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2 08:10:00  2215412
刘惟诚.无风不起浪的国民联盟
纯粹诚见

因为新冠病毒的迅速扩散,国人在近一、两周,都将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疫情控制之上,令原本一直占据各大报章头版的政治议题,被迫移至内页,而且这些话题在民间的冲击力度依旧很有限,难以诱使所有支持者闻鸡起舞。当然,就算我们在这个关键时刻,对政治少了些关注,也免不了会听闻,这个政坛目前正盛传巫统、土团党和伊斯兰党在筹组新阵线,即“国民联盟”(国盟)的消息,据说,这三党打算与东马政党联手,取代希盟成为布城全新的执政联盟。

尽管这个新建议,被一些舆论和政党领袖视为打击执政联盟的假消息,但在政治上,我们一般不会排除任何可能性,因为政治既非恒定不变的,也是无风不起浪的,有传闻意即有机会,且消息真假在国内政坛向来不是我们要讨论的要点,因为重点在于这个“拨风者”到底是持着什么动机,准备掀起这股颠覆政治版图的“惊涛骇浪”?当然,有注意到巫统、土团和伊党结盟传言的国人都知道,这消息先由巫统最高理事洛曼率先发布,所以要确认“拨风者”没有难度。

众所周知,洛曼“拨风”的代价就是被巫统开除党籍,但从他如此淡然面对巫统最高理事会的“裁决”,我们可以假设,这就是其所预料的最终结果,而这也是洛曼刻意与主席阿末扎希对着干的举动。怎么说呢?这我们就需从90年代洛曼加入“烈火莫熄”运动开始。作为烈火莫熄运动的积极分子,洛曼在公正党创立后,凭着自己在街头斗争的战绩,出任了青年团秘书,当时,他是前首相安华的支持者,亦是党内主张与伊党和行动党结盟,成立替代阵线的领袖。

然而,洛曼在2004年2月,即人民党和公正党进行合并的关键时期,被爆是秘密在党内招揽巫统党员的政治卧底,进而被公正党开除党籍。心存不忿的洛曼被开除后火力全开,除了攻击安华,还持续揭发公正党丑闻,令公正党和安华头疼不已。洛曼在公正党败走2004年大选后,向媒体断言公正党气数已尽,再表明有意加入巫统。到了2008年,其接受时任副首相纳吉的招揽,并加入当年槟州峇东埔国席补选的助选团队,在政治讲座中严厉抨击公正党候选人(即安华)。

纳吉在接任首相之后,洛曼即受委出任首相特别事务局(JASA)智囊官,官途、政途自此平步青云。换句话说,洛曼是纳吉一手提拔的心腹大将,所以这也不难理解何以洛曼会对已经虎落平阳的纳吉忠心耿耿。相比2004年被公正党革除的愤怒,洛曼在得知被巫统开除后的反应显得冷静,所以这有可能已是他预先设想的最坏打算,无论巫统是否真的有意建立国盟,他已经打乱了阿末扎希的部署,也让伊党主席哈迪蠢蠢欲动,转向探索更具吸引力的国盟。

因为看在伊党的眼里,国家和谐联盟(即巫伊联盟)也仅贡献56席,再加上马华和国大党的3席,仍缺53席才凑得足简单多数,再加上伊党很难争取到沙巴民兴党、砂拉越政党联盟的支持,所以若加上土团党现有的26席,而马哈迪也可出面争取民兴党和砂盟的支持,届时所凑议席即可轻易过半。对伊党而言,这种算盘极其吸引!这也解释了,何以伊党会在近日突然宣布将在3月国会复会时提呈支持首相私人动议,他们其实是希望借此向国盟这一倡议表达兴趣、探温。

当然,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较后否认伊党有跟马哈迪结盟的计划,但有计划结盟和有兴趣结盟是两回事,哈迪在上周已率先表明原则上同意此方程式,再加上伊党近期举动显示了他们对这个计划极有兴趣。这种情况,会让伊党不再将所有政治资源投放在和谐联盟之中,进而打乱阿末扎希原有部署,让纳吉在党内的残余部将有机会发力,以维持影响力。所以,有关国盟的真假,在现时其实已无关紧要,因为这是洛曼为纳吉争取时间、伊党为探索更大生存空间的话题。

再者,思路稍微清晰的人都清楚,国盟要成事的难度极高,因为其一,向来与西马政局进行切割的东马政党不会贸然支持国盟,特别是上个月在金马利补选中吃了败仗的民兴党,更是不敢跟土团党走得太近,而砂盟也已表明对拥有伊党的盟约没有兴趣,这已让他们失去了27席;其二,洛曼的表现再次突显了巫统的内部分歧,意味着巫统有分裂风险,而所有39名巫统议员未必会全然配合。虽然说国盟的议题是无风不起浪,但这个浪,看起来或许仅是空有架势而已。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