待,如〈唐姐的一生〉里的唐姐自小给别人当童养媳,连生两女遭家婆嫌弃;〈宝儿的母亲〉里的秋菊由于奴婢身分无法和儿子相认,尝尽人生痛苦后悬梁自尽;〈寒梅〉里的若兰寄居在父亲友人家里惨遭欺凌,因奸成孕;〈枯萎了的玫瑰〉里的玛丽不听妈妈的话,搭上有妇之夫,和家里断绝来往。或许年轻一代对于这些故事觉得可信度不高,但过去资讯贫匮不发达的年代,作家能从哪里得到写作灵感,不难想像是身边人事激发了潘君莪写作的动力,也让我们有了一个从历史反思的机会。

最让我惊艳的是书中的最后一篇文章〈马华妇女的职业与地位〉,二战结束后潘女士的友人想到星洲投考高中,却被母亲坚决地拒绝,理由是女孩子高学历在马来亚没有作为,社会不会给任何地位认同,最终还得嫁人去。作者无奈写下社会对妇女充满偏见,不援助之余还重重压迫,南洋社会制度一日不改善,妇女的地位一日不能提高,真正的自由解放日仍然言之过早——无不道破了妇女长期受到的压制与羞辱,让人读了感慨万千。

廖朝骥博士在书里留下一段话,其中提到“在新马近现代史的长流中,女性的声音常被忽视且遗忘”,这句话让我感同身受。自小和婆婆一起生活,偶尔会听她说起过去日子的不容易,新一代孩子身在福中不知福让她直摇头,年轻的我还不了解她话中的无奈,如今透过这书才能稍微了解她的心情,也对婆婆的过去多了一些认识。

这书的发起人是陈瑜莹女士,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编制和自资出版,别出心裁的是收录了两语文章(华文原稿和英文译文),售出金额将捐助单亲妈妈的抚养家庭,有兴趣购买者可透过电邮联络 [email protected] ,不看可惜。

【书籍简介】30年代的女性多是早婚,在家相夫教子,她们习惯将情绪感受藏在心底,默默忍受这时代对女性的不公平对待。潘君莪19岁就结婚了,连续生了6个孩子,而她是一个爱书成痴的女性,她经常一手拿着书,一手摇着摇篮,陶醉在浩瀚书海中。然而,突如其来的悲剧夺走了她的一切。君莪陷入痛苦深渊无法自已,当她试着用纸笔宣泄对这世界的不满,这些情绪终于找到了出口。她根据生活经历撰写了一系列的文章,包括日常生活的大小难题和国土被日本占领后的严峻挑战,而她在南洋商报和女性杂志上发表的故事,引起广大读者们的关注,并成为一时佳话。


作者 : 牛小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