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4 07:55:00  2216623
吴健南.疫情当前含糊其辞扰乱民心
民主至丧

2019年冠状病毒病的人传人症状固然令人感到不安。但大马当前更令人不安情况,则是有关对首相人选的信心危机,是否已“传染”到政府防范有关疫情的信心危机?

姑且先不论希盟政府即将崩盘是否如林财长所言是一则假新闻,但从当局近来一系列各自为政、杂乱无章、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疫情应对举措,相信已没有多少国民还有信心这个新政权还能继续一条心坐在同一条船上对抗外来病毒。

先从最关键的危机意识谈起。

即便世卫组织如今已将有关新病毒定调为全球公敌,强调其所造成的后果甚至可能比任何恐怖主义行动还要严重。但大马卫生部长祖基菲里至今却竟然坚持保持乐观,指有关疫情在国内未到危机阶段,甚至无需首相亲自处理。

但令人不解的,若说有关疫情已到了全球公敌阶段,却仍然无需我国最高领导人亲自坐镇。那我国首相敦马如今是否有其它更迫切和重大的国内事务需要其亲自处理?

很显然的,我们发现敦马和其候任人选安华,最近皆非常关注且针对有关国民联盟传言亲自提出了许多看法。但这是否意味着有关权利转移争议,才是敦马政府当前的优先专注点,并远比有关疫情防范来得重要?

再来,虽然当局一直宣称有关政府防范疫情举措,将由副首相旺阿兹莎所领导的国家天灾管理委员会(NADMA)亲自统筹。但从各个部门所作出举措却又可明显看出,他们并没有给予副首相有效配合。而后者也似乎没有给予其它相关部门一套周详、实际、经过协调的统一防疫方向。

例如在防范人传人危机方面最关键的国内入境限制措施就是一例。

当旺阿兹莎一开始宣布大马的外国人入境限制只限于中国的湖北省和武汉市,并将根据中国政府境内的封城措施而进一步更新和调整。包括日前再进一步扩大至浙江省的5个城市和江苏省的2个城市。

但稍后当某些媒体向掌管移民局的内政部长慕尤丁进行确认时,他又宣称当局尚未扩大有关入境限制,并只会根据卫生部指示行事。

所以,最终的决策者究竟是副首相还是卫生部长?

这种政府部门之间缺乏相互协调的乱象,别说让外国人感觉混淆,连大马国民也肯定无所适从。尤其以旺阿兹莎为首的有关天灾委员会,是否忽略了有关过于仔细针对中国特定省份或城市所作出的入境限制,在其真正的执行层面是否会面对困难和疏漏?因为一般的外交入境政策都是以国对国角度出发。

而当局又有否考虑到国内其他相关领域业者和前线人员尤其旅游业或公共交通等,是否也会对有关不明确入境限制措感到有所不安和缺乏健康保障?

还有,更进一步添乱的是,为何东马两州政府又一国两制效仿新加坡实行更严格入境限制措施,一律禁止过去14天曾到访中国者入境?虽说东马有本身特殊历史背景和政府协议以享有本身的入境主权,但如今实施在这项涉及外交和医药领域的防范国际疫情措施是否恰当?为何不能跟联邦政府商讨并统一相关对策?

另一关键入境限制争议则涉及国际邮轮的靠岸和入境。很遗憾的,后知后觉的大马政府依然没有从早前发生在日本的钻石公主号爆发有关疫情并如今累计超过170确诊病例的惨剧吸取教训,至今依然国内海域大开,没有作出任何限制而欢迎各个邮轮停靠大马。

要知道,由于有关疫情的潜伏性危机和邮轮本身的特殊结构功能,当局理应在这非常时期采取比一般通过航空或陆路入境更为敏感举措,避免为有关疫情制造一个人传人的重大国内缺口。

另一重大环节在于确诊病人的隔离和追踪身边人的棘手工作。虽然卫长一再信心喊话已做到滴水不漏,且每天公式化公布最新确诊数据进展;但面对具有大马特色的官僚主义和借鉴去年森州爱心洗肾中心病人被不妥善转移到政府医院的历史阴影,首相和卫长本身是否也该亲自监督有关隔离程序避免病毒进一步扩散?

在口罩供应方面,面对国人如今一罩难求和人心惶惶窘境,当局似乎还慢半拍搞不清状况。一开始副卫生部长李文材医生呼吁普通国人若没有伤风、咳嗽、发烧症状,暂时无需配戴口罩。后来等到国内货源突被国人抢购一空,甚至被不负责任中介高价出售牟暴利时,才来将口罩列为统治品并要求国内有限厂家增产订购。

问题是,当大马已限制口罩零售价格但却又没有限制出口的情况下,你说那几间以利润为导向的本地厂家在这时局下还会有额外货源出售给大马政府吗?还不以国外市场为优先?

结果搞到如今不但无法像新国一样广泛和制度化免费派发口罩给每户国民,根据我从一些电召车司机和政府诊疗所所取得的回馈,连那些站在前线的医护人员和公交司机也无法获得基本和足够的口罩供应。

问题是,若大马政府如今也跟平民一样陷入一罩难求窘境,等到危机很不幸进一步扩散乃至失控时,又如何能够尽到保护国民的基本责任,做好危机处理本份?

其它的防范疫情措施细节,包括是否鼓励国民进行户外活动或集会?日前柔佛州政府针对当地传统古庙游神节庆所作出的规模限制,是否也会延用在其它州属?而其它形式的集会,包括学校又是否适宜继续上课或进行户外活动?

当局务必尽速给予国民一套清晰和果断立场,而不能继续含糊其辞,扰乱民心。

作者 : 吴健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