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4 09:00:00  2215961
维云/消失在雨夜的猫
文艺春秋

图◆ Anton Kubalík
图◆ Anton Kubalík

我清楚记得,十月最后一个星期五的那个夜晚,我刚从活动会议室出来,外头下着迷蒙细雨。

抵家时,车房昏黄的灯光下,我看见一只黑白相间的猫慵懒地坐在正门处。又是隔壁邻居那只猫。

约莫半年前,爱猫的马来邻居养起了这只猫,也为它打造了一间看来很是舒适的猫屋,可它却特爱来我家蹓跶,也经常留下它的粪便,唯恐人人不知它曾到此一游,有时在后院,有时在花盆间,有时则在草地,令人非常懊恼。父亲曾经向邻居反映,对方也只是尴尬道歉,却从来没采取任何行动。所以,那只猫依然我行我素,总在我家自由进出,如入无人之境。每次见到它,家人总是挥手将之驱赶,当然,之后它依然如常出现,仿佛我家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又似乎在故意与我们嬉闹,乐此不疲。

唯一欢迎猫到访的,是我那八岁的小外甥女。她每次来我家玩,如果碰巧遇到猫,总会把它抱在怀里,轻抚它的身体,说它的毛柔软且漂亮。猫也总是眯着双眼柔顺的享受孩子的抚摸。不过,姐姐不喜小动物,又担心猫毛刺激患有轻微哮喘的女儿,常不让孩子靠近猫。

就在那个下着细雨的夜晚,它出现了。我觉得奇怪,它来的时间有些不寻常。因为,平日它只在白天出现。

我对它轻喝了一声,它立刻拖着有些臃肿的身体,一摇一摆走向后院,然后消失在黑暗之中,像往常般,连头都不回。我大概可以想像它的一脸不屑与冷傲。

这个时候,我发现大门外有许多污迹,由于灯光不够明亮,以为是猫因雨天踩过泥地而留下的污迹,就随手拿布拭擦干净。

那晚,雨就一直这样淅淅沥沥地下着,直到天明。

翌日清晨,我一打开门,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大门前尽是一片一片散乱的红色污迹,连车房也有好几处。我凑近污迹仔细观察,随即被一阵血腥味攻入鼻间。

是血。

昨夜灯光昏暗,我误以为是污泥。万没料到,其实是血迹。

我连忙四处寻觅,却没见猫的踪影。想必昨夜它被驱赶后再度折返。是什么原因令它有舒适的猫屋不睡,情愿跑来别人家睡冰冷的石灰地?这一摊摊的血迹,又是怎么一回事?莫非昨夜发生了猫群殴斗事件?难道它受了伤?而如今又跑去哪儿了?

我满腹疑窦,等待解开。

父亲说,会不会是猫咪昨晚在咱家生产啊?

经他一说,我才想起,那只猫的臃肿身材,确实像有了身孕。

我从篱笆处探视邻居家,邻居早已外出,那间猫屋空无一猫,没有猫妈妈,也没有猫宝宝。倘若真是午夜生产,它和孩子此刻又跑到何处?刚刚生产,理应不会四处乱窜,而且,为何要逃离原本的家?

更奇异的是,接下来的日子,猫再也没有出现,附近也未见小猫的踪影。

一日,在院子嬉戏的外甥女,忽然转头问我:“阿姨,你说那只猫咪是不是被外星人捉走了?”

我看着女孩纯真的脸庞,不禁莞尔:“呵呵,也有可能哦!也许它本来就不是地球的猫呢!现在只是回去属于自己的星球。”我一直没告诉她,关于地上那摊血迹。

“像E.T那样吗?”女孩明亮的双眸眨巴眨巴。

“嗯。就像E.T那样。”

“那它为什么来地球?啊!是不是来有什么特别任务的?来看地球有没有坏人?还是它的猫咪家族想要搬家,它来survey地球的,看这里是不是适合猫咪住?”

“也有可能哦!也许猫星球发生了什么灾难,它们需要另外寻找居住的地方。然后,不知道怎么来到我们隔壁拉曼叔叔的家,又不知怎么总是喜欢来我们家。”

经我这么一说,小女孩又有了新奇想法:“我觉得应该是我们家是一个基地。”

“哇,你知道基地是什么吗?”我实在好奇这小脑袋瓜里装的是什么。

“知道啊!基地就像是control room那样,比如我们去参加比赛,老师会准备一个地方给大家放比赛的东西,让大家休息,然后大家有什么就回去那边集合。我们家一定是有什么特别的能量,适合当猫咪的基地,让猫咪在这里做通讯仪器,然后它就可以和猫星球的家人朋友联络。不然,为什么它只喜欢来我们家?又不去那个艾丽安娣的家?可是,因为它是外星猫,是有超能力的,所以人类看不到它的仪器,也听不懂它在说什么。”

呵,这小瓜敢情是看太多科幻电影了,完全天马行空。

“不过,我觉得猫咪后来一定是发觉地球不适合居住,所以回去它的星球了!”

“为什么地球不适合猫咪居住?”

“地球越来越热了啊!污染也越来越严重了!老师有给我们看地球生病了的纪录片,森林少了,动物都不知道要住哪里,冰山也开始融化了,海水要淹过地球了。还有,我们家外面远远那座山,树木也越来越少了,变得光秃秃的。家骏(侄女的好朋友)还说,那个叫什么马代尔夫的小岛就快沉进大海了,所以他的爸爸在学校假期的时候要带他和妹妹去玩,怕以后没有机会。他的爸爸很喜欢潜水的。”

“哦,是马尔代夫。”

“猫咪一定是觉得,地球比它的星球更糟糕,所以决定离开地球,去survey别的星球。”小女孩说得斩钉截铁,仿佛曾经和猫咪直面沟通。

“妹妹,你说,猫咪肚子圆圆的,是不是有了贝比?”

“不是贝比!是它在地球收集到的情报!”小女孩又语出惊人。

“什么情报?”

“关于地球的事情啊!它把情报藏在肚子里。”

“可是,它不是有隐形仪器吗?可以利用仪器把情报传回去猫星球啊,为什么要藏在肚子里?那会很重,走起路来不舒服。”

“不一样的,那些一定是很重要很重要的情报,连地球人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如果靠仪器传可能半路会被坏猫咪发现,就像那些很会玩电脑的人,会把重要的情报hack掉!所以还是装在肚子里比较安全,到时才想办法带回家。”

噢,这孩子平时都在读些什么看些什么?这小小的脑袋瓜里究竟是装了什么啊?

“而且,阿姨,我觉得猫咪的大便里面一定是有秘密的,可能有宝藏在里面。大便是,是暗号,猫咪一定是想通过大便告诉我们一些东西,可能它谢谢我们让它把这里当成基地,所以留下特别的大便给我们,当作报答我们。不然,为什么它不去别人的家大便?可是,我们都嫌猫大便太臭,所以快快把它清理掉。哎呀!早知道就叫外公不要拿去丢了!说不定还可以从里面找到什么特别的宝物呢!”

“可是,猫大便真的很臭哎!你敢把它挖开吗?”

“它就是怕被其他人拿去,所以才那么臭的!臭,就是它给我们的暗号,只是人类太笨了,只想到臭就不喜欢,完全没有想到它其实想告诉我们一些事情呢!”

我听着小女孩煞有其事的层层推断分析,莞尔之余却不禁赞叹她丰富的想像力。孩子的脑袋仿如一个无垠天地,任何事物落在他们眼里,都有可能幻化成各种新奇的点子。也许,不是孩子想像力丰富,而是大人被世俗繁事所缠绕,早已忘了如何想像。

是啊,谁说不可能呢?世界何其大,宇宙何其浩瀚,对于世间万物,人类至今仍有许多未能解开的秘密,如果那只猫真的是一只来自异度空间的猫,又有何不可?

我也一度幻想,它可能不是情愿离开地球的,之前或许因为某些缘故,它逃离了原星球,阴差阳错被邻居收养了,后来被追踪至此,那个雨夜正好被敌人发现,结果双方发生了一场激战。也许它胜了,也或许,它被打败了。地上的血迹,是它想向人们叙述的故事。可是,恰如小女孩所言,人类太笨了,完全无法了解猫咪的想法和行为。

“阿姨,你说我们以后会不会像猫咪那样,要去找别的星球住?”

“我希望不会呢,我喜欢这个地球,有蓝天、高山、海洋,还有美丽的四季,虽然它开始生病,可是如果我们再努力一点,也许可以把它治好。“

“嗯。可是我想念猫咪呢!”侄女托着粉润的腮子,幽幽地说着。

“不知道猫咪现在在哪里?不知道它过得好不好?它已经不见了差不多,差不多三十三天了。拉曼叔叔没有找它吗?”

“有啊!拉曼叔叔有来问过外公几次呢。可是自从那个下雨的晚上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它了!真是一只奇怪的猫。”

我后来想起,那只猫,有一双独特的眼珠,左眼是碧蓝色的,右眼是琥珀色的,晶莹透澈,宛如两潭秋水。在白天阳光照耀下,会折射出不同的色彩,非常绚丽而诡异。在它游荡于主人和我家之间的那段日子,也似乎从来不曾听过它的叫声,每次遭到驱赶,它总是轻轻扬起头,冷冽地望你一眼,便转身离去。

那个雨夜,是它最后一次转身。


作者 : 维云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